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87章,王恒之出事(3)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128 2020-01-04 10:00:00

  “行,我上去等他。”

  谢七点点头,带着人上了楼。

  大厅里面男男女女正在狂欢,灯红酒绿,纸迷金醉,一片喧嚣热闹。

  王慎之虽然比起那些纨绔子弟来还算洁身自好,但这种场所,他不可能拒绝的了。

  所以,也还算习惯。

  清夜是迷城有名的会所。

  白天是清吧,清到有时候甚至能看到有学生来这里写作业。

  但到了晚上,这里就是那些男女释放本性的地方。

  金钱,烟酒,性/yu,繁华之下的,是糜烂恶心。

  但是很多都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情我愿,也评断不了什么。

  两人一路上去,坐的是专属电梯,所以,没有那些奇奇怪怪的味道。

  电梯直上顶楼,那里才是他们的场所。

  楼层与墙壁阻隔了下面的声音和场景,顶楼安安静静,没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和事,和下面俨然成了两个世界。

  站在顶楼看着不远处的城内河,河景十分美丽,风吹过来也十分舒服。

  王慎之站了一会儿,竟然有心情开起了玩笑,“这里和傅盛的龙城相比,最好的就是风水。”

  谢七:“……”

  他记得王家去挖人家坟的是王三少不是他,风水?这王大少不是被王三少带歪了吧。

  谢七担心着别人,又想起了他们爷。

  根据他们查到的东西,那什么店主也是个……风水大师。

  不然怎么会送他们爷所谓的平安符?最重要的是,还是真的!

  车祸的事他们查了,虽然幕后之人还没有揪出来,可是,那些人想要置他们爷于死地的目的他们还是查出来了。

  车差点撞成了渣,人却连轻微脑震荡都算不上。

  不是有问题是什么?

  他们可不会相信什么运气。

  毕竟……讲真的他们爷的运气好像并不怎么好的样子。

  “他什么时候来?”

  “应该快了。”

  话音落下,电梯到了的声音响起。

  “叮……”

  声音停下,电梯门爷打开了。

  两个穿着和谢七同款黑色衣服的人推着一个两个男人出来,最后面是谢九和谢焕瑾。

  看到谢焕瑾从里面出来,王慎之立刻迎了上去,正要准备开口问。

  “你急得连鞋都顾不上穿我能理解,可是你能穿一个颜色正常点的吗?”

  略带讽刺的声音,让王慎之瞬间傻了眼。

  其他人则是下意识看向王慎之的脚。

  一双拖鞋,粉色的。

  粉色的……

  “哈哈哈……哈哈……”

  谢九第一个笑了出来,旁边的两人也有些忍不住。

  “王大少,你这鞋……哪买的?我也去……”

  “去什么!”

  谢九立马收声。

  “行了,先进去。”

  王慎之生无可恋地跟着几人进了房间。

  同时,在心里给他那个好妹妹记了一笔。

  他们带来的两个人,一个没露过脸,另一个……不是当初买无耳盘的那个周先生又是谁?

  不过这两人,王慎之都不认识。

  一群人进了房间,灯是自动的,照着不明不暗,很舒服。

  那两人推搡着周先生和那人坐下,一左一右守着。

  谢焕瑾和王慎之则是在他们对面坐下,谢七和谢九站在谢焕瑾的身后。

  “左边这个是王三店里的人,平时知道的比较多,右边这个……应该就是他会出去的罪魁祸首了。”

  王慎之先看着那个“伙计”,问到,“你都知道些什么?”

  那人既然能够得到王恒之的重用,肯定是忠于王恒之的。

  只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所以他们才一路押着。

  这会儿听他问了,立刻焦急地问到,“是不是老板出事了?”

  王慎之还没有回答,那人就接着道,“我就知道会出事,我都劝老板说那里不能去,可是拗不过老板,他非要去,我……”

  “哪里为什么不能去?你都知道些什么?”

  那人看了看他。

  自家老板的亲哥哥,他还是认识的。

  他也担心王慎之,所以并没有隐瞒的意思。

  “前段时间,老板不知道从哪里收进来一个大概是西周时期的无耳盘,原本是准备明年拿到K国去参加一个古董鉴赏大会,可是,我们在清理的时候,发现了那个无耳盘上面还有东西,老板根据上面的东西找到了一个地方,他怀疑那是一个古墓,就说要去看。”

  那人停了一下,有些害怕地看了看谢焕瑾。

  后者面无表情,甚至毫不在意。

  “无耳盘和我……我祖上有些渊源,我知道那东西邪气的很,就告诉老板不能去,可是老板不听,联系好了那边的人,就带着人过去了,我因为……因为我媳妇这两天要生了,老板让我留下来,照顾她也照看着店里,所以我……”

  “他哪天过去的?”

  “十六号去的,今天……今天二十四,去了七八天了。”

  从这里到西南,照王恒之的性子肯定不会坐车,毕竟浪费时间还受罪。

  坐飞机的话,也就是说他们当天就到了。

  剩下的这六七天,也许花了时间找人,然后去古墓……

  再怎么算,他们也至少进去三四天了。

  “他去了以后和你联系过吗?”

  那人连连摇头,“我们都有规矩,下去的时候同行的人不让联系。”

  怕别人截胡。

  这一问,具体的他们也差不多都知道了。

  剩下的一个……

  “他是谁?”

  王慎之一边问,一边看着周先生。

  好像还有些眼熟

  伙计摇了摇头,“我不……不认识。”

  嗯?

  王慎之将目光看向了谢焕瑾。

  后者头也每抬,“那东西最开始就是从他那里来的。”

  周先生一听,立刻想要澄清自己。

  “谢先生,王先生,东西我之前就已经卖给时如坊了,后面是王三少自己去和时如坊老板谈的,不关我的事啊!”

  现在坐着的这两个人,别说他现在什么都不是,就算当初还是公司老板的时候,也根本惹不起。

  现在一无所有了,更加不敢惹上了。

  所以,听到谢焕瑾说,他第一反应就是推脱。

  而且他也没有说错,东西他本来就不是卖给王恒之的,只是之前王恒说了他要,他就应了。

  后来他妻子在医院等着用钱,他哪里还能等。

  东西卖了出去,本来他就不打算管的,谁知道王恒之还真的来杠上了,又从人家手里买过来。

  虽然他当时告诉了王恒之的行为不道义,可王家他惹不起,更何况还有个谢家。

  他忙着推脱,王慎之则是有些惊讶。

  “时如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