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心中的小温柔

第六十一卷 背叛

心中的小温柔 妍文 1730 2020-04-10 20:03:23

  唐晓艺把一张请帖卡放在时忆桌上。

  时忆:“干嘛?”

  唐晓艺双手撑脸:“下个星期来玩吗?”

  时忆指着自己鼻子:“我?”

  唐晓艺点头:“对,你也可以带家属或者朋友。”

  时忆:“你什么时候对我这么好了?”

  唐晓艺:“你来不来吗?”

  时忆想了想:“看情况吧。”

  唐晓艺又道:“你可以把华校草带来,就这样说定了,地址在请帖上,”没等时忆的同意,廖静快速离开教室。

  ……

  夏筱雨:“我总觉得染染今天有点不对劲。”

  时忆点头:“我也觉得,她今天上课一直心不在焉的。”

  寝室的门没关紧,夏筱雨一推开门,入眼的便是哭哭啼啼的龚染。

  她双眼通红,桌上全是用过的纸巾。

  夏筱雨担心的问道:“染染你怎么了?”

  龚染摇头,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时忆蹙眉问道:“出什么事了?跟我们说说。”

  龚染没回答时忆的问题,她抽出纸巾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时忆:“你回答我呀!”

  文静走进来:“染染,砚升学长在寝室门口,她让你下去。”

  龚染听到砚升这两个字,越哭越凶,肩膀都一抖一抖的。

  文静看着她样子:“她怎么了?”

  时忆拍着她后背,安慰道:“你哭够了,再跟我们说怎么回事?”

  龚染抽泣着道:“砚…砚升,他和廖静shui在一起了!。”

  时忆睁大眼睛:“什么!”

  龚染恢复情绪后,把事情给大家讲述了一遍。

  夏筱雨:“狗男人!”

  文静点头赞同。

  时忆扭了扭脖子:“我想打他了!”

  龚染拉着她衣袖:“别去。”

  时忆着急道:“她都和廖静shui了,你还维护他!你是不是傻?!”

  与此同时的砚升。

  陈小龙察觉到他不对劲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砚升摇头:“没事呀。”

  “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呀,你是不是和龚染吵架了?”

  砚升沉默。

  陈小龙又道:“你可别把龚染这妹子祸害了,”他勾着砚升的肩道:“除了阿衍就你最有颜而且最花心。”

  正在玩游戏的华衍听到这句话,瞪了一眼陈小龙。

  砚升把陈小龙的手拿开:“别烦我!”

  陈小龙问道:“到底怎么了?”

  砚升:“没怎么呀,你别烦我!”

  华衍把桌上的一包餐巾纸向陈小龙扔去:“你你闭嘴吧,吵死了!”

  “我是图图……”

  “谁呀,烦死……”华衍话还没说完看着来电显示,忆妹。

  他面带笑容接听:“忆妹,怎么了了?”

  华衍又看向砚升:“好,你找他干吗?”

  “我马上带他下来。”

  华衍挂断电话:“砚升,你给我走。”

  ……

  砚升知道时忆来找他干嘛,他说:“我知道你来找我干吗?”

  时忆扭了扭脖子,什么话也没说,手握成拳扬起胳膊向砚升的脸打去。

  站在一旁的华衍目瞪口呆。

  砚升完全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往后踉跄了几步,他大脑一片空白,他没想到时忆怎么野。

  砚升扫了扫右边口腔:“你这是干嘛?”

  华衍立刻跑向前,把时忆护在身后,身怕他会对时忆还手:“砚升,你可别还手。”

  砚升冷冰冰的看着华衍。

  华衍又道:“如果你想打,就打我吧,我来替我家忆妹。”

  时忆从华衍身后走出来,对着砚升道:“这一拳是我替染染打得,她舍不得打你,那就我来!”

  华衍听到这句话,大概猜出了什么。

  砚升:“我知道我对不起她。”

  时忆冷笑:“你们男人可真是小半身动物呀。”

  华衍:“忆妹,我不是。”

  时忆看着华衍:“你闭嘴,你先走!我有点事要和他说。”

  华衍点了点头:“你不准动手,不然我会还回来。”

  时忆催促着:“你快点走。”

  华衍瞥了一眼砚升,离去。

  砚升道:“那天是个意外。”

  时忆双手插腰:“别他妈给我说意外,做了就是做了!”

  砚升:“你把染染叫来吧,我亲自和她谈谈。”

  时忆顶了顶上颚:“谈什么?谈分手?”

  “我不想和他分手。”

  时忆眼神冰冷:“你他妈做都做了,还不要分手!”

  砚升想说什么,时忆打断他的话道:“如果你真的喜欢染染,就算有女人tuo了衣服站在你眼前,你也应该无动于衷!”

  “事实证明你并不是,你还是经不住诱惑。”

  那天,他和几个兄弟去酒吧玩,结果遇到了廖静。

  廖静那时候正处于半醉状态,有个男人走过去向他搭讪,还时不时的用手触碰她的脸。

  虽然他很看不来廖静,但俩人毕竟认识,而她又是显于狼窝中,他不能视而不见了。

  他便走过去,救了廖静,他怕廖静一直呆在这儿,还会有其他男人来吃她豆腐。

  于是他便把她送到了附近的一个酒店。

  他刚准备走时,廖静突然抱住了他的后劲,在他耳边吐气,撩拨他。

  “阿升,我真的好喜欢你!”

  砚升彻底呆住了。

  廖静主动脱他外套:“我想和你*********情很难长久,华衍和时忆是处于小说中,而龚染和砚升是处于现实,我们也处于现实中。

  砚升是真心喜欢龚染,但他却抵制不了诱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