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心中的小温柔

第六十四卷 徐馨又作死

心中的小温柔 妍文 1661 2020-04-13 12:38:23

  龚染五官本来就精致,她穿了一条白色长裙,吸引了在场不少男人的目光。

  一个身穿淡蓝色西装的,长的不丑不帅的男人端着高脚杯走过来。

  他看着龚染露出八颗洁白牙齿道:“您好!”

  龚染点头:“您好!”

  时忆明白这男人分明是来搭讪,很识趣的离开。

  龚染叫住她:“忆忆你……”

  时忆用口型对她说:把握机会!

  时忆来到点心区,拿着各种各样的点心吃。

  她吃着吃着便有些口渴,准备拿一杯红酒喝,又想到华衍特地嘱咐了她,让她不要喝酒。

  她四处张望着,寻找有没有矿泉水。

  “馨儿,你今天也太美了吧。”

  “就是,看着你才像今天的主人公。”

  徐馨笑了笑:“这种话就不要说了,万一唐晓艺听见,她会不高兴的。”

  时忆随着声音望去,她神色黯淡看着徐馨。

  徐馨似乎察觉到有目光看着她,她扭回头,看见站在不远去的时忆,俩人四目相对。

  徐馨攥紧高脚杯的手加大了力道。

  时忆不想跟她玩这种对眼的幼稚游戏,她很快收回视线,转身而走。

  徐馨的掌心攥的发白,她狠狠的瞪着时忆的背影,时忆那天打她的两巴掌,还有说的那些话她一直记在心中!

  她冷笑一声,勾手示意她身旁的两位女生靠近。

  唐晓艺招呼好客人后,便看到时忆东张西望样子。

  她走过来:“时忆,你在干嘛?”

  时忆转身:“我在找水喝。”

  唐晓艺笑了笑:“喝水干嘛,喝酒呀,我告诉你我准备的这些红酒可是我爸爸从美国带回来的,你今天不喝,你以后可是没口福享受了。”

  时忆:“……我口渴只想喝水。”

  唐晓艺叹了口气:“厨房冰箱有,我帮你去拿。”

  时忆低头看了一眼她的长裙,走路挺不方便:“我自己去,”她刚迈步离去,又想到什么,退回脚步问道:“你…你和…”

  唐晓艺:“你别支支吾吾的,有什么事就说。”

  时忆想着别人的生日问东问西挺不好,但她确实看着徐馨挺心烦,还是没忍住问道:“徐馨跟你很熟呀?”

  唐晓艺啧了一声:“不熟,一点也不熟。”

  “那你还请她来你生日。”

  唐晓艺双手环胸回答:“我爸爸和他爸爸有生意上的来往,所以我爸爸特地让我把她请来。”

  时忆哦了一声。

  唐晓艺问道:“你问她干嘛?,”时忆还没回答,唐晓艺拦截道:“我想起来了,那天你在广播室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她喜欢华校草。”

  时忆点了点头。

  唐晓艺:“其实我也挺看不来她的,一副高高在上样子,看谁都低眼一等似的。”

  时忆没说话。

  唐晓艺拍了拍她肩安慰道:“你自己玩,当她不存在就行。”

  时忆笑着点头。

  她发现只从上次和唐晓艺一起被罚跑后,她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经常在班上帮助她。

  时忆想着少一个敌人还不如多一个朋友。

  “大家好!”

  唐晓艺拿着话筒站在最中间的位置。

  她笑嘻嘻的道:“谢谢大家来参加我二十岁的生日,大家吃好玩好哟。”

  一个男生回答:“必须呀!”

  唐晓艺:“多余的话我都不说了,到了中午我会派车送大家到饭店吃饭。”

  时忆认为自己不能再吃了,等一会怕是午饭都吃不下去了。

  她看着对面,龚染正一直仰头喝酒,时忆明白,她这是借酒消愁。

  她走过去落座到龚染旁边。

  龚染:“你怎么不劝我,让我别喝酒?”

  时忆道:“喝吧,我在你身旁陪着你。”

  龚染靠在她肩上:“忆忆,你真好。”

  时忆笑了笑,她不想阻止龚染,酒和烟的最大好处就是,能让心中憋着烦恼的事,暂且能压制住。

  没过一会儿,龚染就喝的迷迷糊糊,走路都跌跌倒倒。

  她去洗手间呕吐,一直都是时忆扶着她去的。

  她见龚染这个样子,恐怕是不能去吃饭了,就麻烦了唐晓艺让龚染在她家楼上的房间休息一下。

  时忆给她盖好被子,对着唐晓艺回答:“麻烦你了。”

  唐晓艺:“都是同学,小事情。”

  时忆:“那我们下去吧。”

  唐晓艺点头。

  十一点半左右,唐晓艺叫的车停在了门口。

  唐晓艺叫了一个家里的佣人,照顾着龚染。

  时忆便坐上了车,跟着大家往饭店里去。

  这家饭店在梧城挺有名的,都是有钱人来消费的地方,唐晓艺还订的一间大包厢,足以证明唐大小姐家里的情况。

  这场饭下来,有不少人都醉了酒,连时忆也没逃脱掉,但酒精度数不高,时忆只喝了几杯,不至于醉,但就是让时忆有些头晕。

  她走向厕所,但厕所里一个男生一直趴在洗手盘上呕吐,她只能打开门去外面的厕所方便。

  徐馨一直注视着时忆的一举一动,她对一个女生递眼神,女生领悟到,站起来,向时忆走去。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不作妖,不会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