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91章,西南之行(3)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113 2020-01-06 10:30:00

  “老人家,这些车子是和我们一样的外地人停的吗?”

  谢九问那个老人。

  老人说着有些蹩脚地国话,也幸得他们经常四处走,还算听得懂。

  老人看了看几人,又看了看他们的车,几乎一样的车,老人还是能分辨的。

  “你们是和他们一路的吧?”

  谢九连连点头,“对对对,就是开着这种车的人,我们是他们的朋友,故意来找他们的,老人家,您知不知道他们往哪儿走了?”

  老人没有太多疑惑,大概还是因为那几辆车。

  本来他们就是从城里唯一的机场出来的,为了节省时间,都不会跑太远去提车。

  而且,这个城市也没有什么好的店,更不要说4S店了,所以,他们去了同一家店也很正常。

  至于这些车,都是那家店里比较好的牌子,性价比也比较高,双方挑中同一款还是正常。

  所以,一切在这种巧合和偶然,让这位老人并没有多想,就告诉了他们。

  “那些人都已经进入七八天了,我们这里离Y国很近,他们走的地方翻过几座山,就能到了,也不知道他们去干什么吗的?”

  老人颇有些自言自语的意思,说完,又对几人道,“你们的车停在这里要收钱的,之前你们那些朋友也要钱的,不然不能停,村子里的人还要用……”

  谢七从皮夹里拿出几张RMB,成功堵了老人的口,并且得到了老人会叮嘱这里的孩子不要刮车的承诺。

  对于他们来说,现在能够花钱解决的事,也不算什么事了。

  五人拿上些装备,向着老人指的路,直接进了山。

  而在他们离开后的十几分钟,又有人进了村子,没有开车,也没有带什么东西,像村子走出门玩的,十分轻松,直接进了山里。

  ——

  温婧收到他们离开的消息是在当天早上。

  那时候他们已经准备吃早餐了,双方也没有多说,报了声平安,就直接挂了电话。

  主要是有谢焕瑾在旁边,王慎之实在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这两人之间的事,或者说温婧对谢焕瑾的事,实在讲不清楚,他夹在中间,不好受。

  而且最近迷城西南路坍塌一事影响太大,温家本来口碑就不好,这下更是受了重创,温家掌权人温卓气得进了医院,如果温婧再离开,温家就连主持大局的人都没了。

  而且,大概来了也是拖后腿。

  温婧的确忙得不可开交。

  西南路坍塌一个地方露出了打量白骨一事,原本已经找了人化验,事实证明那些骨头已经上百年了,和他们温家无关。

  原本以为这样就算完了,最多在工程上吃些亏。

  谁知道有人大半夜进了被围着地方,然后,死在了里面。

  西南路中段被围着的地方。

  迷城jingju,城督府,保安/局……各方都派了人来这里,保安/局

  局/长宋轲更是一得到消息就过来守着了,昨天大早上到现在第二天中午了,就连晚上都没有离开过。

  原本他们想的是可能这里在H国最混乱的时候有过什么战争,这里成了个战场,死了人,就地埋了,所以这次才会坍塌出尸骨来。

  可是现在,是真的死了人。

  两者的性质根本不一样,更何况迷城这段时间又在风口浪尖,上面让来检查的人很快就会到达,到时候处理不好,他们这些人,多多少少都会受波及。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事关了己,肯定一个个都急了。

  “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进来的,不是说都封了吗?”

  宋轲一张微微发福的脸上带着一夜未睡还担忧的疲倦,眼底也有些青黑色。

  整个路段已经被围上了警戒线,他们也让人去引走了那些居民,所以,这时候还在四周的居民并不多,基本上都是他们几家的人。

  保安局不是第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但宋轲的确是他们这些人中第一个来的。

  本来这件事就已经脱离了jingju,是又由他们保安/局负责的,现在又出了事,宋轲比其他人还要急。

  下面的人也有些战战兢兢地样子。

  决策下来了,他们却发生了失误,的确是他们的事。

  “已经在排查了,但迷城外来人口本来就多,两人身上又没有能够证明身份的东西,加上面容被毁,不说其他城市,就是迷城也要排查一段时间。”

  他没有把话说完。

  H城人口众多,如果没有人来上报人口失踪,迷城的人口系统查不到他们,加上两人的容貌和指纹全部被毁了,找起来绝对不是一个小工程。

  “都已经过了二十四小时了,还没有人来上报吗?”

  下面的人摇头,“没有。”

  宋轲愁得厉害。

  旁边的秘书跟着,脸上也带着疲倦,到还是先安慰了人,“宋局,这人一时半会儿也查不出来,要不您先回去休息,您这都一天没睡了,如果累坏了身体反而得不偿失,这里这么多人看着,不会出乱子的。”

  宋轲就差没有直接骂了,“不会出乱子?要是真的不会出乱子现在能够弄出这么多事来吗?尸检结果呢?人没查出来尸检结果有了吗?”

  另一方的人上前来,手里拿着一份材料。

  “宋局,尸检报告都在上面了,死者两人,一男一女,男的骨龄二十七,女的二十二,DNA检测应该是近亲,有可能是兄妹,两人的死因和死亡时间上面都有,宋局,您先看看吧。”

  说到后面,那人显然有些不想说了。

  宋轲看了他一眼,尸体是他看着“捡”的,什么造型他也清楚,这人的反应,在他预料之中。

  他接过文件,才是翻看起来。

  ——

  下午四点,温婧再次被请了过去。

  上次还是跟着她的父亲温卓一起,现在温卓住院,她就只能自己过去了。

  当然,后面跟着秘书助理之类的人。

  进了里面,宋轲坐在沙发上,显然等待已久。

  “温小姐。”

  “宋叔叔”

  宋轲看着她,有些忌讳莫深道,“这里是公家场所,温小姐称我宋/局吧。”

  温婧也没有多想,对答如流改了,“宋/局。”

  宋轲点点头,“你父亲还好吗?”

  “已经脱离了危险期,只是还在修养,劳宋/局挂念家父了。”

  两人客气几句,很快摆出了公事公办的样子。

  “温小姐,你们温家和西南路出事的那一段有渊源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