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全日制恋人

第13章 丢三落四的女人

全日制恋人 子书简 2037 2019-11-30 11:57:31

  电梯门快要关上的时候,陆然伸出白嫩的小手将门挡住,站在电梯里面的人的确是纪泽北,男人身姿笔挺,穿着修身款的黑色大衣,裹着浅灰围巾,双手揣兜里,目光沉冷看着她。

  她用手臂将电梯门挡住,笑着问他,“纪先生,这么早你去哪里?”

  纪泽北:“海鲜市场。”

  “这么巧,我也去海鲜市场,能不能让我搭个车?”

  “可以。”男人答应的十分痛快,他大步走出电梯,拽开她挡着电梯门的手臂,又说:“去把衣服穿好。”

  电梯门缓缓关上,下去了。

  陆然垂眸看了看自己,出来的时候太着急,棉服里面穿的还是睡衣。

  “那你等我,不准先走。”她不安地对纪泽北说。

  纪泽北点头,定定站在电梯间。

  她兔子一样跑回家,换好衣服,用生平最快的速度洗漱,戴了顶毛绒绒的帽子,穿好棉服又出门。

  纪泽北仍在电梯间等着她,似是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剑眉微蹙,见她来了,他立即伸手按了电梯。

  她在他身旁站定,歪着脑袋看他。

  男人眸子清冷,鼻子很挺,侧脸真是好看。

  “纪先生,你每天这个时间都会去海鲜市场吗?”

  男人‘嗯’了声,电梯一到便迈步走进去。

  陆然跟着他,伸手摸了摸兜,一把将即将关上的电梯门挡住,不好意思地冲他笑笑:“我没带钱包,纪先生,麻烦你再等我一下,就一下下。”

  纪泽北:……

  真是个丢三落四的女人!

  看着陆然飞速冲出电梯,他伸手挡了下电梯门,很快她就拿着钱包跑回来。

  他扶着发疼的额角,一脸忍耐:“还有没有忘东西?”

  她想了想,摇头。

  电梯下到负一层。

  她上了纪泽北的车,车子平稳驶出地下停车场,一路出了市区。

  陆然有点懵,这不是去海鲜市场的路。

  “纪先生,你是不是走错路了?”

  男人目视前方,专注开车,淡漠地答:“没错。”

  “我们已经出了市区。”

  “嗯。”

  “……”

  陆然闷着不说话了。

  管他车子往哪开,他总不能把她卖掉。

  半小时后,车子进入一个临海的小镇,镇上的人大部分是以打捞海产为生的渔民,上京市的海鲜市场很大一部分的海产品都是这些渔民供应。

  为了弄到最新鲜的海产,纪泽北每天都是亲自驱车到这里来,直接从渔民手里购买,价格自然要比上京市的海鲜市场便宜很多。

  车子停在许多渔船停靠的码头,纪泽北下了车,径直朝着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男人走去,男人戴着塑胶手套,穿着塑胶围裙,一看见纪泽北,便笑着跟他打招呼。

  “小纪,来了啊。”

  纪泽北浅浅勾唇,“老杨,我要的活海参,海虾,给我留了吗?”

  “留了留了,你交待的,肯定给你留。”

  陆然坐在车内,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纪泽北。

  这男人真是奇怪,跑这么远就为了活海参和海虾……明明纪凡斋的生意惨淡的令人唏嘘。

  纪泽北把存放海产的泡沫箱搬到后备箱后,没急着上车,而是径直走到副驾,敲了敲车窗。

  陆然把车窗放下。

  “你要买什么?”

  她挠挠头,其实没打算买海鲜,她又不会做,她就是单纯地想知道他天天五点钟出门,是去做什么。

  “不买?”

  她点头。

  纪泽北转身跟老杨说话去了,陆然关了车窗,在车内等了一会,纪泽北终于回到车上,他开着车原路返回,将她送到上京市的海鲜市场。

  陆然:……

  “你不是要去海鲜市场?”男人剑眉微挑。

  “你可以等我一下吗?”

  看来还是得买点海鲜回去,不然这谎圆不下去了。

  “不行。”

  “就等五分钟。”

  “一分钟都等不了。”

  因为陆然的丢三落四,他比平时出门晚了二十分钟,从老杨那里买了海产回来,也比平时迟了半个小时。

  如果他继续等陆然,五分钟当然可以等,但麻烦的是他还得送陆然回公寓。

  这一来二去耽搁的时间就有点太长了。

  “你自己打车回去。”说完,他替她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

  这种时候实在不好再赖着不下车了。

  陆然走下去,刚想说什么,车门就被纪泽北‘砰’地一下关上,男人掉转车头,开着车走了。

  陆然站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之中,凌乱了很久,没进市场买海鲜,而是抬步朝着不远处的花鸟鱼虫市场去了。

  她向来对海鲜不感冒,不爱吃,也不会做。

  一进花鸟鱼虫市场,就是一阵叽叽喳喳清脆的鸟叫声。

  已经快七点了,市场里来往穿梭的人不少,大多是老大爷和老大妈,像她这样的年轻人眼睛望穿了也找不到一个。

  整个市场快要走到头的时候,陆然瞥见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小黑猫,那猫看起来也就两三个月大的样子,团成一个球,缩在笼子的角落里,冻得瑟瑟发抖。

  这么冷的天,笼子就摆在店外面,可真是不厚道。

  她拎着笼子进了店,里面是专卖各种观赏鱼的。

  一个身宽体胖,裹着红色大棉袄的中年女人拿着扫把在扫地。

  “老板,这猫是你家的吗?”她礼貌地问。

  女人抬头看她一眼,不冷不热地应了声,“是啊。”

  “这猫是卖的吗?”

  “卖,我们自家的猫下了几只小猫崽,其他的都卖了,就剩下这一只了。”

  “多少钱?”

  “五十。”

  “……”

  真便宜!

  现代人大多不喜欢黑猫,觉得黑猫不吉利,其实这是对黑猫的一种误解,自古以来,黑猫都是大吉大利辟邪之物。

  她没多想,把这只猫买下了,也没要那个脏脏的破笼子,而是把小黑猫揣怀里,付完了钱,先带小猫去兽医那里做了个检查。

  小黑猫没什么大问题,就是体质弱,有点感冒。

  她给小猫拿了些药,买了盒羊奶粉,先带回家调养,想着等黑猫的感冒好了,再送给纪泽北。

  纪梓辰说纪泽北小时候养的是只大黑猫,那猫被送走后,他难过了很久,她想,他一定会喜欢这只小黑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