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糖心恋爱

第八章 冤枉

糖心恋爱 林一四月 5235 2019-11-14 20:34:08

  星期天,杨陌早早地等在了电影院门口,见林雪来,上前迎接,将手里刚买来的糖炒栗子给她。

  “哇!来这么早!”林雪搓搓手,拿出一颗栗子。

  “不能再放你鸽子不是。”杨陌打趣道。

  林雪偏头看他,“杨陌,什么时候你也学会开玩笑啦?”

  杨陌没有回答,心却想道,我会的多了,只是不想表现出来罢了!

  “咋不说啦?”

  “我会的多了,只是不想表现出来。”杨陌嘀咕,却被林雪听了个清晰,捂着嘴嗤嗤地笑。

  “还会吹牛了!”林雪惊叹,这也太可爱了吧!以前的高冷小王子呢?以前的忧郁大帅哥呢?去哪儿了?被吃了吗?当成糖炒栗子?

  杨陌尴尬,快步走在前面。

  “不过,这样的你,才真实,不愧是我看上的。”林雪轻声嘀咕。

  “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们进去吧!”

  ......

  电影散场,杨陌和林雪一路聊着剧情,走到大厅,硕大的落地窗外下着鹅毛大雪。林雪高兴地跳起来,指着窗外,“杨陌!下雪了!今年的第一场雪诶!”

  “看到了。”

  “走走走!”林雪拉着他的手腕,迫不及待地往外跑。

  两人站在雪地里,林雪两手摊开,原地转圈。杨陌看在眼里,浅笑。自从认识了林雪,他的话便多了起来,不再那么古板,他的笑也多了起来,不再那么冷冰......

  原来一个人的出现,真的能改变一个人。

  “杨陌!”

  “什么事?”

  “我还可以要一份糖炒栗子吗?”林雪比着“1”,问他。

  “等我。”杨陌快步走到摊位,林雪望着背影发呆,等我?杨陌将买来的栗子揣进怀里,再快步走回来,递到林雪怀里。

  林雪抱着栗子,把剥出的壳放到杨陌手心,悠哉地吃着。杨陌手大,正好可以充当临时垃圾桶。

  “看!那是我喜欢的明星诶!”林雪指着远处的大屏幕。杨陌看了一眼,道,“你喜欢这样的?”

  “对啊!怎么了?”

  “没我帅。”杨陌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道。

  林雪白他一眼,“真的、真是收不住了哎!”

  明月当空,大雪纷飞,人来人往的广场上,两个人,抱着暖和的糖炒栗子,开心地聊着喜欢的话题,嬉笑、打闹......

  ......

  临近期末,同学们都进入紧张的复习状态,只有李诗悦,从那次沈清宜家回来后,大家就没见到她。

  “哥,李诗悦呢?怎么今天又没来?”

  “她请假了,听说是生病了,请的家教在家复习呢!”林旭头也不抬地回复妹子。

  “哦!”

  这时,张老师走进来,做考前动员,“大家安静一下!还有一周就期末考试了,除了要抓紧复习外,还要注意劳逸结合,晚上休息好,别把自己弄感冒了。”

  “知道了......”同学们蔫儿了吧唧地回道。

  “能不能拿出点精神?!”张老师吼道!仿佛比这些同学还激动。

  全班立刻挺直腰杆,齐道,“知道!”

  张老师甚为满意,负手离去。

  中午,沈清宜说要再复习会儿去食堂,诸玲本打算等她,看林雪饿得哇哇直叫,只好两人先去。

  林雪挽着诸玲的胳膊,小心地往后看了一眼,沈清宜呆坐着,桌上并没有复习资料。

  “待会儿见!”

  “待会儿见!”

  食堂。

  林雪杵着米饭,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干嘛呢?不是说饿了嘛!这大米欠你八百万呐?”

  “朱哥,要是在一个人面前说另一个人一些不好的事,是不是不太妥啊?”林雪满脸纠结。

  “做什么?你要跟我说谁?杨陌?”

  “你就回答是或不是吧!”

  “那要看是什么事了,如果是无中生有,那就不对,如果是真的,那就没关系。”诸玲实话实说,“说吧,你要跟我说什么事?”

  林雪清了清嗓子,“你觉得,清宜人怎么样啊?”

  “很好啊!成绩不错,人还乖巧,妥妥的贤妻良母形象。”

  “真的?”

  “这是大家公认的,你不也知道嘛!”诸玲急性子,“你到底要说什么?”

  林雪深呼吸一口,“那天清宜过生日,我和杨陌去楼下买奶茶,回来看到沈清宜打了李诗悦,好像是李诗悦做了什么,清宜特别生气,我从来没见过她那样。李诗悦那样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居然被清宜的几句话吓得发抖......”

  诸玲皱眉,“你看错了吧,不可能。”

  “是真的。”林雪急了,“我也吓到了,所以回去后才心不在焉。”

  “不可能啊,我都认识她这么久了,谁也没见过她发脾气,生气了都是哭鼻子。”诸玲冥思苦想,实在想不到林雪说的情况。

  “那可能是我想多了吧......”想到什么,又问,“那她喜......”

  “你们在聊什么呀?”沈清宜端着餐盘过来坐下,一脸微笑。

  “没聊什么......”林雪慌忙趴了口饭。

  沈清宜见两人神色怪异,不禁心生疑虑。再看看林雪,一副紧张的样子,试探道,“林雪,你怎么啦?感觉你最近都不怎么理我。”

  “啊?你想多了吧,怎么会......”

  “嘿嘿!开个玩笑。”

  ......

  期末考试如约而至。

  考官发下试卷后,在教室巡视了一圈,就回到讲台坐下打瞌睡。一考场的同学们纷纷拧紧了神经,在试卷上刷刷作答。

  写到一半,林雪发现签字笔没墨了,便拉开笔袋找替换芯。把用完的那只笔芯拿出来时,笔筒里掉出一张便签纸,打开一看,是物理公式,正当犹疑,被场外巡考的老师抓了个正着。

  “三号!站起来!”

  林雪吓了一跳,慌忙站起。

  林旭杨陌也转过身来,看发生了什么。

  老师走过来,拿起她桌上的小抄看了两眼,毫不留情地扯过她的试卷,在上面写“作弊”。

  “等一下!我没作弊!”林雪虽然害怕,但自己没做过的事情,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老师鄙视地看她一眼,“人证物证确凿,你还抵赖?”

  “我没作弊,又不是不会做!”

  “那这是谁的?”老师将便签纸凑到他跟前。

  林雪确认道,“我的。”

  “那还不是作弊。”老师提笔写下“作弊”二字,林雪急了。

  林旭搁笔走过来,打断道,“老师,是她的不一定是她放里面的吧!再说了,她有必要作弊吗?她可是年级第三。”

  “你们......去办公室!”

  林雪无语,跟着出了门。林旭不放心,也跟了上去。不一会儿,杨陌飞快做完试卷,也快步出了教室。

  办公室里。一群老师传阅着林雪的试卷和笔筒里掉出来的小抄,商量着她到底有没有作弊。

  林雪站在班主任办公桌旁边,毫无畏惧。

  林旭赶来,见林雪一个人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巡考官拿着卷子走过来,对林雪说,“你还有什么想要辩解的吗?”

  “我没作弊就是没作弊,还解释什么?”林雪也无语了,难道没做过的,也要她承认吗?

  张老师正色提醒道,“林雪,注意言辞。”

  “张老师,林雪她真的不可能作弊的,而且你们看她试卷都快做完了。”林旭也为林雪辩解道。更多的,是在想到底是谁在陷害她。

  “但刘老师确实看见她在看小抄啊。”

  “那是我笔芯没墨了,转开才看见里面的纸条,还没看清刘老师就进来了。”林雪解释道。

  这时,杨陌也走了进来。

  “你来干什么?”

  “老师,林雪的物理笔记本一直在我这儿,所以她不可能作弊。”

  “她的笔记本怎么在你这里?”

  “我借的,期末复习。”

  “那就是你把小抄塞进她笔里面的?怕她考试超过你?”刘老师真是异想天开,这种话也能说。

  “不是,但作弊的绝对不是她。”

  “行了杨陌,别说了。”林雪见他把祸往自己身上引,着急道。

  “如果老师不信的话,可以去我抽屉看,笔记本在里面。”杨陌没有理会林雪,连旁边的林旭都惊讶万分。暗骂:这时候你来凑什么热闹!

  刘老师冷哼一声,对张老师说道,“张老师,不知道你最近有没有听到一个传言。”

  “什么传言?”

  “听说你们班有同学早恋啊,成绩还不错。”这分明是有意所指,林雪林旭是兄妹,不可能谈恋爱,唯一可能的,就是林雪和杨陌。

  林雪难以置信地看了眼眼前的这位刘老师,林旭也是一阵不爽,杨陌倒是脸不红心不跳,直接无视了。

  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在一旁窃窃私语。杨陌为什么跑来给林雪辩解,还一个劲儿地把锅往自己身上揽,这早恋啊,八九不离十就是他咯!

  杨陌眨了眨眼,冷冷地对刘老师说,“刘老师,现在不是在讨论作弊的问题吗?请不要跑题。”

  刘老师气得咬了咬牙,脸憋得通红。

  “好了好了,林雪,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没有作弊?”张老师问道。

  “监控啊!老张!”诸玲进来,径直走到张老师办公位前,身后还有沈清宜、秦家豪他们一行人。活像带队去打架一般。

  “你们跑来做什么?”

  “给你交证据啊!”诸玲笑了笑,“听说林雪是考试快结束的时候才被抓现行,那就调一下他们考场的监控,看她之前有没有作弊,再看看她的试卷,没做完的部分有没有作弊的必要。”

  诸玲说得滴水不漏,连林旭都多看了她两眼。

  “对!看一下监控不就知道了。”

  这时,安保人员走进来,在张老师电脑上插上U盘,点看一看,果然没有作弊,再看看林雪接下来留白的题目,只剩下最后一题的计算没做了,得出结论:林雪没有作弊。

  闹腾了半天,终于为林雪洗清了冤屈。朋友们带着林雪,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办公室。

  老师们看着这群孩子,都暗暗感叹青春的美好,热血、奔放。

  张老师推了推眼镜,继续工作。

  下午考完,林旭过来敲了敲杨陌的课桌,“晚上去不去?”

  “好。”

  “考试呐!大哥,你俩还去网吧?”林雪表示不懂游戏少年的世界,毕竟她自己是个游戏白痴。每天除了刷剧就是看书,实在是没什么激情啊!

  杨陌和林旭提前离开,林雪诸玲三人随后走。路上,林雪一路吐槽着塞纸条冤枉她的人,扬言要是被她抓到了,一定要要让他好看。

  沈清宜在心底颤了一下,笑道,“就是,带上我们的兄弟们,揍他!”

  “哈哈哈!”

  “诶!你们等等,我遇见个熟人,过去打声招呼啊!”

  “好!”

  诸玲走远,林雪收起笑容,正色问道,“清宜,是不是你?”

  沈清宜的笑容僵住,一脸无辜,“什么是不是我啊?”

  “陷害我的人,是不是你?”

  “怎么会!你怎么会觉得是我?”沈清宜急得快哭了。

  “好了清宜,你别装了!我那天都看到了。”林雪实在是装不下去,回想之前她对她的感觉,总是怪怪的,也想搞清楚心里的疑问,“你为什么要打李诗悦?”还是那样的表情。

  如果是自己误会她,那她就道歉,如果不是......

  沈清宜听了,笑,“原来你真的看到了啊,我说呢!怎么感觉你那天怪怪的。”此时的沈清宜,已经改变往日的乖巧温顺,有的只是嫉妒和愤怒。

  “所以你为什么那样?”林雪肯定了自己的猜想,只是不明白她为什么会那样做。

  “为什么?因为她弄坏了我最宝贵的东西,她该死!”沈清宜依旧笑着,笑得有些可怕,而她口中的死,也并非只是开开玩笑。又仿佛在发泄着什么,显得面容狰狞。

  “你怎么会是这样啊?”

  “怎样?”沈清宜凑近她,问道,“这不就是我嘛!你好啊,我叫沈清宜。我只是想试探一下你是否信任我,现在看来,你对我的信任,也不过如此嘛!就是我,怎么样?”见身后的诸玲过来,拉着她的手往自己这边一推,跌进污水里。

  林雪还没反应过来。

  诸玲快步赶过来,扶起满身泥水的沈清宜,“怎么了怎么了?怎么掉水里了?”

  林雪难以置信地看着沈清宜,一言不发。

  沈清宜哭了,哀怨道,“林雪,我知道我这样你会看不起我,可我真的喜欢林旭,你就不能看在咱俩是好姐妹的份儿上,帮我隐瞒吗?要是让他知道了,肯定会讨厌我的。我知道我家条件没你家好,但是我一定会努力的,一定会努力的!”

  林雪听了,心里一阵不悦,更多的,是害怕。她喜欢的,居然是林旭!

  “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们这种小门小户,我也不奢求什么,真的,我只是想默默地喜欢他,真的......”

  “闭嘴!”林雪怒吼,“你不配喜欢我哥!”

  沈清宜得逞,继续卖惨,“我知道我知道,我不配,他值得更好的,但是,我求你,别告诉他,别告诉他好吗?还有,作弊的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真的不是我......”

  沈清宜突然楚楚可怜的样子,让林雪一时无法招架。

  “什么叫不配喜欢你哥啊?你哥很优秀吗?林雪你凭什么这么说人家?喜欢一个人有错吗?你不也喜欢杨陌吗?你配喜欢他吗?有钱怎么了,有钱就可以这样在大街上把人推进水里?有钱了不起吗?”

  林雪已经够崩溃了,再加上诸玲的反诘,更加的心力交瘁。她踉跄着后退几步,“我哥就是优秀,怎么了?现在,你也不信我......我没推她!”

  沈清宜抓住机会,频频点头,抓着诸玲的裤腿,“对对对,她没有推我......没有......诸玲她没有推我......”

  “你还演!”

  “你闭嘴!”诸玲也气昏了,此时的她已经完全乱了套了,都是自己的好朋友,如今闹成这样,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诸玲,我就问你一句,你拿我当过朋友吗?凭什么这么吼我?”

  “你是大小姐吗?吼不得?”

  “对!我就是大小姐!”大小姐怎么了?大小姐就应该被人这么带着嘲讽的语气说话吗?林雪听到“大小姐”这个词,立马就火了。

  虽为别人眼中的“大小姐”,可她什么时候嚣张跋扈过?凭什么她一再低调,别人还是会指着她说,“大小姐......”

  诸玲不答。

  林雪冷笑,指着地上的沈清宜,说,“你应该去演电视剧,这种桥段不是经典剧情吗?你去,说不定还能拿个奖回来。我不是你朋友,还有,你做过什么,你我心知肚明。”看了眼诸玲,高傲离开。

  网吧。

  林旭杨陌游戏时间到,双双摘下耳机,背着包往外走。

  “杨陌,你觉得,今天的事到底是谁陷害小雪的?”林旭疑惑。

  两人沉思片刻,立刻就想到了沈清宜,异口同声道,

  “沈清宜。”

  快步出门,看到正朝网吧走来的林雪,一身疲惫。

  林旭杨陌相继上前,林雪看见林旭,委屈地哭了出来,一头栽进他怀里,“哥!”

  林旭抱着林雪,安抚道,“怎么了?”

  林雪摇头,只是哭。

  “你是不是知道了?”林旭问。林雪又不傻,他们能想到,林雪也能。

  “知道什么?”

  “沈清宜的事情。”

  林雪猛地点头,“对,是她陷害的我,还在诸玲面前说我推了她!”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哥哥明天帮你出气。”

  林雪抬头,摇头,“你不能去找她,她喜欢你......”

  林旭狐疑,“她喜欢我关我什么事,把我妹妹欺负成这样,你还怕我喜欢她啊?”

  “我想回家......”林雪抱着林旭,死死不松开。

  杨陌见了,心里无故冒起一股酸气。林旭见杨陌微妙的表情,得意至极,安慰道,“好好好,回家,回家吃红烧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