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好甜一块生姜

【004】铁哥铁妹

好甜一块生姜 小拾肆 2141 2020-01-23 00:22:44

  姜骐骥接人,姜浓刚完组内议,班一圈,瞧间差,才拿包离校。

  清平居京城火,虽位置偏,每放五十名额一分钟内抢完。

  ……位置确实太偏,车小。

  “爸爸,吃饭真折腾。”

  一顿饭,调一节课,口腹之欲怎敌教书育人?

  “办法跟一工狂解释。”

  姜骐骥兴冲冲驶大道,今刚平江,忙半月,吃清平居菜。

  “澄泓打电话,,比远呢。”

  “电话。”

  “手机面公文包里。”

  姜浓探大半身子公文包里翻儿:“啊,又带?”

  姜骐骥神人,怎常用手机,门忘记带常情。

  “……忘。”姜骐骥懊恼,“怎联系澄泓呢?就怕忙工忘,道具体哪厅呢。”

  “服务员带路。”又岁孩子。

  “行,万一澄泓打电话,接,临怎?”

  姜浓偏一姜骐骥,红灯,姜骐骥停车姜浓,圆溜溜睛转转。

  “浓啊,怎整?”

  姜浓敢直视姜骐骥双似永远算计人睛,暗自吞“爱咋整咋整”句,憋——

  “微信。”

  真,姜骐骥满意将转。

  沈澄泓就班级群里,姜浓一顿操猛如虎,沈澄泓朋友验证。

  与此,沈澄泓手机响一。

  刚车,停车场,就听见微信一条消息。

  铁妹请求添加朋友。

  备注姜浓。

  姜浓?铁妹?

  通,顺手启车子,姜浓信息。

  【铁妹】:爸带手机,题信息就。

  【铁妹】:,清平居五楼金盏银盘厅。

  信息倒简单粗暴,沈澄泓勾勾唇,停车场。

  【沈澄泓】:嗯。

  沈澄泓先。

  京城路处处通,姜骐骥,早,最迟半小。

  半小里,沈澄泓就一人坐金盏银盘厅里,默默完姜浓朋友圈。

  做种行,纯粹手听话。

  小姑娘朋友圈简单,除各种教育类链接,偶尔自拍,就……铁哥???

  土里土气名字?

  沈澄泓姜浓备注,姜浓旁明晃晃“铁妹”昵称“铁哥”文案,指节一搭一搭桌面敲。

  男朋友?

  “澄泓!”

  洪亮音传,沈澄泓迅速退当页面。

  姜骐骥带姜浓。

  “京城路一直堵,千算万算迟,等久吧?”

  “,刚。”沈澄泓抽座椅子,微微倾腰请姜骐骥,“姜老坐。”

  “急。”姜骐骥摆摆手,拉姜浓手笑眯眯道,“喏,就跟,女儿,姜浓。姜浓,位沈大公子,沈澄泓,认识一?”

  刚才车听姜浓昨长情,姜骐骥走一流程。

  沈澄泓适。

  姜浓睡一儿,乱,神迷离,估计睡饱。

  “姜老师。”

  “沈先生。”

  “老师先生啊,生疏啊,澄泓啊,叫名字就行,至姜浓……喊一哥哥。”

  哥哥?

  姜浓瞬间就困,沈澄泓视线,一瞬间觉称呼烧嘴。

  “行。”沈澄泓笑道。

  一大圆桌,人各占一,姜骐骥几就定菜,刚坐,菜就。

  “听姜浓,老班?”

  “父母坚持,老野,姜老师受累。”

  姜骐骥哈哈笑,沈云杪货道情况,既姜浓班,倒嘱咐句。

  毕竟……一人嘛。

  “澄泓处象吧?”

  长辈提总提防住。

  “姜老道?”

  “啊……。”货道赚钱。

  姜骐骥,夹龙虾碗,突冒一句:“浓啊,25,象呢。”

  姜浓嘴里口绿豆汤差喷。

  啥呢?

  谁象啊!铁哥就象!

  “铁哥姜老师男朋友?”沈澄泓突。

  嘴角沾细碎笑,笑意深,姜浓,颇几分兴味。

  姜浓面色一喜:“啊,就。”

  “放驴屁。”姜骐骥冷哼一,跟沈澄泓解释,“臭丫追星呢,小粉丝,就喜欢自己自己脸,铁哥,就一演员吧。”

  哦,追星啊。

  沈澄泓轻笑笑:“,解,纪小,花花绿绿法常。”

  叫花花绿绿法?一语文老师坐里,拜托沈老板胡乱遣词造句啊喂!

  满神刚刚扫,就见沈澄泓端杯子,遥遥跟邪肆一笑。

  火无端就心里烧脸,一层薄红就轻而易举铺。

  接,姜浓吃安静,大部分情况姜骐骥沈澄泓——引火烧身。

  倒沈澄泓新解,确实昨呆呆,提工凌厉睿智,常温欢喜,谈吐凡,举止度,偶尔垂眸思考子,甚至分帅气。

  当,骚里骚气。

  欠。

  饭局快收尾,姜浓一趟洗手间,洗手间就金盏银盘侧厅里,补口红,洗手,见服务员收盘。

  姜骐骥,沈澄泓站面男厕门口。

  “爸爸呢?”

  “结账。”

  沈澄泓左臂挂西服外套,抬右手捏捏太阳穴。

  ,感冒。

  叫住准备厅姜浓,踏步子走,突压低音:

  “姜老师,刚才吃饭,一直盯?”

  姜浓一怔,猛一抬,沈澄泓眸光亮灼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