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好甜一块生姜

【023】是分担,不是全揽

好甜一块生姜 小拾肆 2091 2020-02-12 01:17:43

  ?

  渣妹。

  人洗澡,间差。

  沈澄泓带姜浓,台换值班。

  就刚刚送衣服小姑娘。

  小姑娘依旧热情且积极:“老板!老板娘!”

  姜浓由怀疑小姑娘升职加薪。

  偏偏沈澄泓一副挺满意子,拉姜浓手用劲儿,台:“干错。”

  台小姑娘受莫大鼓舞:“谢谢老板!咦……老板娘穿一吗?外面冷,降温啦。”

  沈澄泓步子一停,姜浓被拉一停。

  目光身转一圈,就见姜浓穿一件V领毛衫,外面套呢大衣。

  鞋子单鞋。

  沈澄泓随即皱皱眉,姜浓安缩缩脚趾。

  “怎穿少?”

  始数九,大半夜,穿冻死?

  “车空调,吃饭方空调,吹风机,需穿。”

  沈澄泓话,拖姜浓往大厅另一方走。

  清平居酒店大厅里一服装店,规模大,单品挺。

  住宿人提供。

  沈澄泓带姜浓逛一圈,跑店长:“店里羽绒服?”

  “老板,店里卖大件衣服。”

  沈澄泓暗骂,垃圾服装店,羽绒服卖。

  “老板,请羽绒服谁穿呢?”

  沈澄泓指指姜浓。

  “女儿网购一件羽绒服,今刚收,老板娘介意话,件拿您穿吧?”

  姜浓摆手就拒绝,穿人女儿新衣服怎行呢?

  沈澄泓掏一沓钞票递:“拿。”

  钱。

  姜浓另一手抓沈澄泓袖口:“就一,关系。”

  “万一感冒呢?感冒,万一传染怎办?忘,感冒难?”

  姜浓抿抿唇,竟无言。

  沈澄泓张嘴啊,利。

  店长道哪里拿羽绒服,沈澄泓顺便又找一双包跟棉拖鞋,一次性,比单鞋暖,唯一缺就丑。

  死亡芭比粉。

  姜浓盯沈澄泓撕包装,慢吞吞句:“穿?”

  “难道自己穿?”

  姜浓低低一句:“……”

  骚粉配骚男,毛病。

  沈澄泓听清,蹲,细长手指一挑,解姜浓鞋带。

  孩子吓,除姜骐骥苏景,谁蹲系鞋带啊。

  脚步一退,刚“自己”,沈澄泓捉住脚踝。

  穿九分裤,袜子又短,沈澄泓手完全贴脚踝。

  “?站。”

  姜浓,心里小鹿乱撞。

  怪毕业交男朋友,总一张男朋友自己系鞋带朋友圈。

  心感觉吖。

  垂,男人一双修长手,流畅解鞋带,又脱掉鞋子,再握脚踝将脚塞棉拖鞋里。

  轻轻拔跟。

  沈澄泓欣赏一遍自己劳果,站,却被姜浓按住。

  “稍微等一,重复一刚才拔跟。”

  女朋友劲挺大,压抬,沈澄泓低叹一,又拔一次跟。

  手机闪光灯拍照音随即让沈澄泓意识方姜浓干。

  唇角一勾,挠挠姜浓脚踝,笑:“?”

  “。”

  留纪念。

  沈澄泓站,挨姜浓耳朵呼一口热气:“算合照。”

  姜浓抓抓耳朵,又一拳打沈澄泓胸:“公共场合,注意影响。”

  男人却反握住送手,嗯一,转而变:“件做,让女朋友吃饱穿暖应该男朋友责任,抱歉。”

  刚才饭店门口拉姜浓吹久风呢,留神。

  越沈澄泓越觉该,认定情做认真,一旦错误,一定最先自己身找题。

  姜浓眨眨,沈澄泓严肃自责,心底蓦一暖,又一酸。

  踮脚,指尖抚抚沈澄泓皱眉:“沈澄泓,别人做二十四孝男友,穿少,自己贪图,犯错。”

  “感情里介意一私心,,,自己,自己平白加责任,自己心无愧,至之间,分担,全揽。”

  羡慕苏倾书,姜骐骥几乎苏倾书宠,身乏四五十依娇滴滴女人,被丈夫保护儿。

  做,害怕自己摔,丢掉自己本真,失世界独自探索意。

  并且希望沈澄泓一呼风唤雨男人,旁站一需自己。

  生就应该抬,如果低,欢喜,低里,带一丝一毫奴性。

  姜浓认真,甚至批评意味,沈澄泓一听一暗笑,小祖宗就小祖宗,一套一套。

  大掌扶姜浓脑,俯身轻啄姜浓唇瓣:“记住,姜老师。”

  又始。

  拿羽绒服跑店长:老板老板娘恩爱哦!

  “老板娘,试试吧,小孩子气,保暖。”

  人。

  脸震惊。

  “”孩子气?

  羽绒服绿色,帽子缝延伸衣服摆一道恐龙背棘,摆儿拖一条尾巴,挺长。

  “恐龙服,挺,小孩儿十几岁,胖,老板娘应该穿。”店长。

  沈澄泓憋笑,拿递姜浓:“大衣脱掉,换。”

  姜浓:“……穿,太合适吧?”

  沈澄泓直接手,接受姜浓实派实,哔哔用。

  “再墨迹,间就够用,挺爱,今就当一次小朋友。”

  

小拾肆

很努力地想写好姜浓的恋爱观,也是写这篇小甜文的最终目的了。   去年刚开始构思这个故事的时候,正好出了北大女生和她男朋友(pua)的事,当时挺感触的,恋爱应该是一件幸福的轻松的事情,但是不同的经营方式,又会让它变得痛苦沉重,或者平凡寡淡,或者其他。   从我(姜浓)这个角度来讲,恋爱中的两个人一定是要深入理解“相互”的意义的。没有必要要求女孩子一定要如何如何,或者男孩子一定要如何如何,每个人都是唯一的,走到一起以后也不要丢掉自己的清醒。保留一定的个人空间,保持一定的独立,永远不要奴性恋爱。当然也不是说男孩子可以对女孩子冷淡点,女孩子要越哭越不动声色,在相处的过程中两个人是可以随时切换角色、身份、情绪、态度的,恋爱是液体的,不是死板僵化的,寻找到一个两个人都舒服的相处模式就是最好了。   但是每个人对待恋爱的态度也是不同的啦,个人愚见,有感而发,看客看客,一看而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