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全日制恋人

第7章 人美还心善

全日制恋人 子书简 2045 2019-11-22 22:49:45

  陆然面向墙哆哆嗦嗦地站着,腿都快抖成麻花了。

  她已经在门外杵了三个多小时,手脚冷得都没了知觉,她能感觉到身后有道灼灼的目光如芒刺在背。

  他怎么还不进去?

  她恨不能把自己戳进墙里去,怎么每次遇到纪泽北,她都这么衰……

  她可想给他留下一点好的美的印象了。

  坚持了近十分钟,她终于听到身后传来‘砰’的关门声,声音不大,关门的力道显然很轻。

  她舒了口气,转过身,想蹦一蹦跑一跑活动一下暖暖身子,却惊见纪泽北站在1802室门外,抱着胳膊看着她。

  男人与她,仅隔着不到一米的距离。

  她吓得往后跌退两步,后背贴了墙。

  嘶……好凉!

  她条件反射地弹开。

  声控灯突然熄灭,过道间陷入一片昏暗。

  男人抬起手臂,打了个响指。

  ‘啪’地一声,声控灯亮了。

  男人面无表情,目光一瞬不瞬睨着她,那双黑亮的眸子仿佛映着星河,深邃又神秘,不带任何情绪。

  “你住1801?”

  纪泽北轻启薄齿,淡粉的唇瓣一张一阖,发出来的声音清冷却富有磁性,真好听。

  陆然陷入一阵失神,盯着男人好看的眼睛移不开视线。

  第一次在纪凡斋见到纪泽北,一眼就惊艳到了她。

  他是那种在人堆里能一眼挑出来的好看男人,白净的皮肤,精致的面部轮廓和立体的五官,尤其眼睛非常好看,气质很矜贵,举手投足间透着那么一股子慵懒劲儿,却一点都不显得吊儿郎当,反而很有味道。

  这般近距离与男人对视,陆然心跳加速,心脏简直快从喉咙里跳出来了。

  他长得是真好看,而且还耐看,越看越喜欢。

  “我问你话,你是不是住1801?”纪泽北剑眉微蹙,语气冷了几分。

  回了神的陆然,用力点头,“是。”

  “没带钥匙?”

  “是,不是,我是被大黄……”算了,还是不要提大黄了吧。

  丢人丢得还不够么。

  男人显然也没兴趣了解她为何会戳外面冻成这德行,用钥匙开了门,丢下俩字‘进来’,便率先进屋。

  陆然一愣。

  纪先生不但人美,心还这么善!

  简直救她于水火啊。

  她兔子一样两步蹿到门前,走了进去。

  迎面就是一股暖暖的热气,纪先生家的暖气是真暖,她深吸一口气,空气中有股淡淡的茉莉清香。

  她在玄关的脚垫上站着,环视纪泽北的家,跟她家的格局不太一样,她那是两居室,纪泽北家更大,应该是三居。

  装修风格跟她家也不一样,完全是黑白灰冷色调,屋子里找不到一丁点鲜艳的颜色,纪泽北身上的驼色大衣,已经是最亮的色了。

  一眼望去,可以用一尘不染来形容。

  真干净,男人住的地方居然这么干净,着实让人瞠目结舌。

  男人把大衣脱了,摘了围巾,随手挂到玄关的衣帽架上,慢条斯理地换了拖鞋,然后走向客厅。

  在沙发上坐下来,他像是忘了还有她这个人一样,掏出手机点了一会,也不知道在干什么,之后又拿起茶几上放着的一本书开始看。

  陆然:……

  她呆呆在玄关站着,不知道该怎么办。

  片刻后,她手脚渐渐暖和过来,往前迈了一步,静默许久的男人突然冷冷发声:“别动。”

  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带着不容抗拒的威严。

  她像是定住了一样,一脚在前一脚在后,半步都不敢再挪。

  “会踩脏地板。”男人说完,淡淡地抬了眸,盯住她,又说:“我预约了开锁的,应该快到了,你再坚持一会。”

  “……”

  所以,他刚刚是在用手机预约开锁的?

  考虑得倒是很周到,如果能让她进去坐着休息一会就更好了,她真的站累了。

  她保持着这个姿势没动,很快腿就有点发僵。

  纪泽北已经收回视线看书,她轻轻抬了前脚,悄无声息退回脚垫上,然后把自己团成团,可怜兮兮地蹲在脚垫上,像个被抛弃在角落里的小可怜。

  “纪先生。”她唤他一声。

  男人头未抬,声音清冽,“干什么?”

  “我口渴。”

  “抱歉,我家不招待客人,所以没有客人用的杯子。”

  陆然:……

  这男人应该有洁癖,而且是重度的。

  她收回他人美心善那句话,不,他还是人美心善的,至少他没让她在外面继续冻着,还帮她叫了开锁的。

  只是,他在店里的时候,跟现在对待她的态度判若两人。

  她误把他当成相亲对象那会,他起初并没有表现出不耐烦的样子,甚至还挺有礼貌的。

  应该是因为那是他的店,进了门就是客吧。

  对待客人,他若是现在这态度,早把客人吓跑了。

  她耷拉着脑袋,静静等着,不敢乱动,也不敢出声。

  屋子里一片死寂,只有时不时的翻书声。

  这男人过的这是什么日子啊?

  他平时除了去店里,回来以后就这般闷着?

  她盯着他看,柔和的灯光下,他的脸部轮廓也显得柔和了几分,鼻子好挺,侧颜是真好看。

  “纪先生。”她又找死地唤他一声。

  “干什么?”男人的语气无起无伏,淡得像水,不,是像冰。

  “你结婚了吗?”

  简直明知故问。

  家里根本没女人的东西。

  “你猜。”

  “我猜你单身,而且命里缺个女朋友。”

  男人抬眼瞥了她一下,薄唇微张,似是想说什么,但还没出声,就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

  他拿起手机,说了两个‘好’字便挂断,然后对陆然说:“换锁的在门外,你可以走了。”

  “哦。”

  她转身推开门,又回头对他道了声谢。

  他垂眸看书,没什么反应,她就走了。

  换了新锁,她进屋拿钱包付了账,换锁的把一串钥匙放到她手里后离开了。

  她关上门,低头看了一眼仍在玄关地上放着的外卖,又转脸瞄着在沙发上窝成一团,睡成死狗的大黄,竟没了一点脾气。

  拎着外卖进厨房,用微波炉打热,她先喝了口热汤,一边喝一边想,纪先生帮了她大忙,不然她可能要在外面冻一晚上。

  她该怎么谢谢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