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小厨医

第59章 苏木学武

盛世小厨医 胖达菜根 2280 2020-03-18 09:02:24

  晚上,林半夏终于能带着两个小不点回房睡觉了,躺在软软的床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厨房,玉青慕坐在桌前看着林半夏替他铺好的“床”,微微的笑了一笑,然后对着那“床”说了声,“进来”。

  辰雨、辰电、青月三人进了屋子,三人看着脏兮兮的被子,全都皱了皱眉头,却不敢多说一句话。

  玉青慕没有看三人,喊了一声辰风。

  辰风从怀里拿出了一把小剑,“主子,剑已取回。”

  玉青慕接过那把小剑,用手抚摸了一下,便放在桌上,说道:“京都那边有何事?”

  “洛妃娘娘似乎身体有所不适。”

  玉青慕突然紧张了起来,“怎么了?”

  “洛妃娘娘经常精神恍惚,时不时的悲伤哭泣,呵欠不断,有时候会言语失常,太医看了多次也不见好。”

  玉青慕紧了紧藏在袖子里的拳头,不知道为何突然想到了那个小人儿,“这件事我知道了,还有其他事吗?”

  “二皇子那边似乎有动静了。”辰风继续说道。

  “青襄那边没事吧?”

  “回主子,十三皇子暂时无碍。”

  玉青慕依旧未看三人,“青月,成文景那边如何?”

  青月回道:“回主子,成文景已无大碍,连碎掉的手臂似乎都已经好了。”

  玉青慕笑了笑,没想到着小人儿的医术比他想象的好多了,“你们退下吧,辰雨、青月你们两就在暗处保护好林半夏就可以了。”

  “是。”三人齐声回答后,就退出了厨房。

  三人走出厨房后,辰雨看着略胖了的辰电,“你小子怎么肥了?”

  辰电得意洋洋的说道:“还不是林姑娘做的饭食太好吃了,唉,你们两个只能在树上吃干馒头。”

  辰雨、青月一听,直接往辰电身上踹去,三人打闹了一番后,就隐入了暗处。

  第二天早上起来,慕容明宇照旧来到林半夏家监督盖房子和作坊,林半夏见杜潇然没来,想来是去忙洗发膏的事情去了。

  突然间,林半夏感觉似乎没什么事情做了,来到这里大半个月,每天都在忙忙碌碌的,终于可以休息一天了。

  玉青慕看着在院子里坐着无聊的人儿,忍不住走过去坐在她身边,“昨晚睡得可好?”

  林半夏见是玉青慕,便回道:“多谢玉公子,在下这几天来终于睡好了一次。”

  “叫我青慕”,然后不管林半夏的脸色变化,看着正在读书的林苏木,便喊了一声。“小木,过来。”

  林苏木放下书,走到玉青慕身边,“表哥,怎么了?”

  玉青慕从腰间取出昨晚辰风给他的那把小剑,递给林苏木。

  林苏木一看到剑,连忙接过,不可置信的说道:“表哥,这是给我的吗?”

  玉青慕点点头,但林半夏一下从林苏木手里抢过小剑,“小孩子玩什么刀剑,万一伤到自己怎么办,不准玩。”

  林苏木可怜巴巴的看着林半夏,又看了看玉青慕,欲哭不哭的,看起来可怜极了。

  玉青慕从林半夏手中拿过小剑,又递给林苏木,“男孩子要有男孩子的气概,怎可整日哭哭啼啼。”

  林半夏看着玉青慕又把小剑递给林苏木,便对着玉青慕说道:“万一他伤到自己怎么办。”

  玉青慕不在乎的说道:“男孩子受点伤又怎么了。”

  林半夏见玉青慕满不在乎,又想从林苏木手中抢过小剑,却被玉青慕一下拦住了。

  林半夏气得不行,“感情他不是你弟弟,你不担心他是否受伤是吧。”

  玉青慕看着林苏木,问道:“你想学武吗?”

  林苏木点点头。

  “你怕受伤流血吗?”

  林苏木摇摇头。

  “你怕苦吗?”

  林苏木摇摇头。

  “你学武干嘛?”

  “我是家里唯一的男子汉,我要保护姐姐和妹妹。”

  玉青慕看着林半夏,“你觉得呢?”

  林半夏看着林苏木那坚定的样子,便问道:“小木,学武可是很累的,你一旦选择了学武就要不怕苦、不怕累、不怕痛。”

  林苏木眼神坚定的看着林半夏,“姐姐,我不怕苦、不怕累、不怕痛,要是我学会了武功,就不会被大伯欺负了。”

  “那个人不配当我们的大伯,以后不许叫他大伯。”

  林苏木乖乖的点头,“姐姐,我知道了。”

  林半夏看着玉青慕,“你教他学武吗?”

  玉青慕站起来,双手背在背后,弯腰凑到林半夏面前,“难道,你觉得我没资格教他吗?”

  林半夏连忙将身子往后仰,“没有,没有。”

  玉青慕嘴角上扬,直起身体,低头看着林苏木,“既然如此,小木,从现在开始,上午学武、下午习字、晚上继续学武,可好?”

  林苏木坚定的点了点头。

  “那你现在开始,去外面围绕着屋子跑二十圈,然后再回来,不跑完不许吃饭。”

  林苏木点了点头就开始跑步去了。

  林半夏一听要二十圈,直接冲着玉青慕说道:“你疯了,他还那么小,现在就要跑二十圈,那会累死他的。”

  玉青慕又坐回林半夏身边,“溺爱中长大的孩子,没有一个有成就,你想看到你弟弟妹妹毁在你的溺爱中吗?”

  林半夏一时语噎,她不是溺爱两个小不点,只是觉得他们还小,还在可以贪玩的时候,所以对他们的要求没那么严格。

  林半夏看着小桌子前只剩下林剪秋一人在读书了,突然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自己真的对两个小不点忽略了很多,既然小木已经开始学武,小秋也不能耽搁。

  林半夏看着玉青慕,“琴棋书画什么的你都会吗?”

  玉青慕点点头。

  “你可不可以教教小秋弹琴下棋画画?”

  玉青慕笑了笑,感情这丫头把自己当成免费的夫子了,“可以,但是我不能一直教他,我可以给你们请个老师。”

  “我们?你的意思是可以一起教我?”

  “既然一个都教了,两个又有何区别。”

  林半夏高兴的连说了几个谢谢。

  玉青慕看着高兴的人儿,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既然如此,我问你个事。”

  “你问。”

  “有一妇人,经常精神恍惚,有时候会言语失常、心情抑郁悲伤,呵欠不断,这是什么病?”

  “这是妇人的脏燥病,无大碍。”

  玉青慕见林半夏知道这病,紧张的问道:“可有治疗之法?”

  林半夏好奇的问道:“有,莫非你有什么人有此病?”

  玉青慕知道自己有点反应过激,恢复了情绪后说道:“家母近日患上了此病,多日看诊也不见好转。”

  林半夏一听是他娘亲患病,连忙走到桌前,写下了一个甘草小麦大枣汤方,然后将方子递给玉青慕,“按照这个药方,两碗煮一碗,一日两次就可以了。”

  玉青慕收下方子,看着眼前的人儿,发现自己心里越来越温暖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