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心中的小温柔

第十五卷 娃娃亲

心中的小温柔 妍文 1756 2020-03-06 13:54:50

  不知不觉,便到了国庆。

  时忆头一天下午,就收好了行李,回到了汣城。

  “你去读个书,把规矩怎么全忘了!吃饭不要发出声音!”

  “是,爷爷。”

  时忆的爷爷名叫时建天当过兵,一副军人气派,年过七十,可身子骨硬朗,头发也没白几根。

  时建天摸了摸下巴的山羊胡须:“在学校习惯吗?”

  时忆放下筷子回答:“很习惯的,爷爷。”

  时建天点了点头。

  “爷爷,我吃饱了,我上楼了。”

  时建天:“好,晚上陪我去吃个饭。”

  时忆嗯了一声,转身向楼上走去。

  “刘妈,把我的外套拿来,陪我去外面走走。”

  “好的,老爷。”

  下午五点,时忆和时建天来到了饭店,服务员带着俩人进入到包间。

  时忆拉开椅子:“爷爷,我们和谁一起吃饭呀?”

  时建天落座:“我一个很久没见的战友,他一直在美国,前几天才回来。”

  时忆点了点头。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包间的门被推开。

  “哎哟,老时,让你久等了。”

  时建天站起来,俩人拥抱了一下。

  时建天介绍道:“老蒋,这是我孙女,时忆。”

  时忆礼貌的喊道:“蒋爷爷,你好。”

  蒋石笑道:“你好,时忆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呀,长的矮小矮小的。”

  时忆:“…………”别人初次见面就是夸漂亮,怎么他就夸我矮小,果真什么都是别人家。

  时建天道:“包子没来吗?”

  “在停车,马上过来。”

  接下来的十分钟,时忆很尴尬的坐在一旁,而蒋石和时建天聊着过去的常年往事。

  “抱歉,迟到了。”

  这声音好熟悉,时忆抬起头,瞬间怔住。

  狗血呀!

  蒋石道:“包子,这是你时爷爷。”

  时忆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

  华衍听见声音扭过头,愣了几秒道:“小学妹,真巧呀。”

  蒋石问道:“你和忆忆认识呀?”

  时忆回答:“我和学长是一个学校的。”

  时建天摸着山羊胡须笑了笑:“真是巧呀,都别站着了,坐着聊。”

  华衍对时忆挑了挑眉,落座到她旁边的位置。

  时建天道:“包子跟小时候长的完全不像了呀,以前那脸圆的,让人看着就想咬一口,现在帅的跟吴彦祖一样。”

  时忆:“…………”

  华衍笑了笑:“时爷爷你今年六十了吗?”

  时建天摇头:“什么六十呀,跟你外公一样大,要满七十了。”

  华衍道:“我看时爷爷像六十岁。”

  这句话成功把建天逗笑了,笑得合不拢嘴。

  时忆:“………”真会拍马屁。

  蒋石:“我记得以前,我把包子带在你们家来玩,忆忆和包子为了一个玩具还打起来了。”

  时忆问道:“我们小时候还还见过面?”

  蒋石点头:“对呀,你们那时候都小,都不记得了,你把包子打的眼睛像个熊猫一样。”

  时忆笑出声来:“我怎么厉害呀!”

  时建天瞪着她:“没礼貌。”

  华衍问道:“原来,小学妹,小时候都如此厉害呀。”

  时忆尴尬的笑了笑。

  没多久服务员把菜端了来,蒋石道:“老时,喝点红酒吗?”

  时忆答道:“蒋爷爷,我爷爷胃不好,不能喝酒,我来喝吧。”

  她把红酒拿起时,华衍伸出手把红酒抢了过来:“你别喝,待会醉了,我可不想又被你咬。”

  蒋石和时建天很默契的互相看了一眼,眼神意味深长。

  时忆瞬间脸颊通红。

  华衍拧开瓶盖,给蒋石倒红酒:“外公,你也少喝点。”

  服务员又端了一碗大闸蟹来。

  华衍把衣袖往上挽,拿了一只大闸蟹。

  时忆看着华衍剥蟹的手,骨节分明,白皙修长,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小胖手。

  女娲娘娘造人时,肯定是随便造我的。

  就在时忆发呆时,华衍说了一句:“小学妹窥探我,是不是喜欢我?”

  华衍的声音很小,而蒋石和时建天正在聊天没听见他说什么。

  时忆回过神:“我才没有窥探你。”

  华衍薄唇微勾:“不承认算了,害羞嘛,我能理解。”

  他把剥好的大闸蟹放到了时忆的碗里:“吃完了,我再给你剥。”

  时忆正开口说话时,华衍拦截她的话:“别拒绝我,我想给你剥,毕竟我在追求你嘛。”他故意加重了追求这两个字。

  时忆点了点头,拿起大闸蟹,放进嘴里。

  华衍用纸巾擦了擦手,靠在餐椅上,看着时忆。

  女孩儿头发扎着丸子头,穿着一件低领的休闲服,颈子白皙,锁骨很明显,眼睫毛低垂,轻轻颤抖着,尤如羽毛。

  时忆抬起头,看见华衍看着自己:“学长,我脸上有东西吗?你看着我干嘛。”

  华衍似笑非笑道:“有点东西,有点漂亮。”

  时忆:“…………”

  蒋石开口道:“这顿饭不只是我和老时叙旧,也是为了你们俩的事。”

  时忆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时建天道:“其实你们俩个订个娃娃亲。”

  时忆重复道:“娃娃亲!”

  华衍到是很镇定,似乎一早就知道了。

  蒋石道:“对,本来是让包子的妈妈和忆忆你爸爸订的,结果这俩人没那种感觉,我们也不能强求,所以后来就又和你们订了,我看包子和你认识又聊得来,也不用让我们撮合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