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小厨医

第48章 医馆坐诊

盛世小厨医 胖达菜根 2358 2020-03-13 15:44:47

  林半夏走出院子后,看到孙大夫在替一妇人诊病,那妇人支支吾吾的,一直说自己皮肤痒,但却不说哪里痒。

  孙大夫也急得不行,对着那妇人说道:“你要说清楚哪里痒,这我才好给你对症下药啊。”

  那妇人见孙大夫一直追问,索性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林半夏见状连忙喊住那妇人,“大婶,等一下。”

  那妇人停下脚步看着林半夏,“姑娘有何事?”

  林半夏走到那妇人身边,悄悄的问道:“大婶可...难受?”

  那妇人一听林半夏直接挑明的说出来,脸一会儿白一会儿红的,微微的点了点头。

  林半夏转过头对着孙大夫说,“师傅,这位大婶的病就让我来看吧。”

  孙大夫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林半夏就带着那妇人进了内院,细细的问道:“大婶,这里已经没有外人了,你就将症状与我详说可好?”

  那妇人犹豫再三,这种事情着实难以说出口。

  林半夏见那妇人一直犹豫,只好再次劝到,“大婶,我是个女子,也是个大夫,你与我说有何不好意思。”

  那妇人最终说了出来,“我...我为了自证清白,才来到此处。”

  林半夏一听就知道了,这只是一个女子最为常见...这妇人却被自己的枕边人说的如此不堪。

  林半夏急忙安慰着那妇人,“大婶别怕,这个病很容易治疗的,我开个药方给你,大概七天就可以痊愈。”

  那妇人抓住林半夏的手,“姑娘,你说的可是真的?我这个病真的可以治疗?”

  “大婶,你放心,我保证可以治好,走吧,我们现在就去抓药。”

  林半夏怕那妇人不好意思去抓药,于是带着她一起走了出去。

  林半夏走出后给那妇人开了一个知柏地黄汤,并帮她把药抓好,“大婶,这药三碗水煎一碗,一天喝三次,七天就可以痊愈。”

  那妇人拿到药后,连忙向林半夏道谢。

  林半夏看着那离去的妇人,突然觉得这个时代的女子其实挺可怜的,有时候生病了都不敢出来看病,最后要么就是活活病死,要么就背上一些莫须有的罪名。

  林半夏走到孙大夫面前,“师傅,今日我想在这里给女子看一天的病,您觉得如何?”

  孙大夫一听,高兴的不行,“那可再好不过了,这些女子经常因为各种原因说不清病症,也导致我难以给她们看病。”

  林半夏看着外面来往的人,这个时代女医真的太少了,若是她能培养出来一批女医,是不是这些女子就能减少一些痛苦。

  赵二福在里间的一间屋子里给林半夏弄了一张桌子,作为林半夏的坐诊室,并在济世医馆外面挂了一个‘内有女医,专诊女病’的牌子,很快就有第一个女子走进了内院。

  那女子带着面纱,看起来像是大户人家的小姐,身边跟着一个丫鬟。

  那女子一走过来,林半夏就闻到了自己做的雪花皂的味道。

  林半夏让那女子坐下,询问道:“姑娘有哪里不适?”

  那女子声音清甜,温柔的说道:“身上长了些疱疹。”

  “可否让我一看?”

  那女子犹犹豫豫,似乎在纠结的什么,但又突然似下了决心,“姑娘可否给我提供一处私密的地方?”

  林半夏一听,便带着她到屋内的屏风后面,那女子一到屏风后,就脱掉了身上的衣服。

  林半夏看见那女子的颈部、背部、股内侧都长满了疱疹,这会阴处和股内侧的疱疹有些许异味,难怪那女子一走进来就是浓浓的雪花皂味。

  林半夏让那女子穿上衣服,问道:“姑娘是否用了大量的雪花皂清洗身体?”

  “你怎么知道。”

  “因为那雪花皂就是我家做的,你就是那个买了一百块雪花皂的人吧。”

  那女子坐在凳子上,红着脸低着头,“姑娘可有办法医治?”

  林半夏拿起笔就在纸上写着药方,“可以,你这个叫做神经性皮炎,你应该是长时间处于焦虑或者过度紧张兴奋状态下吧。”

  “姑娘真是厉害,前些日子我家里给我定了一桩亲事,一直以来我都心情都又兴奋又焦虑。”

  林半夏写完药方后,递给了那丫鬟,“按照这个药方抓药就行,以后要保持心情舒畅,心情不好,这病也难以根治。”

  那女子记下林半夏说的每一句话后,向林半夏道了一声谢便离开了。

  那女子一出去,又有一妇人走了进来,一进到屋里看见是个小姑娘,又走了出去。

  林半夏连忙出去拉着那妇人,“大婶,你有何事?”

  “这是妇人之病,你一个未出阁的小姑娘能知道什么?唉。”

  “大婶,你若是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和我说,这与我是否出阁有何关系。”

  那妇人面露难色,最后说出自己经常怀上胎儿却莫名其妙的流产滑胎。

  林半夏把那妇人往屋里拉,“大婶,这叫习惯性流产,是因为你身体的原因。”

  那妇人一听是自己的原因,眼泪立马啪嗒啪嗒的流了下来,“这可怎么办,我与夫君成亲三年,每次有了孩子都滑掉,现在这是我的问题,我该怎么办啊。”

  林半夏看着这妇人哭个不停,一时间也是手足无措,“大婶,你别哭,虽说是你的问题,但是是可以调养的。”

  那妇人一听可以调养,连忙问道:“这如何调养?”

  “你先别急,我先问你些问题,确定你身体是那个方面有问题。”

  那妇人抽泣了两声,终于停止了哭泣,“你问。”

  “月事是否正常来?”

  “正常。”

  “月事来的时候是否疼痛?”

  “疼痛不已。”

  “血色是否发黑?”

  “嗯。”

  林半夏又继续问了些问题后,基本确定这妇人是因为宫寒太严重,导致胎元不固才发生的习惯性流产。

  林半夏看着那妇人说道:“大婶,你身体没什么大问题,只是有些宫寒,我给你写个煮艾叶蛋的方子,每次连蛋带汤一起吃,一天吃一次,连续吃十五天,这十五天内不可同房。”

  那妇人听见一个小姑娘说同房的事,脸霎时就红了,拿着药方连忙往外走去。

  那妇人离去后,没一会儿又进来一人,从巳时到申时,林半夏不知道看了多少妇人女子的病,大多都是些妇科疾病和皮肤类疾病。

  林半夏看着已经没有人进诊室了,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便走了出去。

  孙大夫看到林半夏走了出来,连忙走过去,“丫头,今日辛苦了。”

  “师傅,不辛苦,这些女子也着实可怜,平日有病,也不敢出来看,有的人身上都已经溃烂了。”

  “这些女子着实是有些可怜。”

  林半夏看着天色已经不早了,张婶还在集市等她,她得赶紧过去。

  “师傅,我就先走了,以后每月初一十五我就来给这些女子看吧。”

  “好的,你路上小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