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三生石之夜色星辰

第四章惩罚凶手

三生石之夜色星辰 心的启迪 1886 2019-12-10 21:48:19

  张小婉和春红回到了丞相府,换上了女装。

  “小姐,刚才老爷来了!”丫鬟荷花说道。

  “哦,我知道了!”张小婉说。

  张小婉和丫鬟春红收拾好了,就往丞相的院子走。路上张小婉看见了莲花池子,整个池塘一片碧绿还有雪白的莲花在彩霞的辉映下,整个景色显得格外的有魔力。

  张小婉和丫鬟春红来到丞相的院里,走进了屋里。

  张小婉看见丞相正在喝茶。

  “爹!”

  “莲儿你去哪了?”

  “我只是出去看看!”

  “你的身体才刚好,不要到处乱跑!”

  “我都已经长大了!”

  “一个姑娘家的怎可经常抛头露面,成何体统。”李丞相很严厉的说。

  “我出去也是规规矩矩的,怎么不成体统了!”张小婉正经的说。

  “你还学会顶嘴了是吧!”李丞相有些吃惊,莲儿一向都很乖巧懂事,从来没有顶过嘴。

  “女儿都已经是成年人了,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还是有分寸的!”张小婉微笑着说。

  那倒也是莲儿从小就很懂事,从不给他惹麻烦,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不要多说,好好在家待着!”丞相李文宗温和说。

  “在家待着也不一定安全吧!”之前的李玉莲在家都被淹死了,要不是自己阴差阳错的穿越了,估计就没这个人了。

  春红听着也很惊讶,小姐一向都很温顺,知书达理,从不顶撞长辈,今天怎么了。

  “莲儿,你现在说话怎么这样了?你之前可不这样!”李文宗有些疑惑。

  “我不是惊吓过度失忆了嘛,之前的事不记得了!”张小婉笑着说,张小婉怕说多了更加惹人怀疑。

  “我知道,那事你受委屈了,为父已经查清楚了,是有人故意要推你下水!”

  “是谁?”

  “是你院里的王妈妈,我已经把她关起来了!”

  “她有说什么吗?”

  “没有!”

  “一个下人跟我无缘无仇,为何要害我!”

  “好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李文宗已经心知肚明了,他知道是谁干的,但是现在不是动她的时候。

  “哦,那爹看着办吧,我先走了!”

  “留下来陪我吃饭吧!”李文宗对李玉莲说。

  丞相的夫人周文慧走了进来。

  “姥爷...该吃饭了!”

  “莲儿也在呀!留下来一起吃饭吧!”

  “好啊!”张玉莲一口答应了。

  周氏一愣,这小丫头从小都没有跟她一起吃过饭,这次居然答应了,真是奇怪。

  李文宗也难以相信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春红倒是见怪不怪了。

  一桌子饭菜都准备好了,一家子都坐好了准备吃饭!

  “真是稀客呀!莲儿姐姐今天居然和我们一起吃饭!”李小玉笑着说。

  “玉儿,怎么说话呢?”李文宗呵斥道。

  “姐姐能和我们一起吃饭我高兴呀!”李小玉笑着说。

  “我现在有的事都不记得了,想着都是一家人,得从新认识建立些感情不是!”张小婉微笑着说。

  既然她现在是李玉莲,就不会随便被别人欺负。

  “好!先吃饭莲儿”!

  ……

  吃完了饭,张小婉和春红一起回到了自己院子里。

  寝室里只剩下李丞相和周夫人。

  “莲儿这次落水是被人推下去的,你知道吗?”

  丞相李文宗知道是她干的,但是现在还不能动她。

  “被人推下水?不会吧?”周氏假装惊讶的说。

  “人我已经抓到了,我已经给关起来了,明天你自己发落吧。”

  周文慧心里有些七上八下,难道老爷怀疑她了。

  “还有作为一个当家主母,要严加管教下人,不要耍些阴暗的手段。”李文宗意有所指的斥责完周氏,就拂袖而去了。

  周氏看着拂袖而去的背影,心有不甘暗暗发恨。他从来没有爱过她,他最爱的还是那个女人,最疼爱的还是她的女儿。

  第二天,所有家丁,丫鬟,仆人全部周氏院子里集合了,周氏和张小婉坐在一起。

  “莲儿,把你推下水的人查出来了,母亲给你一个公道。”

  王妈妈被两个家丁看压着,跪在地上。

  “今天把所有下人都叫过来,就是让你们看看,下人谋害主子的下场,咱们府里有府里的规矩,谁要是不守规矩就得接受惩罚。”周氏义正言辞的说道。

  “王妈妈心思歹毒推大小姐落水谋害主子,杖毙。”

  周氏知道这个王妈妈什么都不会说的,她的家人的性命还在她手里。

  “等一下。”王妈妈突然说。

  嗯,她要说吗?周氏心里犯嘀咕,立刻给了她一个恶狠狠的眼神。

  只见王妈妈上前跑了两步,突然跪下朝着周氏磕了一个头,什么也没说,自己走到刑具跟前趴下,等着行刑。

  这一切都被张小婉看在眼里,也终于明白,原来害死李玉莲的真的是周氏。

  “等一下,虽然她推我下水,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嘛,不至于把他打死吧,把她赶出府去就可以了!”张小婉微笑着说。

  这个周氏肯定不会同意,一定会杀人灭口的,她之所以这样说就是要看看周氏会怎么样。这样电视里的狗血剧情她可是没少看呢。

  “谋害主人如此恶毒的行为,如果就这样轻易放过,难免有人兴风作浪图谋不轨,当着所有下人的面杖毙,以示警戒,立刻执行。”

  听到周氏慷慨激昂义正言辞的说词,张小婉嘴角上扬,表示不屑,早料想到了,端起一杯茶,茶盖掩面,喝了一口。

  “啊...。”“啊...。”“啊...。”

  王妈妈悲惨的哭喊着,两个家丁交替着殴打着。

  站着的下人门胆战心惊的观看着。

  张小婉不想看这惨烈的场面,就起身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