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好甜一块生姜

【025】新年好

好甜一块生姜 小拾肆 2254 2020-02-13 23:58:21

  姜浓仰仰,见沈澄泓扯黑巾,一脸促狭。

  “怎快?”

  而且按照剧情,应该找啊,怎江洋大盗自己跑呢?

  沈澄泓掀姜浓斗笠:“公司活掌握吗?”

  ,人Bug。

  “最一项任务,让心跳达120。”姜浓面露难色,难撩吗?

  沈澄泓挑挑眉:“任务,保证心跳常。”

  ?

  靠。

  “赢,至宝归,任务失败。赢,至宝归,归,任务功,虽失败,功良——所,姜老师,赢。”

  姜浓:……

  “分钟。”沈澄泓笑眯眯提醒。

  姜浓哪儿撩人啊,转转睛,忆段思思办公室念土味情话。

  “闻烧焦味道?心燃烧。”

  “一条路,一条心里路。”

  “,手里一抔土,栽手里吗?”

  越越劲,见沈澄泓逐渐深沉脸色,深撩拨用。

  “超力……”

  沈澄泓直接抬手掐住姜浓腮帮子。

  弯腰,目光扫姜浓被捏变形嘴巴,幽幽口:“实派吗?耍嘴皮子功夫?别心跳120,心甚至半波澜。”

  姜浓道自己怎就“实派”标签,拍沈澄泓手,皮笑肉笑口:“公司活掌握吗?直接,吧?实行,做五十俯卧撑。”

  沈澄泓笑意一僵,感情挖坑自己跳。

  眸色一深,而姜浓巧笑嫣。

  男人眉,却一手箍住姜浓腰将人带怀里,俊脸低。

  气息如千军万马,一瞬间攻城略,姜浓身体颤,手攀沈澄泓肩膀,一瞬间做其任何反应。

  明显感觉次与之次,沈澄泓粗重呼吸音几乎穿透耳膜,唇触感更加真切惊心,沈澄泓一一探唇齿,又强势撬牙关,一察,就被江洋大盗卷走舌。

  吻又深又重,带惩罚味道,等姜浓渐渐迎合,又转而变温柔缱绻,缠绵腻人,手指抚姜浓长,落姜浓衣服恐龙背棘。

  脑子里却道,条长长恐龙尾巴。

  沈澄泓一瞬间停顿,姜浓睁,意识稍微清醒一。

  沈澄泓却退,贴姜浓唇瓣,:“博才,道‘二月二,龙抬’句话?”

  姜浓道提句话干,自己往缩缩:“道,一句谚语。”

  沈澄泓轻笑一:“道。”等姜浓跟争执,又吐字,“继续。”

  吻,又缠缠绵绵落。

  大概久见,又大概女朋友太配合,沈澄泓吻吻就停。

  大概久见,又大概青梅酒劲儿,姜浓道种干柴烈火般刺激感太挠心。

  连任务器提醒任务达觉。

  直顶刺光倾泻,周围明亮无比,属跨钟清脆欢快响,沈澄泓才松姜浓。

  “新,女朋友。”沈澄泓摸摸姜浓脑勺。

  被自己亲狼狈,乱,嘴巴微肿,睛里微光,楚楚怜。

  沈澄泓心一,原,姜浓啊,欺负。

  欺负一次,欺负二次。

  姜浓咳咳,找自己音,十二一刻,悄悄沈澄泓耳始自己找场子:“新,沈先生。新,沈老板。新,臭男人。新,男朋友。新……沈哥哥。”

  排面!

  沈澄泓表情一僵,其挺,怎间夹臭男人?一听,沈哥哥悦耳。

  欺负,又锱铢必较,真磨人小东西。

  少人及,活方考虑一,电子屏绽放火树银花。

  周围人外面人拍照尖叫,接吻拥抱,沈澄泓带姜浓直接走最终通道。

  毕竟跨,虽钟人,外面却熙熙攘攘。

  沈澄泓拉姜浓处转转,除“世今生”体验烟花秀,活设置一双人小游戏,套圈圈、人足、画猜……人久玩,今又兴致,玩将近一小。

  ,姜浓功受寒。

  吃完饭吹久冷风,加几杯青梅酒肚,肚子受凉气,又陪沈澄泓玩汗,又冷又热,房间就难受。

  姜浓厨房切碎姜,弄生姜茶暖暖,结果肚子又一阵利疼。

  利疼感觉十分典型,姜浓脸色白白。

  亲戚。

  期其实准,误差就一,倒记带小面包,小面包车子里……

  一旦始疼,就一场持久拉锯,姜浓放碗,撑料台慢慢往外走。

  沈澄泓厕所,房间台打电话,送一小面包。

  台立马答应,姜浓松口气,怕弄脏椅子床,敢坐,蹲,痛一严重,原先跟苏倾书住一,痛苏倾书跟哭,疼晕疼吐见怪怪情。

  就几分钟,一张脸煞白,大滴大滴汗黏,人水里捞一般。

  沈澄泓见姜浓,倒先听见门铃响,姜浓,一门台小姑娘。

  “老板,老板娘用,道需哪种,拿一,您。”

  沈澄泓一瞥,一大购物袋子里,隐约见几品牌名字,日用夜用……

  小祖宗例假?

  皮一跳:“打电话?”

  台,估计觉今见老板老板娘,人挺蔼,话就:“老板娘一定难受吧,电话里听就虚弱呢。”

  一怎见姜浓,心神一凛,接台袋子,匆匆谢谢就关门。

  默默返工岗位台:老板娘怜哦,老板怜哦,今跨呢,尽兴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