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97章,西南之行(5)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011 2020-01-09 19:48:42

  夜幕。

  树林里有风过,吹的树叶沙沙作响。

  他们生在zhangpeng中间的火堆摇摇曳曳,似乎风再大些就会给吹灭了。

  但无论怎么吹,火光明灭闪动,并没有熄灭过。

  火光照耀着四周,白天可能看不到什么,可晚上,在这亮着,就有些显眼了。

  zhangpeng里面没有半点声音,几人应该是都睡着了。

  树影婆娑,晃动起来有些诡异。

  沉寂之中,一道影子落在了那团火的旁边。

  火光照耀着落下来的东西,影子投在一个zhangpeng上,瞬间遮蔽了zhangpeng的大半。

  两只像耳朵一样的影子在zhangpeng上晃了几下,整个影子变小了一些。

  火光前面,一只纯白的狐狸目光幽深地看着zhangpeng,幽蓝色的眸子发出轻微的光,在黑暗的林子里,有些诡异。

  白狐狸向着那个zhangpeng过来,站在了它的前面。

  除了风声,和风吹响树叶的声音,这里再没有别的声音。

  白狐狸的体型似乎比一般的狐狸大的多,站在zhangpeng前面,几乎有半个多zhangpeng高。

  它慢慢靠近,然后弯腰,伸出爪子,在zhangpeng上划了一下。

  “刺啦……”

  声音不大,但在这种时候,诡异至极。

  狐狸凑到自己划开的那个口子处,将半个脑袋伸了进去。

  里面,白天就累得想死的王慎之这会儿睡成了一只猪,对某狐狸的动作也全然不知。

  它看着里面的人,正想要从那个口子里钻过去,就感受到后面有人。

  还来不及回头,后面的人拉住它的尾巴,狠狠一拽。

  “砰……”

  白狐狸被摔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下一秒,谢九的声音响起,“王大少,狐狸精来了!”

  说话时,另外几人已经将白狐狸围了起来。

  谢七和谢六一人一边,谢焕瑾站在它后面的树旁边,它的正面,是正在叫人的谢九。

  谢九喊了一声,里面没应,他又喊了一句,“狐狸精来了!”

  王慎之虽然不成样子,但在外面还是有些警惕心地,所以,再怎么累,他还是拖着自己爬起来了。

  等钻出zhangpeng,看到几人围着的大白狐狸,他瞬间醒了!

  然后,迅速躲到离他最近的谢九后面。

  “狐狸……狐狸精,我……我白天就看到了,它……狐狸……”

  谢九:“……”

  我们已经看到了好吗?

  狐狸身上还有些血迹,刚才被他们这么一扔,好半天没动。

  王慎之盯着看了半天,发现她没动,十分智障地问了一句,“她不会死了吧?”

  “有可能,要不王大少你上去看看?”

  王慎之立刻闭嘴。

  这里他最菜,这种事他还不敢上前。

  “去看看。”

  谢焕瑾当然也不会去看一只狐狸,所以,向着谢七说了一句。

  谢七点头,慢慢靠近地上的狐狸。

  白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真像王慎之说的死了一般。

  但几人都知道不是。

  刚才他们把它甩出来,并没有刻意往树上扔,而且,这么大一只狐狸,没点异常才怪。

  所以,谢七一边靠近,一边防备着它突然起来。

  当他已经站在狐狸旁边的时候,地上的白狐还是没动。

  一般到这个时候,它早就会起来攻击人了。

  或者,它还在装死。

  是后者!

  谢七弯腰去探查的动作被突然扑起来的狐狸打断,下一刻,那白影就向着他抓过来。

  谢七立刻做出反应,格挡了它。

  一人一狐就这样打了起来。

  轻微的撞击声,人的闷哼声,狐狸轻微的叫唤声,凑在一起,让几人都紧张起来。

  不说别的,他们一路进来基本上没有看到什么动物,到了这深山老林里,居然跑出来一只狐狸。

  如果不是几人都相信kexue,现在肯定给它当狐狸精看了。

  现在的几人当然没有想到,在这里的,还真的就是一只狐狸精。

  谢七和它打了一会儿,就发现这狐狸虽然狡猾,可身上显然有伤,扑上来的动作也会迟钝。

  慢慢的,狐狸就有些害怕地退缩了。

  谢七还在打,而一旁的谢焕瑾,已经从身上摸出了一把银色小手枪,对着和谢七对峙的,半人高的狐狸,按下了扳机。

  声音并没有多大,甚至被周围的一切掩饰地有些听不到。

  而当狐狸反应过来…子弹已经到了她的脑袋旁边。

  狐狸一下定住,似乎被惊得忘了动作!

  就在子弹要射进狐狸脑袋的时候,旁边突然有个黑影拉住狐狸往后退了一下。

  “嗖!”

  子弹射进树林里,没了声音。

  几人愣住,下一瞬,别说刚才的黑影,就连刚才还在那儿的白狐,也没了影子。

  “怎么回事?”

  王慎之大喊大叫。

  谢九转身白了他一眼,“被人救走了。”

  “什么?人!”王慎之明显不信,“人的速度有这么快的?”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一下就闪过去了,根本没看到。”

  “该不会还是狐狸吧?”王慎之说着,整个人都一副害怕的样子。

  谢焕瑾已经收了手枪,从树边走了过来。

  “收拾一下,现在就走。”

  王慎之下意识反驳,“现在就走,我们还没有休息呢。”

  “那你留在这里吧。”

  说着,转身过去收拾自己的东西。

  其他人也没有再看,都各自收拾自己的东西去了。

  王慎之很快反应过来,也跟了上去。

  留在这里是不可能留在这里的。

  就他那个胆子,即便没有别人,他自己都能给自己吓死。

  一累了躺下去就醒不来,真的被什么东西吃了估计他都跑不了。

  王慎之对自己的定位还算准确。

  他只适合坐在办公室里指点江山,这种事,他做不来。

  也幸好其他几人没有听到他内心的想法。

  不然肯定会吐槽一句,“这就是你是少,他们爷是爷”的原因。

  整个生活废,离了别人自己都能把自己饿死的那种。

  如果不是王家家大业大,只怕这种人都有些养不起。

  毕竟王大少除了不会做,还挑。

  典型的头脑发达,四肢简单。

  当然,比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好多了。

  几人很快收好了东西,一人一个包,打着手电,背着继续往林子深处进去。

  

姒氏云皇

回家,之前定时的没了,所以今天晚了,抱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