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穿书回到提督大人少年时

(19)繁华落尽,与君老

穿书回到提督大人少年时 程溁 2019 2021-03-18 01:06:31

  夏藕被他似笑非笑的眼神,看得心里发毛。

  这位爷满嘴的虎狼之词,她这小心肝扑通扑通地……

  定了定神,高高地捧着斑斓的竹纸,给他看。

  稷澂将形同狗爪儿的字,一个个的看下去。

  “我尚未来初潮,还是个孩子,绝不能行房事,圆房待我长大,准备好后,咱再说成不?”

  “初潮是什么?”他挑了挑眉,似是在认真思考,周公之礼一事的可行性。

  夏藕忙捂着小腹,做了个痛经的动作。

  又嘎嘣地咬了一口墨条,写了几个字:夫君,就是女子每月都来的那个……

  “葵水?”

  稷澂因为夏三姑的缘故,心里对美人有阴影。

  前世今生,他都对女子敬而远之,哪怕是成为宦官,他也拒绝同宫女对食。

  他能知道“葵水”这两字,还完全是因为他在读医术时,偶然发现的。

  夏藕连连点头,如小鸡啄米……不,是偷了墨吃的小奶狗。

  稷澂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突然开口,道“这可是缓兵之计,其实你,根本不想嫁与稷某?”

  “不,我想嫁,特别想!

  真心想嫁夫君的,小藕特别喜欢夫君,比珍珠还真!”夏藕一边点头示意,一边写道。

  稷澂唇角噙笑,道“那你可敢保证从今以后,对为夫一心一意,忠贞不二,眼里不准再有其他男子?”

  “有何不敢?!”

  夏藕“敢”之一字写得干脆利索,愣是多了笔锋。

  她有什么不敢保证的?

  跟着提督大人吃香的喝辣的,能给初来乍到的自己省多少心?

  再说,她要是离开他,夏家的那些极品不把她抽筋剥皮才怪!

  还有最重要一点就是,当初自己看文有些是跳章看的,她不保证自己能活到寿终正寝。

  为了表示决心,她再次吐了吐口水蘸墨,肉麻的写道“吾生为愿,时光静好,与君语;细水流年,与君同;繁华落尽,与君老。”

  笔落,她一双眸子亮得不行,视线凝在他俊逸的面庞上。

  怎么样,感不感动,有没有想哭的那种小激动?

  不对,此时她应该面红耳赤,露出几分小女儿家的羞涩才对!

  因为“变脸”有点突然,导致她脸上的小表情“四不像”,看起来很诡异。

  稷澂注视着她的面色几变,手中不紧不慢的将竹纸卷起收好。

  拿来一盆水,给她洗漱。

  之后,将那只被她嗦得掉毛的毛笔收起,又取出新毛笔,研磨好墨汁。

  立在她的身后,微微俯低了身子,又将新毛笔递给夏藕,教她捉住笔杆。

  “娘子,方才拿笔的姿势不对,握笔讲究擫、押、钩、格、抵,手腕要高悬。”

  夏藕连连颔首。

  她是学过毛笔字的,但是练习的次数不多,所以这笔一拿就习惯性的成了硬笔。

  “专心……”稷澂淡淡落下两字。

  言语间,他温热的吐息洒在她耳廓,痒意通过耳朵传到四肢百骸。

  他那低醇的嗓音,似是响在了她的心间。

  夜深露重,这诱惑谁受得了?

  夏藕深呼吸,努力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笔尖。

  视线却不由自主的从墨间,挪到他的大手上。

  大概是他近几年过得贫苦,皮肤有些皲口,看起来略微粗粝,但是指节修长,宛若竹节根骨分明。

  这位爷的底子,可真好呀!

  稷澂注意到她再次走神,却未曾出言提醒,而是带着她的小爪子将之前那行字重写了一遍。

  吾生为愿,时光静好,与君语;细水流年,与君同;繁华落尽,与君老。

  稷澂的笔画间错落有致,字体布局匀称,铁画银钩,哪怕他刻意在落笔时收敛了不少,但笔锋间仍然隐隐透出一股威势。

  “会了吗?”稷澂突然抽查功课般的问道。

  夏藕粲然一笑。

  她啥也没记住,就顾着胡思乱想了。

  稷澂收起笔墨,道“灶台上温着热水,本来是准备圆房后给你洗漱的,如今还是给娘子再次沐浴吧!”

  旁人拥着娘子是温香软玉在怀,而他是墨臭搁手。

  夏藕暗暗的翻了个白眼。

  这话说得可真怨夫!

  偏偏配上这样谪仙般的气质,愣是说出一本正经的气质……

  她心中腹诽,面上却继续扮演深深爱慕他的小娘子,迈着小腿儿依依不舍的出了房门。

  再留,还不知要被怎么调戏呢!

  老阿姨的少女心,差点就沦陷了……

  夏藕到了厨房,兑好热水,又连漱了七八遍口,觉得都快没有味觉了,那股子墨水的味道才淡了。

  幸亏这个年头都是纯天然的东西,一块墨条还毒不死人。

  她收拾好,就往回走,准备休息。

  可问题来了,她作为不圆房的妻子,要睡在哪里?

  她记得稷澂就买了一套被褥,这古代山区的六月同现代大城市的六月可不一样,夜风嗖嗖地,她这小身板可禁不住受寒……

  轻轻推开门扉,发觉稷澂的屋里几乎同比外面一般温度,甚是“凉爽”。

  可冻死个人了!

  借着大红喜烛的光,她摸索着寻到床榻,稷澂躺在拔步床上,似乎已经睡熟了。

  夏藕的双眸随之一亮,笑得贼兮兮的。

  她将动作放得很轻,蹑手蹑脚的上前。

  慢悠悠地挪到了拔步床的浅廊上。

  伸出小爪子,悄悄地掀开棉被。

  咦,她感觉提督大人的手指动了一下,难道是被发现了?

  一、二、三……五……

  她机警的静静数了几秒,再无异常发生。

  哎呦,她真是多心了。

  提督大人受了那一身的鞭挞,又流了那么多的血,就跟女子来了葵水相似,定然很是虚弱……

  方才,又是那一通折腾,估计已经累得晕过去了。

  于是,夏藕大着胆子抬起小腿儿,将小脚丫伸进被窝,被窝的温度瞬间暖了脚。

  久违的温暖,真是令人渴求。

  她慢慢的爬进去,将缩起来的小腿儿慢慢舒展开。

  又将冰冷的小爪子,贴在稷澂火热的胸口,顺便还在对方胸膛蹭了几下。

  她终于知道稷澂为何不冷了!

  因为男子的火力天生就壮,哪怕是个病秧子,也跟个小火炉似的。

  她真的好聪明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