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小厨医

第12章 剖开胸腔

盛世小厨医 胖达菜根 2005 2020-02-26 17:36:07

  一到前面林半夏就看见一个满脸是血、失去意识的男子躺在医馆门口,一个妇人抱着那男子对孙大夫喊着:“孙大夫,你快救救我家男人,他快不行了。”

  孙大夫走过去摸着那人的脉搏问道,“他怎么了?”

  “刚才街上有几个骑马的人,我家男人来不及闪躲,被马踩了一脚。”那妇人一边大哭一边向孙大夫说着刚才发生的事。

  孙大夫把完脉之后,摸了摸那男子的胸部,站起来说道:“他肋骨断了五根,肝脾有破损,我也只能尽力医治,能不能活下去要看他自己的运气了。”

  说完就打算去开点药,那妇人抱着那男子痛哭了起来:“我的老天啊,你死了我可怎么办啊,你不能死啊。”

  林半夏看着那妇人紧紧抱着那人,出声制止道:“你不要抱他那么紧,不要动他。”

  走到一半的孙大夫听到林半夏的制止声,回头望着林半夏说:“丫头,你有什么办法吗?”

  “师傅,这人肋骨断了,如果大幅度移动他的话,可能会导致肋骨伤到其他的脏器,肝脾破碎,肯定有大量的血液流出,乱动的话会导致出血更多。”

  “听你这说法,你是有办法治?”孙大夫走到林半夏身边,疑惑的问到。

  “我也没把握,之前我看我父亲治过一个被马踩伤的人,但我也没治过,也不知道行不行。”林半夏怕孙大夫怀疑,就故意谎称是他父亲之前治过。

  那妇人一听林半夏可能治好那人,哭喊道:“姑娘,姑娘,求求你救救我家男人,求求你。”

  林半夏蹲下准备看看那人的伤势,“你先别求我,我只是一个小姑娘,我不一定能救。”

  因为这里的医疗条件太落后了,没有手术室,她也没把握治好这个人,林半夏专心的检查着那人的伤势,没有注意到一个身穿黑色玄衣的男子走了过来。

  “他脏器出血比较严重,必须马上把里面的积液弄出来。”林半夏站了起来,向孙大夫说到。

  “把里面的积液弄出来?怎么弄?”孙大夫疑惑地问。

  “剖开腹腔。”

  周围的人一听要剖开腹腔,全部都惊呆了,暗暗的讨论到。

  “这腹部剖开人不都死了吗?”

  “自古以来,都没听到谁说要剖腹的。”

  “这小丫头在这里胡说八道吧。”

  各种质疑声音传来,那妇人也喊道:“你是不是想杀人,剖开腹部我男人还能活吗?”

  孙大夫也疑惑的问到:“丫头,真的要剖开腹腔吗?剖开后还能活吗?”

  “师傅,我不确定,我只是看着我父亲这样做的。”

  林半夏转向那妇人,对她说道:“我不能保证他能不能活,不过,不把积液弄出来的话,他必死无疑。”

  旁边那玄衣男子看到一个小姑娘居然说出剖开腹腔这种骇人听闻的话,一时间有些好奇,于是向那妇人说道:“这位大婶,你的夫君是因为我而受伤,我愿意承担此次治疗的所有费用,你将你的夫君给这位姑娘治疗,如果出了意外,我愿出一百两银子以示歉意。”

  林半夏一听,就知道刚才骑马在街上跑的人大概就是这人,踩伤了人还知道过来看看,看来心地不坏。

  不过骑马在街上跑,不顾及他人性命,也应该是个骄纵不堪的人,林半夏一时对这个人没什么好印象,便冷冷的说道:“哼,骑马在街上乱跑,一条人命只值一百两银子吗?生命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吗?”

  玄衣男子不悦的皱了皱眉头,刚才他是因为在追敌国的人,才闯入人群,看到有人被敌人的马踩了后,及时刹住了马,导致敌人逃跑了,自己只好顺便过来看看这人有没有事,现在却被一个小姑娘骂了一通,心中实感不悦,在这个时代人命本来就如同草芥一样,她却说人命不可以用金钱来衡量,这句话倒是让他刮目相看,“三百两如何?”

  那妇人一听三百两急忙说道:“我治,姑娘,我就把我夫君交给你了,你可一定要治好他啊?”

  林半夏本来还想说那男子两句,听到那妇人同意让她剖开腹腔了之后,就对众人说:“大家可听好了,这人说的,地上这个人所有的治疗费用由他出,如果人死了,他愿意赔偿给这位大婶三百两银子,大家给我看好了他。”

  众人纷纷说好,紧紧盯着那玄衣男子,那玄衣男子看到大家把他当作不讲信用的人盯着,整张脸都黑了下来,他堂堂战王什么时候会给不起区区三百两银子,于是对着身后一个穿着黑衣的男子道:“辰风,给那妇人三百两。”

  “是”。

  林半夏看着那被叫做辰风的男子给了那妇人三百两银票后,不由得撇了撇嘴,有钱人就是好,动不动出手就是三百两银子,于是看着那妇人说道:“这个人已经赔偿给你三百两银子了,若是你夫君不幸身亡,与济世医馆无关,不得找济世医馆的麻烦,如果做不到的话就将你夫君带回去吧。”

  “能,能做到,我发誓,如果我夫君不幸身亡,与济世医馆无关,也不会找济世医馆的麻烦。”那妇人得了三百两银子后,态度和之前截然相反,连连保证着。

  林半夏得了那妇人的保证,请求了众人给她做个见证,便指着那玄衣男子和那个叫辰风的,“你们两个把病人给我抬进来,要注意不要幅度过大,以免造成二次伤害。”

  然后转头对孙大夫说:“师傅,我想用一下里间诊疗室,然后您看能不能给我找一把极为锋利干净的小刀,大量烧酒,蜡烛,大量的棉布,针线,两个盆。”

  “好,你先进去,我马上给你拿过来。”

  那叫辰风的听到林半夏指挥着他和玄衣男子,想呵斥一下林半夏,玄衣男子抬手制止了辰风,“无妨。”那玄衣男子也好奇,剖开腹腔后到底能不能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