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穿书回到提督大人少年时

(20)瞧不起谁呢?

穿书回到提督大人少年时 程溁 2239 2021-03-19 00:38:12

  稷澂侧躺在榻上,静静地闭着眸子。

  方才,在丫头出进门的那一刻,他就察觉到了。

  本以为她仍然要再战战兢兢地离自己远一些,不成想直接颤颤悠悠地爬上他的床榻。

  一时间,连圆房都不惧的他,愣是有点儿尴尬。

  努力闭上眸子,勉强继续装睡。

  紧接着,又感觉到那小爪子冰凉彻骨。

  他素来冷硬的心,起了波动。

  稷澂猛地睁开眸子,利索的一个翻身,拢住小娘子,被子一卷将夏藕压在身下,用温暖的手臂拥住夏藕冰冷单薄的身躯。

  记得前世的今日,就是她惨死殒命的那日,虽是冥妻,但他念及那份同病相怜的苦楚,每年在她的祭日都会给她供上三炷香。

  年复一年,随着时间越来越久,他都忘了为何要在六月初六供香,可却形成了习惯,年年不落下。

  可别将小娘子冻坏了……劳烦自己来年又要惦记着给她上香。

  罢了,他多疼疼她吧……

  他只是想给小娘子取暖,仅此而已!

  当下,夏藕被吓得忍不住打了一个机灵。

  嗷,天啊,这个死太监居然装睡!?

  那俯身探下来的鼻息中,有一股雄性的味道,暖暖得喷到了她的脸颊,耳边,仿若直窜进心间,令她的小心脏砰砰直跳。

  这会儿她才知道危险了。

  如今的稷澂,可不是净了身残缺的权宦,而是一个健全的男人。

  稷澂瞅着小娘子贼兮兮的眸子,又故作镇定的小表情,心中觉得好笑。

  这个小东西同他那个记忆中木纳的六表妹,可是完全不同,重回年少也不是他想的那般无趣。

  夏藕挣扎无果,见他又没有别的动作,便放松了神经,缓缓入睡。

  她太累了,熬不住……

  翌日。

  夏藕得了温暖,一夜无梦,睡得神清气爽,醒来发现稷澂已经不再屋里里,伸手探瞧去,他那侧已经冷了。

  想起昨夜她的两心相依,盖着一张被子,睡着一张床,不禁有些娇羞。

  这还是她前世今生头一遭与男子同寝,虽然啥也没干,她这小心脏还是有些小激动呢!

  一会儿她该如何面对同床共枕过的夫君?

  哎呀,好害羞哟!

  翻出昨日提督大人顺路回来时,给她买的交领裙换上。

  腰身有点肥了,但扎上腰带,也不影响什么,也能凑合着穿。

  收拾好自己后,她才出屋,就看见稷澂一面拿着书看,一面往灶台里放柴禾。

  他一心二用的熬了粥,让夏藕要也一起吃。

  夏藕是小哑巴,于是用眼神说话。

  她眨了眨眼,用犀利小眼神问道:这书是哪来的?

  “有些是夏家用来抵债的,有些则算是物归原主吧!”稷澂瞧她眨眼眨得都快抽筋了,才一面在桌上摆好早食,一面答道。

  夏藕点点小脑袋,摆出一副了解的姿态。

  经这一提醒,她才想起夏家的长子长孙夏䒨,和她这四房的夏蓅都是有功名的读书人,还特意将采光最好的东屋,改成了书房呢!

  如今的她对吃食很是珍惜,也不挑食,吸溜吸溜着就喝起来,还差点烫了小舌头。

  稷澂云淡风轻的瞅了小娘子一眼,继续慢条斯理的吃粥。

  那些规矩,还是待需要时再教吧!

  无论她是寿元将近,亦或是跟着自己成为官宦家眷,小娘子能自在的时日都没有多久了。

  饭罢,夏藕又用表现性质的请命刷碗,结果弄得厨房乱糟糟的一片水渍。

  没有下水道,她不习惯……

  她真的不是那种不干活,等着伺候的姑奶奶呦!

  稷澂给她烧好热水,让她把身上换洗干净,他来负责收拾厨房。

  夏藕将自己收拾利索后,有些好奇这个世界的人情世故,便到了书房。

  她从门缝往里瞅,见提督大人正在读书,便有些犹豫要不要进去。

  “想进就进,在自家鬼鬼祟祟做甚?”稷澂将书放下,幽幽的开口。

  夏藕推门进去,还不忘捧上个大大地笑容。

  她指了指书架,表示想借阅瞅瞅。

  “你识得的字很多?”稷澂不记得夏家正儿八百的教了小娘子识字,只以为她是耳濡目染,才侥幸认得那么一箩筐。

  夏藕小脸上神色一僵,复而又堆砌出一张笑脸,点头哈腰的,实则在心中暗暗翻白眼。

  瞧不起谁呢?

  九年义务教育,你个古人知道不?

  “呵,看吧,你是家中的女主人,除了谋害亲夫以外,就没什么不能做的。”稷澂将她贼眉鼠眼的小表情尽收眼底,眸子微眯。

  夏藕憨憨地点点小脑袋,见稷澂挪开了视线,才在书架间翻阅起来。

  《论语·季氏》:“孔子曰: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

  自诸侯出,盖十世希不失矣;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陪臣执国命,三世希不失矣。天下有道,则政不在大夫。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

  除了《论语》,还有《大学》、《中庸》、《孟子》这四书……

  都是繁体字,内容也晦涩难懂。

  她连蒙带猜的能看懂个七七八八,倘若她提早知道自己会穿到野史文里,大学时定会报个汉语这类的专业。

  稷澂不动神色的瞧了小娘子一会儿,才收回目光。

  思虑片刻之后,他提笔入墨,开始写八股文。

  从几个全然不同的角度书写这同一命题,而每个破题、承题、起讲、入手、起股、中股、后股、束股八部分均不一样,后四个部分每部分有两股排比对偶的文字,四副对子平仄对仗。

  夏藕翻了半天也没找到游志那类的书册,大多都是看不明白的那种。

  倏忽,她被那认真的男人,吸引了目光。

  提督大人书写八股文,严格控制句子的长短、字的繁简、声调高低、字数等才成文。

  只见稷澂文思泉涌,仅一柱香便已写好一篇,纸上未干的字迹,工整得如用尺量了的一般,字形大小、粗细统一,字体乌黑、方正、雍容,整洁。

  别看她是个死宅死宅的宅女,但也会附庸风雅一番,偶尔写写毛笔字……

  其实,都是为了晒朋友圈,小小地得瑟一下。

  可当她看到提督大人的字,就觉得自己的字毫无炫耀的资本,状如鸡爪,形如虫爬,简直不堪入目。

  云泥之别不过如此,她真是没法忍了,也不知那些给她朋友圈下点赞的朋友,抱着何种心态?

  难怪人家提督大人能称为叱咤朝堂的人物。

  倏忽,又看到旁边写废的随笔。

  笔力遒劲,气势,延绵不绝,堪称完美,人家这字才能叫书法。

  她寻思着哪怕是世上最为挑剔的酸儒,也寻不出任何不足。

  太美了,裱起来卖掉好不好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