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好甜一块生姜

【031】我彻底认栽了

好甜一块生姜 小拾肆 2285 2020-02-22 01:46:43

  护士抚姜浓,这说况。

  120沈澄泓自己电话,方敬亭苑,一送过来还一男人,医护人员推断,这两人应该生争斗,沈澄泓挨刀子,男人挨拳头。

  姜浓着一颗心:“伤怎样?”

  “检结还没来,过腹伤严,救护车时已经进行初扎,担心,识还醒。”

  姜浓说话,穿少,身点冷,攥着拳贴墙站着,试图给自己一点力气。

  “对,这手,给。”

  护士手递过来,手屏几裂痕,一角破。

  “谢谢。”姜浓过,嘴唇点颤,又问沈澄泓来会况,护士敢乱说,检结。

  没久,医生来,备手术——开损伤,检显示腹腔内腔脏破裂,进行手术检诊。

  姜浓贴着墙没动,医生跟说况时,微微晃晃,忍着绪,哑着嗓子问:“风险大吗?”

  大概紧张,医生慰:“担心,小手术,风险小,们握,缴一费,轻松。”

  姜浓点点头,紧张。

  医生医助护士麻醉师面挨经过,沈澄泓推进手术室,已经陷入休状态,姜浓没敢,怕响医生工,怕自己见,会绪。

  甲已经陷入掌心,巨大恐慌将围,连呼吸一口困难。

  站会儿,望望远处手术室,站身,缴费。

  倒挺冷静一点,一一小时沈澄泓还着说笑而现躺冰冰凉凉手术室里,心密密麻麻疼。

  已经十一点,姜浓手术室坐着,,还给校长息,请一假,又跟联,耿爱牛,,13班全职妈妈。

  忙这,又一铃声响,响沈澄泓手。

  来电备注:妈。

  估计晚没,电话来问。

  姜浓白香香副笑盈盈样子,犹豫两秒,走进旁边全听。

  “澄泓啊,怎还没啊?”白香香声音听来点疲惫,估计一着。

  姜浓着声音颤抖:“阿姨,您。”

  对面“咦”一声,突拔高音调:“谁啊?”

  没质问满味,,还喜望。

  “阿姨,姜浓,们见过。”

  边声音高兴:“啊!姜老师啊!……跟大儿子一呀!”

  姜浓扯扯嘴角,尽让自己语气轻松:“,阿姨,沈……”

  备找,结还没开头,白香香欢断:“们玩呀,对啊,阿姨该这电话。”

  啪。

  电话挂。

  没几钟,进条息。

  妈:!澄泓!晚来吗?来话,喝汤?妈妈买!给熬!

  ……

  白女士功缓绪。

  用让沈人跟着担心,姜浓舒一口气,又坐会儿,忽,找刚护士问:“请问跟……生,一送来,人现哪里?”

  “刚已经转综楼,没生伤,骨折,属带综楼。”

  “可字吗?”

  两边属应该这护士联,毕竟两人,沈澄泓还捎带着拨急救电话,护士稍微宽点,报字。

  “裘鹏万。”

  姜浓背一僵,万万没这会裘鹏万。

  怪觉熟悉,裘鹏万裘坤父亲,来过学校,跟说过话,点印。

  ,对沈澄泓手?

  病啊。

  身为时语文老师,苏,姜浓一来涵养。

  现,骂人。

  跟护士谢,姜浓压着亲自找人冲动,坐,给姜骐骥电话。

  姜老追生高质,没话,会十点睡点。

  而睡觉死沉死沉。

  姜浓连着电话,姜骐骥边。

  “浓啊……”困啊……

  “爸爸,女婿。”

  边神。

  姜浓说况,噼里啪啦又给姜骐骥甩过一话:“现走开,联人,敬亭苑拿一监控视频,找一裘鹏万故伤人,找人盯一裘鹏万,怕跑。还,沈澄泓司,子联秘书处一司吗?”

  姜骐骥严肃,心里气,哪龟孙子,心心念念女婿弄医里?!

  “边守着,害怕,现买票城,用担心,来排。”

  姜浓让姜骐骥折腾,已经火急火燎挂电话。

  ,爸护短一两。

  姜骐骥关网可怕,少动这张网,这晚轻轻一动,敬亭苑来一尊大佛——城刑侦大队队长。

  城医结医骨调来一人——厅厅长兼总警监。

  这,沈澄泓姜浓。

  手术结束已经夜里两点,裘鹏万用刀伤沈澄泓腹,肠穿孔,手术探时现小肠裂口过大,肠壁组织挫伤严,从简单修补又转为小肠切吻手术。

  从手术室来,麻醉还没过,姜浓VIP病房,沈澄泓躺病床输液,脸色还。

  姜浓又跟刀医生况,手术功,腹征已趋,小伤口没大碍,现进入观察,护会现大问。

  姜浓心里沉甸甸石头终来,医生嘱咐离开,护士测脉血压,关铃走。

  静病房,衬人心跳为显,姜浓抚抚胸口,股未心悸终慢慢散。

  着病床男人俊朗眉,缓缓扬一笑:“沈大老板,彻底认栽。”

  说,胸口手缓缓移,轻轻擦掉从眶钻来晶莹。

  擦,索擦,姜浓坐床边,握着沈澄泓没输液手,压抑又肆泄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