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穿书回到提督大人少年时

(23)阳奉阴违的小东西

穿书回到提督大人少年时 程溁 2038 2021-03-20 01:53:45

  稷澂到了院里,正遇上来送柴禾的佃户。

  杨柱子放下柴禾利索的劈了起来,之后还不忘将木屑扫起来,用簸箕收干净。

  这是稷澂找来帮着做工的,按照县城里的价前,每担柴三文钱,工钱他另加了两文,酬金堪比马头扛大包的,但活计却轻松了很多。

  杨柱子很是感激,每日还会及时将大缸的水都给担满,任劳任怨。

  稷澂将日结的五文钱给了杨柱子,道“你家里中了很多丝瓜对吧?”

  “是,中了有一亩地呢,新鲜的卖到城里,老了的丝瓜藤可以用来搓澡,做鞋垫,没有糟蹋的地方,您要多少,我明日给您送些过来?不要钱……”

  “我不要丝瓜,我要丝瓜水……”

  稷澂一听又是个丝瓜迷,赶紧截住他的话,将采丝瓜水的方法告诉杨柱子。

  又拿给他五文钱,令其每日都送五桶过来。

  稷澂寻思着用丝瓜水沐浴,总比裹成人腊条要方便多,既然自家小娘子喜欢丝瓜水,那就趁着这个季节让她玩个够。

  杨柱子大喜,立刻应允下。

  要知道丝瓜摘下后,丝瓜藤都是用来喂猪的,而且猪也吃不完那么多,这样每日他便又多了五文钱,一日总共就有十文钱的收益。

  一个月下来就相当于三钱银子,简直就是从天上掉钱,完全是想也不敢想的……

  “我明日要去后山祭拜我父亲,祭品帮我买一下。”稷澂从袖兜里摸出写好的纸条和半两银子,一起递给他。

  杨柱子想到稷老爷,心里的那点欢喜也散了,道“是,少爷,我会都买齐了的!”

  稷澂安排完丝瓜水的事情,就回去继续读书。

  “咚咚咚!”夏藕轻轻地敲着门扉,道“饭熟了!”

  今日,她亲自下厨,自从知道提督大人要参加乡试,就想着多给他腾些功夫读书,没有让他继续近庖厨。

  “来了!”稷澂起身,到了堂厅,视线扫过桌上的菜色。

  不错,没有丝瓜,还算小娘子乖巧。

  就在他正欣慰的时候,夏藕端着一碗汤过来。

  翠绿翠绿的汤上面夹着这一丝丝的蛋花。

  是很浓的丝瓜汤,很浓,很稠……

  说了不要再吃丝瓜做的菜,她就弄了个丝瓜汤来?!

  她可真是乖巧,竟敢明目张胆的阳奉阴违!

  夏藕见提督大人沉着脸,一副要讨说法的神色,登时,小心肝携手小心尖同时一颤。

  她的美肤大业才刚刚开始,取丝瓜水其实也不简单,要先寻找好的丝瓜藤,待到采摘完丝瓜以后,再来取水。

  汁水弄来了,但丝瓜也不能浪费不是?

  汗滴禾下土,粒粒皆辛苦。自从她打理了菜园子才明白农民的辛苦,自然不能浪费!

  她的眸子滴溜溜一转,小眼神儿扫过去,堆起大大的笑脸。

  “味道鲜美的丝瓜汤来了,以丝瓜、香菇为主料,具有清热解毒功效,同时,也适用于口臭、骨节酸痛,最适合夫君养伤了!”

  这一紧张,她舌头也不打结了。

  “你舌头好了?”稷澂被她的声音分散了注意力。

  这还是他在大婚后,首次听她说完整的话呢!

  夏藕试着又说了几句,发现语言的功能还是有所淡化。

  方才,她只是被浓浓地求生欲,激发了潜力。

  “偶尔……舌头能不打结。”

  “娘子还是暂且少言些,嗓子还未恢复,万一再伤了,可不是药物能养好的了。”

  “嗯呢!”夏藕也觉得刚说了两句嗓子就发痒。

  “不过在为夫面前可以稍微练习一下,见了外人便不要多言了。”

  夏藕:“……”不准她说话的人是他,让她说的人还是他,这个傲娇的提督大人,可真难伺候。

  “夫君请用汤!”一碗浓浓地丝瓜汤奉上。

  哼,某人不是吃腻了?

  稷澂的视线从丝瓜汤上,挪到她贼眉鼠眼的小脸上。

  他微微挑眉,道“如今七月,八月上旬的乡试我要下场,需提前动身前往燕京,可要一起同去?”

  “燕京不是会试才去的嘛?”夏藕想到了那个将提督大人残害的至亲,心里有点发怵。

  提督大人那么聪明,还会被哄骗,前脚进宫后脚就净身,感觉事情不简单。

  稷澂不知她心里的小九九,只以为小娘子从未出过清河县,见识有限。

  于是,他好心的讲解,道“清河县隶属广平府,而广平府从属北直隶,北直隶有八府一十八州一百一十七县,不仅在会试时整个大眀应试的举子云集,在乡试之际,北直秀才亦是要前往。”

  夏藕相信事在人为,她都通过努力活下来了,想必稷澂也能顺利避祸。

  她正犹豫着要如何阐明观点,才能既不被当做妖孽烧死,又能取得认同,就听外面传来杨柱子的声音。

  “少爷,我担来丝瓜水了,您看一下,我的方法可对?”

  闻言,夏藕一愣。

  这丝瓜水不会是提督大人给她准备的吧?

  这位爷在丝瓜的狂轰滥炸下,对丝瓜不仅仅是不喜,而是颇为深恶痛绝。

  都这样了,他还会给自己准备丝瓜水?

  不大可能,是吧?

  许是他被气饱了,素来白皙的面容上,染上了淡淡地人气,仿佛从天上降落俗世,不再那么高高地活在云端,但那姑射神人般的容貌却更为夺人心魄。

  魅惑至极,仿若九尾狐仙……

  这一刻,他仿若吸引了她所有的心神和目光。

  她嘴唇微微翕动,想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除了灼热外,只余“砰砰砰”的小鹿乱撞声。

  稷澂在小娘子痴痴的目光下,一瞬不动,任由她痴迷自己。

  小娘子的眼睛直勾勾地都看直了,几乎失神销魂。

  尽管如此,他也未曾生出一丝反感。

  哼,看在一家人的份上,他便允许她看吧!

  稷澂的唇角噙着一抹笑,笑意似是来自心底,道“娘子,去看看这丝瓜水可符合你的要求?”

  “小狗子,你看看这丝瓜水怎样呀?”杨柱子对于自己接下来的生意十分上心。

  稷澂的目光落在杨柱子身上时,顿了顿,提醒道“内人已嫁,应称为稷娘子!”

  “是,少爷,我这次肯定记住了!”杨柱子态度良好的认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