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92章,选择(1)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061 2020-01-06 20:00:00

  “温小姐,你们温家和西南路出事的那一段有渊源吗?”

  宋轲颇有些开门见山地样子,但细品,还是试探。

  “宋局说的是……那段路?”温婧好像真的一无所知。

  “如果不是那段我也不会请温小姐过来了,温小姐你应该也知道那里的事了,现在各方都在看着,如果处理不好,无论是鄙人还是温家,都讨不了好处,所以,有什么还希望温小姐可以明说。”

  温婧还是那副不知所云的样子,“宋局,那些路基大部分都是买下来的,也还有的是上面拨的,那会儿我还小,这件事知道的也不多,宋局能否让我回去后问问我父亲。”

  宋轲也没有为难的意思,而是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份文件,“温小姐,这是昨天死在里面的两人的尸检报告,温小姐可以看看,虽然你我都不是信鬼神那一套的人,但我疑惑地地方太多,实在解释不了,所以也难免……”

  宋轲说着,露出了一些愧疚的神色。

  他当然也不想相信。

  可是这件事本身就有些诡异,如果处理不下来,肯定要移交到那些特殊局理处去,但事情发生在这里,他也不想让别处插手来管。

  温婧不是傻白甜,宋轲的心思即便猜不到全部也猜到了个七七八八,对方让她看……显然已经给了她选择的权力,如果她拒绝,就显得有些不知好歹地。

  而且,主动权这种东西,自己手里有些还是比较好,即便以后这件事真的和他们温家有什么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有了这些东西,还是会好的多。

  心里有了计较的温婧接过了那份材料,“那我先看看,如果真的有什么我知道的,我一定会全力配合,温家也一样。”

  宋轲点点头,“那就好。”

  “那报告……”

  “你可以带走,都备份的有,只是就别往外面传了,容易引起动/乱。”宋轲心里有忌讳。

  温婧当然也明白,连连应下,拿上东西,然后笑着出了保安/局。

  宋轲让自己的秘书送她离开,并没有出来。

  温婧和宋轲的秘书分开以后,转身上了自己的车,脸上一直挂着的笑容也落了下来。

  旁边的秘书有些担忧地看着他,另一个是她父亲温卓的助理,也问了问。

  温婧脸上的表情早就从上车前的笑脸变成了冷淡,“都是狐狸,先去医院。”

  上半句是自言自语,下半句是在吩咐司机。

  “是。”

  车上路,同时她自己也翻开了那份尸检报告。

  从保安/局到医院,没多远的距离,温婧却仅仅因为看着那些文字都差点吐了出来。

  上面的记录实在太过恶心人,让她一下忘了宋轲之前说的诡异,单单想着什么人杀人能够用这么恶心的手法了。

  四肢都被扯了下来,不知道用什么东西碾磨地差不多成了肉沫,腹腔也像是被什么东西剖开了,五脏撒了一地,整个脑袋像是被剥了皮,根本没了原来的样子。

  这些都是温婧通过那些文字想到的,但很显然,如果是真的看到,只怕状况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旁边的两人没有看文件,到看她明显变得难看的脸色,两人也知道不对劲。

  温卓的助理知道的比较多,所以,在快要到的时候又问了一次。

  这次温婧倒是没有再遮掩,直接将报告材料给了他。

  “西南路那边死了人,这是尸检报告。”

  只看了个大概,他们就到了。

  车停下,温婧有些慌忙地下车,然后扶着车门干呕了好一会儿才好些,如果不是一整天都在忙根本没有吃东西,现在大概是真的能吐出来了。

  助理虽然没有细看,但也知道了一些,所以,没有多问。

  两人跟着温婧进了医院,直接去了温卓的病房。

  温卓入院有一段时间了,虽然不是什么大毛病,但惜命的本性让他想在这里多待几天。

  温婧进来,很是规矩地叫了人,然后才说这件事。

  当然,死人的事他之前就知道了。

  温卓接过尸检报告,一边翻开,一边问,“上面怎么说?”

  温婧站在她的面前,恭恭敬敬地开口,“宋轲说这几天上面很严,这件事最好赶紧处理好,否则……”

  “什么?”

  “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温婧的说法十分委婉。

  温卓笑了笑,但笑容有些阴鸷,“当然没有好处,大家相互依靠才是正道,谁想吃独食,不是让大家都不好过?”

  温婧没有接话。

  温卓很快看完,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他冷着脸,半天才开口问了一句,“之前去锦冬豪庭的那些人什么都没有拿到吗?”

  温婧回答道,“他们找了很久,后来去逼我,我也不知道,后来有人来他们就走了,所以,应该是什么都没有拿到的。”

  主要是不知道他们要的是什么东西,所以,她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找到没有。

  但如果找到了,他们也不会还来逼自己了。

  温卓也知道这点,所以,没有更多的问了,而是转了话头,“你说那天去了家里帮你的那个女人是时如坊的老板,你查了她了吗?”

  温婧摇摇头,“查了,但是没有什么有用的,上面好像有意隐瞒,那家店我也查了,没有记录。”

  如果不是突然出现在迷城,还和谢焕瑾有了关联,想来她连查的兴趣都不会有。

  温卓闻言,沉默了一下,然后开口对助理到,“去办理一下手续,我出院。”

  温婧一下露出惊讶的表情,不过很快恢复了正常。

  助理也低下头,“是。”

  一边去办,一边他们已经离开了医院。

  “先回锦冬一趟,然后……”

  温卓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心里想着去拜访一下那位帮他们留下东西的店主。

  当然,前提是东西还在!

  ——

  时如坊关门了。

  方芸之前还没有注意,她学的东西越来越难,用的时间也自然多了起来,为了不浪费时间,她们甚至直接往她房间送饭。

  然后,某天下午她中午会了那种绣法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大门紧闭,上上下下完全看不到一个人的店。

  她看了看时间,下午五点过,怎么没人?

  “净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