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84章,打消怀疑?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211 2020-01-02 20:00:00

  “只是看你神色推出来的,我不会你所谓的读心术。”

  方芸:“……”

  天呢?

  天被你聊死了。

  “店主,那天苏……苏小姐找你问西南路的事,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殷离抬头看了她一眼,慢慢放下了碗筷,似乎是不打算继续吃了。

  “的确知道些。”

  只是绕进去的东西有些多,她一时间也说不准。

  殷离没有说下半句,方芸便以为她是真的知道什么内幕,一听就凑了过来。

  “店主店主,,那你可以告诉我吗?”

  她一张与进来之时完全不同的素净小脸上,写满了好奇。

  可惜求知欲在殷离这儿不管用,她正想着怎么回绝的时候,尚织就出现在了门口。

  “方芸,你在干什么?”

  严厉却不同于撒泼的声音让方芸下意识抬头。

  尚织从餐厅门口进来,一脸不悦地看着她。

  脸上带着她想不起针法来的时候不悦地表情,让方芸瞬间惊起。

  “老……老师。”

  尚织走了过来,看着她面前散落的筷子,碗里因为刚才走神被扒拉得乱七八糟的吃食,脸上的表情更加不悦。

  方芸也延着她的视线看到了自己面前的东西。

  “食晌之礼你都学到何处去了!”

  方芸:“……”

  “不想吃回房将这段抄写十遍再下来。”

  方芸这下不是无语了。

  她猛然抬起头,脸上表情万般变换,最后成了可怜兮兮的样子。

  来到这里,除了绣艺,除了那些古书上的礼仪,她还学到了一项。

  书法。

  虽然现在她软趴趴的软笔字还谈不上书法,但显然,活到二十岁,方芸这是第一次练习这些。

  方家虽然也是迷城前八大家族之一,但当年她父亲的父母,也就是她的爷爷奶奶都走得早,没了老人的管制,她根本不会去学这些。

  反而是来了这里。

  《礼记》这种书,愣是给抄的都差不多能记下了。

  她这个老师,外貌和心里年龄是不能一起算的。

  “还不快去?”

  “……是。”

  再怎么不情不愿,方芸却还是站了起来,将自己的碗随便收了一下,然后出去。

  连着收拾碗筷的时间,已经足够尚织在另外一个位置坐下来,并给自己盛了一碗粥。

  方芸心底闪过什么,可还没有抓住,就一闪而过了。

  走出餐厅之前,看到的是尚织用勺子舀起一勺子粥,慢慢放进嘴里的一幕。

  下一刻,墙壁已经挡住了她的视线。

  还是觉得不对劲。

  可是,她想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想到那里不对劲。

  方芸压下心里的怪异感,慢慢走过来,上了楼。

  餐厅里。

  脚步声慢慢远去,踏上楼梯,渐渐没了声。

  尚织保持着那个动作,直到彻底没了声音,才放下了那个勺子,勺子里,是根本没有吃过的粥。

  殷离见怪不怪。

  “她怀疑你了。”

  不是疑问,反而有些理所当然。

  “可见办女学,男女同等,还是有些用处的,那时候奉着女子无才便是德的那些世家小姐,这个样子的,我还少见。”

  “何时开始的?”

  尚织推开面前的碗,淡声道,“那日她回来,我在壁画中出来,撞上了。”

  “她当时没问?”

  “大抵是吓到了,我又糊弄了几句,便没有多问。”

  她还来不及回去,她就走了过来。

  一时间除了糊弄,她也没有别的办法。

  殷离倒是没有开口责怪的意思。

  “她的确聪明,日后还是小心一些,时如坊比不得其他地方,虽然我也和上面谈过了,但毕竟能理解的只有几人,若是真的有什么东西传了出去,这里又不是千百年前渊明公桃花源里三代过而不知世的地方,这里的东西,如果有心,不消半个时辰能传遍全世界,着实危险。”

  殷离难得一口气说这么多话。

  尚织点头,“我自知晓,以后会小心的。”

  说完,又轻声笑了笑,“说起来若不是昨日她起心想要试探我,我也未必能够遇到青丘狐,知晓那件事。”

  尚织对方芸那些看似不经意的小心思,自然是明白得很。

  只是,堵不如疏。

  与其让她一直心有疑虑,不如找些理由让她先否认自己。

  所以,当方芸提出如果自己两天学会新的绣法,就答应和她一起出去的时候,尚织虽然有迟疑,但最后还是同意了。

  只是一到那个地方就遇到了青丘狐,尚织便不想附和她了。

  正想着怎么脱身过去,宋家母女就过来了。

  这也正好给了尚织动手的时机。

  用些手段迷惑宋夫人,一切让宋夫人开口。

  虽然在茶馆里面出去的时候肯定引起了她的怀疑,可她一来就找了殷离,她最多能想到的就是她们店里有什么事,而这件事她不能知道。

  这里再怎么还是家店,方芸本来就是商人之女,当然也知道一些行商之道,这种事,她问了显然不对。

  这两方各想各的,也算巧合,那点疑虑就没了。

  至于剩下的,刚才吃东西这一幕显然也能打消不少。

  “应该是误打误撞吧。”

  殷离轻声念了一句。

  尚织没有听清楚,也没有问,“店主,那件事你现在可有对策?”

  殷离摇摇头。

  尚织道,“原本以为不过一套亡人装,牵扯进来的也不过百年前一些恩怨,谁知道其中竟牵扯出了青丘狐,也确实不好处理。”

  “不只他们。”

  “什么?”尚织被殷离的话弄得有些蒙。

  “我昨日在温家遇上了兰陵萧氏的人,那畜生故事里的公子,只怕来历不凡。”

  尚织的神色变了变,“兰陵萧氏?两朝天子,九朝宰相,一门三卿那个萧氏?”

  不像在问,但后面她的声音更像疑惑了。

  毕竟萧家……

  “店主,你确定是萧家人?”

  “萧夙带出来的人什么性子我还算了解,不会认错。”

  “萧家……青丘狐。”

  尚织带着些迷茫。如果只是萧家和青丘狐之间的事,她们大可以什么都不管,反正扯不到时如坊头上。

  可是处在这两者之间的,是迷城两个不可忽视的家族,温家和杨家。

  同处于迷城八大家族之一,温家和杨家在这里再怎么不显,如果动了根,对这里,乃至外面很多人的影响都是很大的。

  而且……

  不是她自私,这件事,本来就不应该扯上那些人。

  “如果不是他们对那里的东西动手,这些事未必会发生,说起来谈不上谁无辜。”

  尚织赞同她的说法。

  但对于现在的事,只能说理解和接受真的是两回事。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了。

  说到底,无论是现在这样,还是以后再发生些什么,和时如坊,终究没有多大关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