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穿书回到提督大人少年时

(59)戏子的身世不简单

穿书回到提督大人少年时 程溁 1496 2021-04-14 01:01:25

  “屋里的小狐狸精,本姑娘记住你了!”池瑶气得压根儿直痒痒,直甩狠话。

  “小女子又不是大夫,开什么门?过了桥对岸集市上就有医馆,抱上你娘子赶紧的!”

  话落,夏藕啪的一声将窗棂重重地关上,任凭外面再说什么都不接话了。

  她才不开门呢!

  不开、不开、就不开!

  甩狠话,恐吓也没用……

  不是她没有同情心,而是这池瑶逃了太子的婚,后面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眼下,动了胎气,定然要请大夫,之后又要养胎,不能挪动吧?

  万一消息透露出去,她就是包藏太子逃妃的罪名。

  太子深爱池瑶,不舍得的伤害女主,但她们这些小角色,太子还能心慈手软?

  幸福生活来之不易,她好不容易能吃饱穿暖了,没必要为了只一面之缘的旁人冒险不是?

  她在屋里踱着步子,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隐约听到谩骂的声音远去,她才重新打开窗棂,探头扫视一圈。

  果然,瞧见白笙背着池瑶,远去的背影……

  此时已过正午,集市上有很多小贩子在柳树下纳凉。

  见俊男背着靓女远远走来,就都直勾勾地盯着二人瞧。

  待到了近处,他们就扯了嗓子打趣起来。

  “这个年头啊,男人都能俊朗的跟女子一般。”

  “可不是,要不是看身形,老头子都以为是哪家的小姐,背着丫鬟呢!”

  池瑶怀孕发福,而白笙的姿容太盛,自然就比不过他的风姿。

  他在人群中宛若鹤立鸡群,很快就被人出来了。

  “这位是白老板,梨园的,自然同咱们糙汉子不一样。”

  “听说那个准太子妃,就是将池记商行做得有声有色的池大姑娘,在大婚前夕便是同戏子情比金坚,才逃了太子的婚呢!”

  “也不知同池大姑娘有一腿的戏子,有没有白老板这样风姿?”

  白笙担心池瑶被人认出,低声道“夫人,咱们不能去集市上的医馆了,会暴露的……”

  “我知道你担心我,也知道你会为我和孩子负责,无论怎样,我都信你!”

  说罢,池瑶已低头,在白笙的颈上落下轻吻,又快又轻。

  她的男人就像楚霸王一般,若不是因为戏子的身份耽搁了,就是皇孙公子也比不得……

  白笙背着她调头回去,道“好,咱们去旁的宅院借宿。”

  这回,他们又到了紧挨夏藕这头对门那户敲门。

  邻居院里住的是陶姓的四世同堂,生活还算富足。

  方才,陶家人听到池瑶同新入驻的邻居发生口角,觉得夏藕见了孕妇都不帮,很是小家子气。

  但事情轮到他们身上,自己也不想帮助陌生人。

  池瑶素来财大气粗,当即,拿出一张百两的银票奉上。

  他们这才让二人进去,还帮着请来燕京有名的大夫来给池瑶安胎。

  站在自家小楼上望风的夏藕,将这一幕尽收眼底。

  心底不禁发寒。

  女主不是被宠傻了吧,这不是又要害一家子无辜的人嘛?

  给太子戴绿帽子是只砍一个人头,还是株连九族?

  听说历史上还有株连十族的……

  太可怕了!

  夏藕在内心挣扎着是否要告诉邻居一声池瑶的身份。

  可待她告诉了,人家不信怎么办?白笙将她灭口又如何?

  别看那白笙长得无害,又很风流多情,实则心狠手辣,那些女子不过玩物,说杀就杀,不然他也不敢和准太子妃耳鬓厮磨。

  其实,在程溁大大的文中,这戏子的身世有故事。

  白笙乃是稷家庶女之子。

  在十九年前,那稷家庶女入内宫看望嫡姐稷贵妃,却用计爬上了龙床。

  一夜荒唐后,有了白笙。

  事发之际,原本要喝避子汤的,但被稷庶女给逃掉了。

  数月后,那庶女沦落梨园,儿子也呱呱坠地。

  白笙自幼在稷家庶女的灌输中,仇恨太子和稷家,认为是他们夺走了属于他的一切。

  待其长成后,便利用好皮相游走在权贵之中,池瑶便是他最成功的猎物之一。

  这也是后来,池瑶能母凭子贵的最大原因。

  因为无论池瑶怀的是太子,还是白笙的骨肉,总归都是皇室的血脉。

  可这肥水不流外人田的肥水,其实是个臭水。

  当年,那稷家庶女贪慕富贵,为了万无一失,在将清白身子给了道仁帝后,又同一个王爷欢好数次,以此瞒天过海。

  因白笙相貌随母,是以道仁帝至死都以为白笙是他的亲儿子。

  只是,那稷家庶女算错了嫡姐稷贵妃在今上心中的地位,无论白笙的生父是谁,终归谋算了一场空。

  最后,得利的也只有池瑶一人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