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小厨医

第19章 医馆复诊

盛世小厨医 胖达菜根 2076 2020-03-03 17:27:46

  没过多久那人便出现在了安居客栈,喊了一声:“辰雷”。

  突然,从窗户进来了一个人,单膝跪地,说道:“属下在”。

  “起来吧,我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回主子,那姑娘叫林半夏,丰武县丰康医馆大夫林天河的女儿,从小跟着父亲学医,有一对双胞胎弟妹,父亲在三月前因治死了人被关进县衙,半月后传出自杀的消息,后来被其大伯送到林家村自生自灭。”

  “去查一下他父亲真正的死因。”

  “是”,辰雷说了一个是之后,又从窗户离开消失在了房间中,随后那人也从窗户离开了房间,到了济世医馆。

  辰风在屋顶看到自己的主子过来了,连忙说道:“主子,你怎么亲自来了?”

  “无妨,那人如何?”

  “回主子,那人今日已经好了许多,已经可以吃些粥了,不过那些布条还在他的肚子里。”

  “带我去看看。

  两人身形一闪,就出现在了济世医馆的诊疗室,辰风直接掀开床上躺着的人的衣服,“主子请看”。

  那人走过去摸了摸缝线处,看到棉布上渗着丝丝血,突然用力的按了一下伤口。

  “啊”,床上人突然被疼的喊了起来,看到两个人站在房里,害怕的说到,“你们…你们是什么人,我要喊人了啊。”

  辰风瞪了他一眼,“别说话,你要是敢喊我杀了你”。

  那人看着床上害怕之极的人,“你不要怕,我不会杀你,我问你些问题,你如实回答就好。”

  “你…你问”。

  “身上可有不适?”

  “除了疼没什么不适。”

  “这些线和棉布在你体内有什么感觉?”

  “只有疼。”

  “疼痛比昨天如何?”

  “轻了许多,你们到底要干嘛?”

  “辰风,我们走吧。”说完那人就自顾自的离开消失在了济世医馆,辰风也跟随在其后。

  两人一会儿就回到了安居客栈的房间里,辰风好奇的问到:“主子可是有什么新的想法?”

  “辰风,你以前见过这种治疗之法吗?”

  “未曾。”

  “你说若是这种治疗之法用在战场上如何?”

  “若是这种治疗之法真的能成,那么许多将士将大大提高生还的机会,主子,你的意思是?”

  “不错,如果那人真的能活下来,我要将这种治疗之法用到战场上,那姑娘住在林家村,你让青月和辰雨去看着她,不要让她出任何事情。”

  “是”。

  当自己已经被别人盯上的时候,林半夏还什么都不知道,还躺在床上想着自己的赚钱大计。

  第二天吃过早饭后,林半夏就带着弟弟妹妹坐着村里人的牛车又往镇子上去了,林苏木在牛车上好奇的问道:“姐姐,为什么我们不走路去了?坐车要花好多钱。”

  “不要担心,姐姐现在有钱,以后我们都坐牛车。”

  坐牛车不管大人小孩都是一人一文钱,三个人就是三文钱,但毕竟从村里到镇上要走半个时辰,林半夏觉得又累又浪费时间,于是选择了坐牛车去。

  大约两刻钟后,就已经到了镇上,林半夏抱着两人下了牛车感叹着,虽然做牛车屁股颠的疼,但好歹比自己走路快了一半,想到自己回去还要坐牛车,便向那驾牛车的人问道:“富贵爷爷,我回去也想坐您的牛车,您大概什么时候走啊?”

  “我午时回去,你在午时之前到这里就行,我等你。”

  “好的,谢谢富贵爷爷”。

  林半夏道了一声谢后,就拉着林剪秋和林苏木往济世医馆去了。

  一到医馆依旧是看到赵二福在打扫,安顿好两个小不点后,连忙过去帮忙,“二福哥,我来吧。”

  赵二福一回头就看到是林半夏,连忙说到:“半夏妹妹,不用不用,你赶紧进去吧,师傅他一大早就在等你呢。”

  “师傅等我干嘛?”

  “还不是里面那个人,你赶紧进去吧,我帮你看好小木和小秋。”

  林半夏放下背篓,“那行,那就麻烦二福哥了”,说完又看向林苏木和林剪秋,“你们要听二福哥哥的话知道吗?我进去看看病人。”

  “知道了,姐姐,我会乖乖听话的。”

  林半夏看着林苏木坐在那里拉着林剪秋的手,就放下心往里面走去。

  “师傅,我来了。”

  “丫头,你可终于来了,你赶紧过来看看这人。”

  林半夏走进屋子,看到床上的人已经醒了,连忙问道:“你可有什么不适。”

  床上那人听到林半夏问的问题和昨晚那人问的问题一样,脸色突然白了,连忙回道:“我没事,我没事,只是有点疼”。

  林半夏以为他脸色发白只是因为疼,也没有多问,掀开他的衣服看了看,发现已经没有新鲜血液渗出,就拉了一条棉布出来,床上那人疼的‘嘶’的叫了一声。

  林半夏暗想,应该先将麻沸散研制出来,这样以后要是有人需要做手术也不用承受这么大的疼痛,于是转过头对着孙大夫说,“师傅,以后每天向我刚才一样,拔一条棉布出来,每天只拔一条,我重新写个药方,三碗熬一碗,每天三次服用就可以了,还就是这些天只能吃点白粥,不能动弹,大概一个月就可以下地了。”

  孙大夫看着林半夏,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子,笑道:“本以为我还可以教你医术,但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医术居然如此好。”

  “师傅,我也只是碰巧见我父亲医治过,医术也没有多好。”

  “好好好,小小年纪就知道不骄不躁,走吧,我们出去。”

  于是师徒两人就往外面走了去,林半夏却不知道他刚才说的话已经被人传了出去。

  安居客栈内。

  之前那玄衣男子坐在桌边,问着前方站着的辰风,“你确定没听错,她说她父亲曾经用过此法?”

  “回主子,属下听得清清楚楚,那姑娘的确是这么说的。”

  “好,你让辰雷去打听打听,此事是真是假。”

  “是”。

  “另外,这几天我要去趟前方,那边似乎又有些动静了。”

  “主子,可需要我等陪您一起去?”

  “无妨,辰电陪我去就可以了,你们在此办好手中的事即可,你退下吧。”

  “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