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小厨医

第4章 下山回家

盛世小厨医 胖达菜根 1867 2020-02-25 21:03:05

  不知过了多久,林薇薇模模糊糊听见有人在呼喊。

  “半夏丫头,你在哪啊?半夏丫头。”

  陷入昏中的林薇薇,置身于一片白茫茫的浓雾中,耳边一直传来外面的呼喊的声,想回应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突然浓雾渐渐淡去,一个穿着发旧衣服的姑娘朝着林薇薇走来,那姑娘脸上尽是悲伤。

  林薇薇渐渐看清那姑娘的面容,发现那姑娘和家里的两个小不点长的有些相似,突然林薇薇似乎明白了什么,对站在面前的姑娘忐忑的问道:“你是林半夏?”

  面前的姑娘没有说话,缓缓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林薇薇有些不解,看着面前的小手,也不由自主的伸出了自己的手,她发现自己的手恢复了前世的大小。

  那姑娘握住林薇薇的手,突然一阵强光从两人相握的地方闪出,林薇薇不得已闭上了双眼。

  当再次睁开眼时,林薇薇看到的是浓密的树林,是她晕倒前看到的画面。

  躺在地上的林薇薇思维停留在刚才的画面中,眼睛不由自主的流出了两行泪,只好伸出手轻轻摸了一下泪痕,那一瞬间,林薇薇觉得难过不已。

  “这是她的感受?”林薇薇看着指尖的湿润,喃喃的说道。

  “半夏丫头,你在哪?”

  沉浸在疑惑中的林薇薇,被靠近的呼喊拉回了现实,连忙坐了起来回应道:“张婶,我在这。”

  没过一会儿,林薇薇就看到张婶带着里正和村里其他几个大叔过来了。

  “哎呀,半夏丫头,你这是怎么了,你说你,都不让你往山里走,你偏要来。”张婶看着林薇薇惨白的脸急切的道。

  “张婶,我没事,你们怎么来了。”林薇薇安抚着张婶,看着张婶急切和关心的脸,心里感觉到很温暖。

  这时候有些沧桑年迈的里正走了过来,“你这丫头,要不是你弟弟妹妹说你进山大半天了还没回去,我们都不知道你一个人跑这山里来了。”

  林薇薇听到里正这样说,才发现现在已经是下午三四点了,她晕倒的时候大概才中午十一点,怪不得大家那么着急,“里正爷爷,是我不小心被蛇咬了,晕倒了,所以才在山里呆了这么久。”

  张婶一听,急切的不得了,“什么,被蛇咬了,咬到哪里了,有没有事。”

  林薇薇连忙摆手呵呵一笑,“张婶,我没事,我敷了药,已经好多了。”

  这时候,里正后面的一个大叔,正是林大庆的弟弟林大丰急忙问道,“半夏丫头,那蛇去哪里了?”

  林薇薇侧过身,指着身后的背篓说道:“大丰叔,在前面那个背篓下面压着。”

  林大丰一听就走到背篓面前准备打开背篓,林薇薇急切道:“大丰叔,小心点,那蛇没死呢?”

  林大丰听了对着里正身后另外两人喊道:“大利哥、大东哥你俩过来帮个忙。”

  林大丰说完,里正后面另外两个人就朝林大丰走去。

  林大丰准备把背篓拿开,另外两个人拿着木棍,背篓一拿开,那蛇就跑了出来,拿着木棍的两个人迅速将木棍压在蛇的身上,林大丰抓住那蛇的七寸,将蛇拎起来,在旁边的树上一摔,那蛇抖动了两下,就软了下去,死了。

  林大丰拎着蛇抖了抖说道:“丫头,这蛇个头挺大的,今晚可以吃蛇肉。”

  林薇薇急忙道:“大丰叔,你们吃吧,我怕蛇。”

  张婶瞪了一眼林大丰:“大丰,你就别吓人家丫头了。”

  林薇薇走到背篓前,把药材全部捡起来,里正走过去看了看,“半夏丫头,你这采的是什么,黑黢黢的,这个黑红色的不是山脚的野草吗?”

  林薇薇拿起背篓里的何首乌满脸嘚瑟道:“里正爷爷,这个黑黢黢的是何首乌,可以消痈截疟、补肝益精、乌须发、强筋骨,是难得的好药,这个也不是野草,这个是红苋菜,多吃不容易得病。”

  林大丰旁边那个叫做大东的男子嘿嘿一笑:“半夏丫头懂得真多。”

  里正也夸赞着林半夏,“这些在我们眼里就是野草的东西,在你这丫头眼里都是宝,要不是你大伯,你也不至于自己出来采药。”

  不知为何,当里正提到林天水的时候,林薇薇心里愤怒不已,仿佛自己真的就是林半夏一般,“里正爷爷,没事的,你看我现在不也活得好好的吗?来到林家村,遇见你们是我最幸运的事情。”

  张婶看到满脸笑容的林薇薇,心里一阵心疼,“好啦,好啦,赶紧下山吧,万一遇见野兽就不好了。”

  说罢几人就往回走,因为林薇薇的腿受伤了,就由林大丰背着往村里走。

  路上,林薇薇看到了卷柏,就让林大丰几人帮她采了一点,告诉他们以后上山或者摔倒受伤了,用这个敷在伤口处就可以了。

  里正看着林薇薇,暗暗道:多好的一个姑娘啊,那林天水真不是人。

  虽说林半夏父亲那一脉的人是出自林家村,但从林半夏爷爷那辈开始就已经离开林家村了,林家在林家村的祖宅也被变卖了,所以里正对林天水了解不多,但从林天水把林半夏扔在林家村自生自灭这件事情上看,林天水多半不是个好东西。

  林薇薇趴在林大丰的背上,心里难过和愤怒的情愫让林薇薇渐渐分不清自己到底是林半夏还是林薇薇了。

  走出大山后,林薇薇可以看见自己那个破烂不已的房子了,此时的她已经不在乎自己是不是林薇薇了。

  林薇薇回头望向大山,心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林半夏的所有情感,她都感同身受,或许她们已经是一个人了:“林半夏,以后我便是你了,我便是林半夏。”

  没多久,几人便已经到了那个破屋,林半夏看着几人急忙谢道:“谢谢里正爷爷、张婶、大丰叔、大年叔、大利叔,要不是你们,我肯定得在山里过夜了,说不定还回不来了。”

  “呸呸呸,你这臭丫头说什么呢,以后不准一个人再去山里了,听到没?”张婶连吐了三口唾沫急切的说道。

  林半夏笑眯眯的撒着娇,“知道了,张婶。”

  “好啦,好啦,丫头你就好好休息,我们先回去了。”里正对着林半夏说道,还不等林半夏再次道谢,就带了林大丰几人走了。

  这时门突然打开漏了一个缝,露出林苏木的小脑袋,林苏木一看到林半夏,一下就蹦了出来,“姐姐,你终于回来了,我想死你了。”

  林剪秋也跟着出来了,抱着林半夏的腿抽泣着:“姐姐,我以为你不要我们了。”

  “姐姐怎么会不要你们呢,你们是我最最亲的人啊。”林半夏忍着腿上的疼痛,蹲下安慰两个小不点,“姐姐这么晚才回来,饿不饿。”

  林苏木抢着回答道:“姐姐,我不饿,我和妹妹去找张婶的时候,张婶给我们吃了饭。”

  林半夏看着林苏木那可爱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那行,今晚我们晚点吃饭,我采了野菜,一会儿煮给你们吃,我们先进去吧。”

  林苏木和林剪秋虽然是双胞胎,但林苏木性子比较外向,林剪秋性子比较内向,所以就有些胆怯,这也可能和她小小年纪经历这些事情有关系,看来以后要让她成长起来,还得好好引导。

  林半夏牵着两个小不点进到屋子里,放下背篓,把卷柏拿出来,嚼碎敷在伤口上,其实卷柏加点香油拌起来效果更好,但家里连米都没有,更别说香油了,所以目前只能这样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