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全日制恋人

第12章 欠她一句对不起

全日制恋人 子书简 2031 2019-11-29 13:21:23

  纪泽北拉开椅子坐下,拿起筷子慢条斯理地吃。

  陆然就在他的正对面,很安静,他缓缓抬眸,目光在她脸上定住几秒,她吃东西的样子很秀气,一小块鸡蛋要分三口……

  偶然瞥见她额角处一个并不明显的小伤疤,他微微一怔。

  疤痕一半藏在发际线里,不仔细看发现不了。

  “多吃一点。”他鬼使神差地夹了块肉丝到陆然的碗里。

  陆然瞪着眼,惊讶极了。

  他收回目光,一想起她额角上的那个伤疤,不由自主地陷进小时候的回忆中。

  那时候,他每次不开心就会朝陆然家的游泳池里扔石头,因为他不能往自己家的泳池里扔,纪建国知道会揍他。

  起初的几次没有被人发现,后来,他翻墙的时候让陆然逮了个正着。

  “你再往我家池子里扔石头,我就告诉你妈去。”陆然双手插着腰,气呼呼地说。

  他被她突然的说话声吓了一跳,从墙上摔下来,好在他皮糙肉厚,又摔在草丛里,没伤着。

  “你为什么往我家池里扔石头?”

  被陆然那双黑珍珠一样的大眼睛瞪着,他心里有点虚,面上却故作平静地说:“我愿意。”

  “你再敢扔一次,我就找你妈告状去。”

  “哼!”他不屑地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扔进游泳池里。

  陆然气死了,攥起小拳头就在他身上打了两下,打完就跑。他心情正是烦闷的时候,追上去狠狠地推了她一下。

  她面朝地摔倒了,脑袋磕在一块石头上,额角流出鲜红的血。

  她哇哇大哭,他不知所措,看见屋子里有人出来,他赶紧躲了起来。

  后来,陆然被送去医院,回来时头上包着一层纱布,听说,她的伤缝了四针,听说,她是自己不小心摔倒的。

  她没告发他……

  自那之后,他不往她家游泳池里丢石头了,他觉得自己欠她一句对不起,一直想找机会跟她说,这简直成为他心里的一个疙瘩,不久,他被安排出国,也再没机会说出那句对不起。

  看陆然额角处伤疤的位置,应该就是那个时候留下的。

  从记忆中回了神,他愕然发现自己一直在给陆然夹菜,碗里的菜都冒出来堆成了一座小山,他刚夹过去的一块可乐鸡翅都没地方放。

  陆然和纪梓辰大眼瞪小眼,不知道纪泽北突然这是怎么了。

  他从刚才开始就蹙着眉,一直往陆然的碗里夹菜。

  “哥,你怎么光给她夹菜,不给我呀。”纪梓辰酸酸地嘀咕了声。

  纪泽北夹着鸡翅的手已经有点发酸了,顺势把那个没地方放的鸡翅放到纪梓辰碗里,用一惯平静淡漠的语气说:“吃吧。”

  纪梓辰:……

  陆然碗里放不下了,才来给他。

  说好的不喜欢呢?

  分明就很喜欢嘛。

  他长这么大,从来没见纪泽北主动给谁夹过菜,他讨厌跟别人有直接或间接肢体上的碰触,尤其是女人,可他不但主动给陆然夹菜,今天还抱了她。

  看来他哥这一次是深深地坠入了情网啊。

  他若有所思地一笑,用筷子夹起鸡翅大口大口地吃。

  陆然还没有从纪泽北的‘体贴’中回过神来,看着碗里堆成小山的菜,她一点一点地吃,时不时抬眼,偷瞄对面的纪泽北。

  他几乎没有拿正眼瞧她,一直垂眸,慢条斯理地吃着饭。

  一顿饭吃得又安静又别扭。

  陆然发誓,她从来没有这般在乎过自己的形象,尽管纪泽北并未认真瞧她的吃相,她还是小心翼翼的,没让自己露出半点丑态。

  平时大大咧咧惯了,突然扮起淑女来,她都没吃饱。

  饭后,纪梓辰吵着要去撸大黄,她只好带着纪梓辰回了家。

  “你哥小时候养的猫是什么样的?”她好奇地打探道。

  大黄窝在纪梓辰的怀里,脑袋蹭着纪梓辰的手,纪梓辰一边给大黄挠痒一边说:“好像是一只黑色的大猫。”

  “哦。”

  “突然问这个干什么?”纪梓辰抬眼看她,他有着一双和纪泽北神似的深邃眼眸,但面部轮廓又不太像纪泽北。

  “没什么。”

  “我哥好像很喜欢你。”

  陆然一愣。

  纪梓辰笑呵呵地说:“你可要珍惜我哥,他很少对人这么温柔体贴。”

  对他,纪泽北从来都是冷冰冰的。

  陆然脸颊顿时热热的。

  不知怎么的,想起纪泽北往她碗里夹菜的样子,她觉得纪梓辰的话有些道理,纪泽北好像对她有意思。

  “你哥他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趁着纪梓辰在,她想打探一下纪泽北的喜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纪梓辰想了想,说:“他喜欢……”半天,他终于憋出俩字——干净。

  “你哥有洁癖,对吧?”

  纪梓辰点头如捣蒜,“他的洁癖超级严重,你能想象到他的厨房连一点油污都没有,壁砖都擦得锃光瓦亮吗?”

  陆然:……

  重度洁癖!

  “他平时喜欢干什么?有没有什么兴趣爱好?”

  “运动健身算不算?”

  陆然点头,“算。”

  “钓鱼。”

  陆然起身跑去书房,拿了个本子出来,把纪梓辰说的全部记在本子上。

  纪泽北是个非常享受孤独的人,他的兴趣爱好基本都是一个人就可以独立完成的,他每周健身两次,周末会去钓鱼,偶尔心血来潮去登山。

  好可怜一男的!

  “你哥他没有朋友么?”

  纪梓辰苦笑道:“有是有,但他那种性格,没事不主动联系人。”

  “有就行。”

  之后,她又从纪梓辰那里打听到不少关于纪泽北的事情,收获颇丰。

  纪梓辰一直在她家待到晚上十一点,纪泽北一通电话打来催,他才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大黄。

  翌日,凌晨五点钟。

  陆然自然醒了。

  外面的天还暗沉沉的。

  听到隔壁的关门声,她一跟头爬起来,快速裹了件棉服在身上,凑到玄关的门前,透过猫眼往外看。

  过道上的声控灯亮着,不见人影。

  她听到电梯的声响,心想一定是纪泽北。

  他每天凌晨五点钟都会外出,她实在好奇他这么早干什么去了,一时之间也顾不上多想,穿上鞋子便悄摸跟了上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