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104章,温瑶(2)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093 2020-01-13 22:43:58

  “嗯嗯,我知道,你打,她不介意我再跟你一起过去。”

  她们大二。

  之前的一年多里,柳笙的确没什么所谓的朋友。

  平时除了偶尔和她们出去,就是做兼职,剩下的时间,都窝在寝室。

  知道柳笙和家里不对付,她们也没有多问。

  所以突然冒出来一个她母亲的好朋友,两人之前其实是不相信的。

  柳笙听到杨娅这样说,又看了看她,见她真的没有生气的样子,才再次拿起手机拨通了之前她们留下的电话。

  对面很快接通,正好是净善的声音。

  “柳小姐,你怎么了?”

  柳笙有些犹豫道,“刚才苏棠姐姐说店主回来了,让我过去,我寝室里的朋友也想去,净善姐姐,她们可以和我一起过去吗?”

  对面的净善笑了笑,“你的朋友,自然是可以来的,苏棠也应该快到了,到时候你们一起来就行了,不用特意打电话过来说。”

  毕竟,时如坊还不需要让人谈之变色。

  柳笙一下放松下来,开心地说到,“那我们一起过来,谢谢净善姐姐。”

  “柳小姐言重了,我们扫榻相迎。”

  柳笙开心地挂了电话,杨娅已经听到了电话内容,柳笙一挂了电话,她就跑着去换衣服了。

  “正好我刚才买了新衣服,可以穿着去见那个好看的小姐姐了。”

  颜控娅一直在线。

  一边念叨,一边已经换了衣服。

  柳笙抬头看着叶安,“安安,你也和我们一起去吧,她们的饭特别好吃。”

  叶安想了想,应下了。

  三人很快准备好一起出了寝室,至于刚刚拆开的“特产”,还没有看,就这样放在了各自的桌子上。

  ——

  苏棠很快就到了她们学校门口,看到她们三个人一起的时候,还疑惑了一下。

  但苏棠并没有问。

  三人上了车,因为上次已经见过了,就一一打了招呼。

  苏棠也回了,没有多冷淡,但也不怎么热情。

  她很多天没有见到殷离了。

  苏棠有时候觉得自己这个“司机”的存在感实在低。

  比如殷离出去,几乎从来不告诉她。

  有时候自己觉得自己太久没有工作了,要找人,却一过来就是闭门不在。

  相对于拿了殷离巨额“工资”,她真的觉得自己不称职。

  或者说,不怎么有用。

  苏棠从家里出来,就是因为不想受嗟来之食,所以尽管母亲重病,她也没有想过回去求那个人。

  甚至后来废了学业,在外面四处游荡,什么事都愿意去做,却始终维持着那点自尊。

  原本和殷离有了合约就是为了给母亲看病,同时殷离的要求太松。

  可是现在,她却觉得不自在。

  仿佛她就是挂了个名,并没有做多少事。

  或者说,不是仿佛,是事实。

  ……

  一行四人到时如坊的时候,也才堪堪天黑。

  中途似乎大家都被苏棠不好的情绪影响了,所以一路上没有讨论什么。

  时如坊周围的那些写字楼大部分都暗了下去,只是相对远些的地方有些酒吧,灯红酒绿好不热闹。

  路灯亮着,从路边到时如坊正门的那个广场上,停了一些车辆。

  这里其实几人都没有多来过,所以一时间只是认为有人将车辆停在这里,而不是有人来了。

  四人一起下去,苏棠应该是之前净善也和她说过,所以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等几人进了时如坊,才发现里面除了他们还有别人。

  而且,人还不少,气氛也不对。

  站在门口的人显得凶恶些,对着里面的人大吼大叫。

  “让你们赶紧把你们抢的东西还回来,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

  下面和他们对峙的是阿奴。

  她看着对面莫名其妙还凶神恶煞的一群人,很想直接将人打出去。

  但是,锅还在,直接打好像有些不对。

  阿奴真的觉得莫名其妙。

  她们时如坊要什么东西,需要抢吗?

  从来不都是外面那些人来这里抢她们的,几时有过她们抢别人东西的?

  “你们店主呢?抢别人东西的时候不是挺厉害吗?怎么现在不见人了?”

  阿奴生无可恋:“……”

  店主?

  她们主人抢的?

  怎么……可能?

  “我们店主前几日根本不在迷城,何时抢了你们的东西,又抢了你们什么?”

  来人越发嚣张地大喊大叫起来,“你们店主在不在关我什么事?反正感觉把你们抢走的东西还回来,不然我们直接动手了。”

  威胁了半天,好像也并没有动手的意思。

  阿奴莫名其妙。

  也就是说,他们不但没有证据,还有些强行甩锅的意思。

  她们时如坊看上去那么好欺负得吗?

  不是说在这里只要是这条路上的,一般都不会被人找茬的,为什么她们只是来了几个月,就已经被那么多人找过茬了?

  而且,那些人不找别处,专找她们时如坊。

  这个破地方真烦人。

  以前她们在哪里待个几十年都没有人来闹事的。

  要不是为了下一任主人,她们才不会来这种地方。

  好烦呐。

  “阿奴。”

  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从楼上传来,如同初春的暖风,瞬间吹破了一个冬天积起来的寒冰。

  一群人下意识齐齐看到了楼上。

  殷离一身乳白色的袍子,从脖子处到脚下,甚至连穿着鞋的一双脚都被袍子掩饰住,见不到半点身姿。

  一头长发垂到了膝盖的位置,挽了大半,剩下的有些散乱地批下来。

  这些都不是重点,因为,那张脸已经够看了。

  阿奴抬头,“店主。”

  “让她们上来。”

  阿奴愣了愣,随即看了看周围与常人无异的白衣女生,挥了挥手。

  那些女生如同提线木偶,一个接一个上了楼,就连上楼时踩踏的声音都是同一个节凑的,听上去十分整齐。

  她们上去,殷离则是从另一个方向下来。

  木屐的声音踩在同样是木质的阶梯上,踏出来的声音极具冲击感。

  尤其是在其他人都安静如鸡的时候。

  一群人就这样安安静静地看着,那人白衣女生上了楼,向着各自的房间走了进去。

  下面,殷离也很快到了底。

  她抬头看了一眼那些人,眸光里带着寒意,有似乎理所当然。

  “温家的东西没在这里,当初杨家的我不要,温家的我我自然也不会要,你们回去告诉温卓不必让人来这里找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