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127章,契约(1)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199 2020-02-24 22:00:00

  “主人,他们外族人都这么放/荡的吗?”

  殷离并没有回答。

  阿奴有些泄气,但也没有再问。

  倒是被她一手轻松拖着的外国男人再次开口,“你力气真大,在床上也这样吗?”

  阿奴低头,对着他笑了笑,看到他有些惊艳的表情,然后,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将人往旁边墙上砸了上去。

  “砰,砰。”

  连着两声,墙上,地上。

  “我的力气就是这么大,还满意吗?”

  刚才被震成那样都还没吐血的男人,被这么一砸,却是再也忍不住,“哇”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殷离脚步都没有顿过,已经到了会客室门口。

  阿奴也没有啰嗦,砸了一下给自家主人出了口气,拖着地上还吐血的人继续往里面走。

  地上的男人大概是伤到了,被阿奴砸在地上后,就没有在开过口。

  只是因为吐血,又是被拖着走,一路上咳了几声。

  终于进去,阿奴在殷离指示下两人搬到殷离对面坐下,然后,去沏茶。

  男人坐在那张复古的藤沙发上,不停的咳着,咳出来的几乎都是血。

  之前就被震得不轻,又被阿奴这样一砸,大概是伤了肺腑。

  不过现在坐好了,他咳了几声,倒是慢慢停了下来。

  阿奴很快沏了茶进来,从中间的小桌上拿起两个茶杯,给两人到了茶。

  然后,无声退下。

  男人看到面前的茶杯,也没有多想,端起来就一饮而尽。

  如果这些女人想要杀他,他大概是活不到现在的。

  这一次的任务,可能接错了。

  泛着清香的茶水压下嘴里那股铁锈的腥甜味,男人瞬间好受了不少。

  慢慢将翻腾的气血压下去,男人才略微放松靠在后面。

  然后,观察面前坐着的女人。

  殷离大部分时候,像个随时能够度化众生的佛。

  表情显示出来的,就是不争不抢,无欲无求,眸子深邃却好像带着光芒,让你相信世间一切美好,然后变成好人。

  然而男人明白,这个女人完全没有表面这样的纯善。

  就是刚才,他被那个女人砸到墙上,五脏六腑都要给砸出来的时候,她也完全没有一点波动。

  “我们是雇佣兵。”

  他没打算等到这个女人问。

  巫术,挺恐怖的。

  就像刚才那种声音,他这一辈子不会想再听一次。

  殷离看着他,并没有开口的意思。

  “我们是在网上接到了来这里的任务,所有的交易都在网上完成,所以,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发的任务。”

  殷离依旧不说话,

  男人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雇主让我们来这里找几个特殊的东西,网上也有图纸,我可以给你看。”

  说着,拿出一部手机,找到那些照片,放在殷离面前。

  殷离看了一眼,都是些挺眼熟的东西。

  刚才把他们震的七晕八素的东西。

  估计这些人都没有想到,他们要找的东西,就在大堂一个不起眼的小格子里,而且,刚才他们已经“亲密”接触过了。

  “我们一个都没有找到,就被你们店里的人发现了,现在,东西也没有拿到,任务我会拒绝,你要什么赔偿可以提,但是请不要伤害我的兄弟。”

  任务,马丹要是知道这里面的女人这么凶,还有那么奇怪的武器,别说一个亿,就是一亿美刀他都不会接。

  有钱还要有命花。

  殷离将他的手机推了回去,“赔偿倒是不用,但是你们要给我做一年的事,从现在到明年现在,如果你同意,我不会追究,反之,我会把你们送到jingju,忘了告诉你,你们要找的这些东西,都是国宝级别的,这个是什么知道吗?”

  他为什么手痒要来偷东西?

  还是偷古董。

  这下完了。

  “还有这个。”殷离笑着指了指旁边的传国玺。

  “这个原来是和氏璧,知道吗?有个成语叫完璧归赵,说的就是它,后来被秦始皇让人刻成了这样,到现在有两千多年了,无价之宝……”

  后面还有什么,那颗不起眼的珠子,上次龙城拍卖会里还卖过,能解百毒……

  那口钟,宫墙里面也是放了几千年的……

  雇佣兵顿时觉得人生如此黑暗。

  殷离给他解释了一番,让他觉得他做一辈子的雇佣兵,不停接任务赚钱,也买不了那些东西。

  而且,一旦她把他们送到警/局里,他们绝对死的很惨。

  最后,殷离停下,拿出了一份合约。

  “我不追究的唯一条件,就是你签下这份契约,那么今天晚上的事我就当做没发生,反之,你知道的。”

  说着,将手里那份不知道什么文字写的羊皮卷推了过去。

  上面的字体十分复杂,雇佣兵敢保证,不说自己,就算这个国家的人,能认识这些字的也没几个。

  然而,她让他签?

  “这是什么?”

  “契约。”

  “能念一下吗?”

  殷离从善如流,“今与时如坊主人契约,为时如坊主人驱使一年,若有违背,不得好死。”

  雇佣兵一个字也不认识,但大体看了一下,字数是差不多的。

  后面还有个红色的印章,四个字,他依然认不得。

  大意他是听明白了,可是,不得好死是怎么死?

  “我签了,我的兄弟们,会受到影响吗?”

  “今日来这里的是你们所有人,契约自然每个人都有效。”

  捣乱?

  雇佣兵双眼瞪圆,略带怒气地看着面前的女人。

  然而,那种垂死挣扎的眼神,对殷离来说根本没有杀伤力。

  殷离以为他是对她说签了他的那些人都要受影响而愤愤不平,完全没有想到,雇佣兵现在的行为,只是因为她用了捣乱这个词。

  然而细细想想,他们不是捣乱是什么?

  不但是捣乱,而且还是对她来说不痛不痒的捣乱。

  东西没有拿到,这里的人也没受伤,他们被那诡异的声音差点震死,现在兄弟们被关起来,而他还被那个暴力女砸在墙上,接着被威胁,现在又是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

  雇佣兵:“……”

  “想好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