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好甜一块生姜

【009】家属

好甜一块生姜 小拾肆 2223 2020-01-28 00:06:09

  沈云杪伤心,始跟沈澄泓大吐苦水。

  “最近姜老师每跟男老师排练,亲密。”

  京每九月份一场迎新晚,高生参加最一次集体娱乐性活。

  沈澄泓之所道,因原本京生。

  顺便一吧,沈澄泓沈阅川京读书,京城状元。

  迎新晚教师表演,沈澄泓道,被选老师生当颇名气,少毕业生趁机献花。

  沈澄泓道儿,陡听沈云杪:“哥,小仙女被拐走啊?”

  “。”

  “明机咯?”

  沈澄泓冷笑一:“做春秋大梦。”

  今迎新晚定周六,挂视频通话,沈澄泓日期,今周四。

  一呢?女朋友,及跟女朋友一排练唱歌男老师?

  周六午课结束早,五放生食堂吃晚饭,六就安排场。

  姜浓虽节目,排,先组织生入场。

  化妆,舞台妆浓,配大波浪,整人十分妖气。

  妖气又如何,照迷死人。

  13班生按照教室位置排队场,沈云杪搬自己椅子,一走路一用手肘戳桌。

  “姜老师真小仙女啊,怎就腻呢?”

  “哇哇,姜老师真,。”

  小奶音…沈云杪每次觉自己跟岁小孩子话。

  桌叫蔡菜,京城蔡老爷子宝贝孙女,小军区大院里长大,单纯,单纯气死种。

  沈云杪蔡菜张爱脸,大哥二哥语气:“死心吧。”

  “哇?”

  “输跑线。”

  蔡菜抱椅子手紧紧,默默道:“爸爸将,少将,爷爷司令,奶奶领导。”

  沈云杪:大妹子,身吗?基因,基因啊!

  “沈云杪,蔡菜,跟!”

  姜浓队伍突断一截,冲人喊一。

  呢入神。

  迎新晚高一办,高二高凑热闹,姜浓安排班里生,准备台换衣服。

  临走,叫段思思。

  与此,礼堂门一风度翩翩男人。

  黑衬衫,西装裤,皮鞋锃亮。

  黑墨镜,圆寸,气场慑人。

  沈澄泓厮。

  低调,晚始,因此除靠近门生老师,倒太人注意。

  即便如此,少女生将视线转。

  大胆音乐掩饰沈澄泓喊道:“老师!您教哪班啊?!”

  姜浓节目,沈澄泓专注,一喊,自而引注意。

  跟喊话女生,及因一,周围几圈嗷嗷待哺似其女孩子。

  擦,女生生猛吗?

  女朋友怎?

  一块气氛安静如鸡,沈澄泓皱皱眉,本打算小鬼,,指指舞台,音冷冽,一本:“老师,老师属。”

  小鬼蔫儿。

  沈澄泓:呵呵。

  “青春澎湃,活力飞扬,又站新,面挑与未,让许心愿,记希望。面请高13班语文老师姜浓、高一5班语文老师周意大带歌曲,《心愿》!”

  灯灭。

  姜浓所谓男老师周意,沈澄泓就见面远处,一女老师带一班生扯嗓子喊:“姜浓姜浓怂,姜浓姜浓最红!”

  姜浓:闭嘴吗?

  沈澄泓:喊最凶,沈云杪吧?错吧?!

  冷笑一,随即转视线,亮舞台。

  人穿一身暗红色西装走央,利落短,高挑子,随性。

  沈澄泓薄唇紧抿,盯周意儿,扯扯嘴角,女?

  沈云杪谎报军情笨蛋。

  状态明显轻松少,随便见姜浓穿一身黑色紧身礼裙,缓步。

  抒情慢歌,适合嗓音,清澈纯净,甜甜糯糯,笑恬淡又性,让人无法确定究竟一女孩子。

  妩媚、优雅、青春。

  遇姜浓之,沈澄泓觉词一人身。

  真……捡宝。

  女朋友唱一般般,小紧张,怪刚才生让怂。

  沈澄泓轻笑,目光落姜浓身,笑意更深。

  又一儿,估摸间礼堂。

  姜浓台长长舒口气,算唱完。

  鬼道校哪儿胆子安排唱歌项目。

  跟周意一道之场房间,少毕业生找,嚷嚷跟姜浓话。

  姜浓记性差,基本认识,笑跟打招呼,收花其小礼物,又聊一儿。

  聊聊,道谁一句,沈氏大老板刚才。

  自己创业毕业生扼腕叹息:“真惜,如果碰,混脸熟呢。”

  姜浓怔怔,又听句,确定人就沈澄泓。

  沈澄泓校?

  ?

  抱一堆东西走角落,艰难沈澄泓打电话。

  ——,沈澄泓号码。

  “喂。”

  男人音太祸祸人,姜浓完全忘自己应该。

  算算日子,又久听见沈澄泓音吧?

  常恋爱啊……

  “姜浓——”等一儿,轻轻喊一名字,真听极。

  姜浓僵背,含糊应一。

  脑子依旧蒙圈,持续蒙圈。

  “打电话干?”

  姜浓眨眨:“……?”

  “嗯。”

  “哪儿?”费力抱手东西,语气自己察觉急。

  倏,右手一空,贴耳朵手机被一股大力拿走。

  一大片阴影盖,姜浓一吓,急急侧身,就见沈澄泓一手捏手机,一手拖住拿东西手腕。

  将困角落里。

  “儿。”

  笑意生,姜浓心跳漏半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