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95章,抢走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162 2020-01-08 10:30:00

  温卓一路冷着脸,旁边的温婧都有些害怕。

  不过温卓也没有波及她,一路上都憋着没有发火。

  终于回到了锦冬豪庭,他完全没有刚刚出院的样子,快速上了楼,开了书房门就将自己关了进去。

  温婧也回了自己的房间。

  温卓的书房是锦冬豪庭温家最特殊的地方。

  或者说,在整个锦冬豪庭,就没有像他的书房一样的地方。

  因为,他是别墅区里面的园林。

  温卓的书房是复古式的,和旁边的一切隔离,看起来就是一个小世界,和外面格格不入。

  他打开门进去,鳞次栉比的书架排了好几排。

  一条通道过去,是一个梨花木的书桌,一切都是几位复古的样子。

  他慢慢过去,却没有走到那个书案的地方,而是停在了中间的两个书架之间。

  顺着过去,到了尽头,是一面木墙。

  他刚刚上来,气息都还没有稳定,就急切地过去,在书架上动了机关,那面木墙被移开,露出一个小小的暗室来。

  他慌忙进去,并没有注意其他,目标明确地直奔一个小暗格,打开,里面放着一个以前女子带着出嫁的凤冠。

  看到里面放着的东西没有动过,温卓顿时松了口气,瘫坐在椅子上。

  他刚刚送了一口气,正准备将暗格关回去,带着魅惑的女音在暗室里响起,“原来在这里啊,我还说我怎么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呢?”

  温卓顿时如临大敌。

  他一下睁开眼睛,目光寻找着声音的来源,同时,急切地想要关上暗格。

  素手芊芊,却带着不可抗拒的力量按住他的手。

  “又不是你的,藏什么藏?”

  他顺着那只手看过去,是一个带着头纱的女人。

  看不清容貌,露出来的眼睛看上去有些诡异,第一眼吓得温卓赶紧放了手,退后了几步。

  那人也在他退后的时候就放开了他的手,转身去拿暗格里面的凤冠。

  那是一个十分精致的凤冠,金玉雕饰十分细致,女人将它拿在手里仔细看着,一点一点都没有错过。

  温卓之前被她吓到,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扑上来抢东西,同时大喊,“来人啊!”

  只是,一道暗室门,一道书房门,他的声音并没有被外面的人听到。

  女子在他扑上来的时候,身体化作影子,向着旁边闪过去。

  “叫什么人?都说了东西不是你的,用了这么几十年还不够,你们人啊,就是太贪心了。”

  她似乎在抱怨,但躲闪着温卓的动作却轻松至极。

  温卓听到她之前的话,就没有再开口喊过人,只是扑着过去抢东西。

  当然,并没有成功。

  就这样过去了几分钟,女人突然停了下来,温卓站在她对面,气喘吁吁。

  “好了,我要走了,不和你玩了,想必你的命应该比这东西金贵,还是不要自己找死的好,再见。”

  说着,准备从暗室里出去。

  就在她要出去的时候,一个人影从外面冲进来,直接上手和她打了起来。

  她忙着对付进来的人,同时手里拿着凤冠躲避着温卓过来抢的动作。

  衣摆翻飞,挡住了视线,进来的人影伸手朝着她脸上袭来,温卓也乘机去抢凤冠。

  像是躲避不及,或者是为了那个凤冠,她一个不查,头上的头纱

  被那个人一扯,就掉了下来。

  她微微回头,正好对上温卓。

  “是你!”

  温卓脸上一片震惊,似乎一下忘了该如何反应。

  就这刹那之间,女子已经推开门口的人,除了暗室。

  两人追着出来,人已经没了影,书房里面一道窗户也已经破了,显然,她跳窗跑了。

  黑影转身面对着他,“抱歉,来迟了。”

  黑影的声音有些机械,是用变声器处理过的。

  温卓摆摆手,“不怪你。”他脸上的表情有些难看,但很快恢复正常,“更何况我已经看到她的脸了,直到怎么找人。”

  黑影心里的愧疚似乎减轻了一些,“那我先走了。”

  温卓点了点头,人影很快消失在屋里。

  温卓看着破城几块的木窗户,脸上带着愤怒的表情。

  没想到她们居然做得这么绝,前脚撵人,后面就跟踪他进了暗室,抢走了凤冠!

  “时如坊!”

  温卓眼里露出凶光。

  她们不仁,就别指望他义!

  ——

  锦冬豪庭,一个穿着白衣的女人从里面有些慌忙地走出来,头上带着白纱,遮住了大部分脸,看不到全貌。

  她快步走到治安亭,从旁边绕出来,然后,径直上了路边停着的一辆车。

  里面的人显然等待已久,人一上来,车就动了,很快离开了锦冬豪庭。

  车里。

  女子坐在后面,上来坐好以后,伸手拉下了头上的头纱。

  头纱下面的那张脸,和时如坊里的阿奴竟然有几分相似!

  女人将头纱放在旁边,看了看旁边的人,眸光带着防备。

  “东西拿到了?”

  旁边坐着的是一个穿着古风衣服的女人。

  如果尚织在这里,肯定能够看出来,这人身上的衣服和那天他们在商场外面那个茶馆里面的人穿着的一模一样。

  听到对方的问话,刚刚上来的女人从衣服里一拉,拿出了那个凤冠,动作有些粗暴地扔给她,同时不悦地开口,“这下我们两清了,如果再敢来找我,别怪我翻脸无情。”

  旁边的女子不屑,“如果不是因为你是……”

  “闭嘴!”

  女人瞪了她一眼,一双眼睛和常人有些不同,看人的时候给人的感觉也是奇奇怪怪的。

  那女人听到她生气,也没有继续下去,而是转了话头,“送你回学校?”

  “前面停车,我自己去。”

  女人也没有强求,很爽快让前面的人停了车。

  白衣女人带着怒火下了车。

  车门关上,白衣女人进了人行道,慢慢向前走去。

  车很快重新上路,里面剩下的两人有些沉闷。

  过了一会儿,前面的“司机”开口,“你何必激她,如果有事,她还不是要来?”

  “看不惯不行?”后面的女人一边看着那个凤冠,一边笑着开口。

  “毕竟是能够帮我们做事的人,让她太难堪了也不好。”

  “我又没有说错话,如果不是因为她是异族,我还懒得找上她。”

  “好了,东西拿到就行了。”司机的声音也有些奇怪,“主人又不在,我们去哪里?”

  “那个茶馆时如坊的人去过,以防万一,我们直接去主人的住处,把东西放在那里。”

  “好。”

  “司机”加速,那辆车很快消失在车流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