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80章,送酒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130 2019-12-31 20:00:00

  锦冬豪庭。

  迷城众多住宅区之一。

  天成集团几年前的工程,主打豪华别墅。

  同时,也是天成集团最赚钱的项目之一。

  因为这里,是众多影视节目取景甚至作为基地的地方。

  温家在这片别墅区建成没多久,就举家搬了过来,现在留在老宅的,也只有一些定时打扫的人和一些温家的老人了。

  锦冬豪庭并不在迷城的主城区。

  但是,凭借着四周比主城区好了不知多少倍的地理环境,这里,聚集了不少迷城的大商人。

  苏棠对整个迷城都十分熟悉。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殷离既然选择了她,也没有过怀疑。

  苏棠载着他们,朝着锦冬豪庭过去。

  ——

  同时,正准备关门的时如坊,再次迎来了并不算友好的客人。

  一群人从车上下来,手里还拿着一些破坏性的武器,杀气腾腾地进了时如坊。

  只是进去的的时候,时如坊里面并没有人。

  她们离开的时候没有提醒关门,其他人也都没有注意。

  毕竟这里的冷清程度,也难以让人进来。

  即便,它在这个地方。

  那些人进来的的时候看到里面没有人,还被吓了一跳。

  “怎么没人?”

  那些人四处看了看,的确没人。

  “是不是有什么陷阱?”

  “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陷阱?是被我们吓到了,跑去躲起来了吧。”

  “她们没人怎么办?”

  “管它有没有人,我们的目的就是砸了这里而已,动手!”

  说着喊到,手里的铁棍子直接砸到了大堂里面的一张桌子上。

  “当……”

  猝不及防。

  刺耳的回声在时如坊大堂里面响了起来,如同古时候撞钟,声音振聋发聩。

  那些人一下没有注意,被声音一震,差点直接给震晕了。

  回声还在响,上面的房间就打开了好几个。

  净善和一些白衣女生走了出来,看到下面被声音震到了的人,冷眼相待。

  尚织的房门也打开了,方芸正站在上面看着他们。

  其他人还没有开口,方芸就怒声道,“你们是什么人?居然敢跑到时如坊来闹事?”

  那些人慢慢回过神来,虽然有人已经被震得像是聋了,但气势还是要的。

  “我们就是来闹事的,既然来了又有什么敢不敢?快叫你们店主出来!”

  这般行径,不用说净善也知道是什么人。

  真是不长记性!

  她心里冷哼一声,对着那些白衣女生喊到,“直接打残了扔出去。”

  说着,带头从上面跳了下来。

  正准备亮出身份唬人的方芸:“……”

  因为被震到手里的棍子都拿不住的闹事者:“……”

  他们大概是想跑的,只是净善并没有给他们机会的打算。

  一群白衣飘飘,如同武侠小说里面的小龙女一样的姑娘们,动起手来也果然和小龙女一般,一点也不留情,很快将一群人打躺了。

  净善看着那些人,冷声道,“上次饶你们一次,没想到这般不长记性,果然贼心不死,回去告诉你们后面的人,强买强卖的东西我们时如坊不收,让他别在白费心机,事不过三,再有下次我时如坊必然追究到底!”

  一群什么都不知道的闹事者:“……”

  “扔出去!”

  “是。”

  一群已经躺在了地上的闹事者:“……”

  尽管他们用自认为很可怜的目光看着那些白衣飘飘的小仙女们,小仙女们还是很快将人扔了出去。

  外面虽然没多少人,但他们的惨状还是被人看到了。

  更何况,教唆之人还在外面。

  不过净善也没有亲自过去警告的意思。

  反正怎么做是他们的选择,如果再有下次,时如坊即便动手给他们些教训,也不算过分。

  那些人被扔出去,好不凄惨地爬起来,过去找自己的买主。

  净善刚刚平复了心情,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外面就又来人了。

  她还以为是那些人卷土重来,正准备再打一次,没想到出来看到的,却是一群送酒的人。

  那些白衣女生站在下面,有些防备地看着手里抱着酒坛子的那些人。

  送酒过来还被当做贼的谢九:“……”

  “我家少爷是你们店主的朋友,偶然间得了几坛好酒特意送过来给殷小姐的,不是来闹事的。”

  刚才他们一下车,就看到这些“柔弱”的姑娘们,将那些壮汉扔了出来的场景。

  原本打算做些什么的谢九,顿时歇了心思。

  虽然他也自认为手脚功夫不错,可是,在这里动作轻飘飘力量能打死人的小姐姐面前,他有些不敢造次。

  原本还想着这里的姑娘最漂亮,什么时候给那群单身狗兄弟介绍一下,让他们脱单。

  现在想想,单身其实挺好的,至少不用担心时不时被打一顿。

  “让他们进来。”

  净善的声音响起,那些姑娘愣了一下,然后让了路。

  净善也从上面下来了。

  不过这次,没有再用飞下来那一招。

  毕竟怕吓到人。

  那些女生一个表情,嗯……面无表情。

  每个人脸上都是一个样子,美则美矣,却没有半点烟火气。

  “是友非敌,你们回去吧。”

  那些白衣女生闻言,福身行礼,然后退了回去。

  净善上前去,正想要说什么,谢九就有些怂的往后推了推。

  “能请店主下来吗?我们少爷在外面。”

  净善:“……抱歉,今日店主有事出去了。”

  谢九:“……”

  又出去了?

  这么巧?

  谢九脸上的表情几番转变,最后成了……怀疑。

  只是他也知道,她们说不在,要么是真的不在,要么就是她不想见他们少爷。

  无论是哪一种,都不是他能够说的。

  所以,谢九将自己手里的酒递了过去,“这是我们少爷特意买来送给殷小姐的,我们少爷还在外面,我先让少爷进来。”

  到底怎么样,还得问爷。

  净善本来就存了心思,现在自然也不会拒绝。

  她接过那只看上去有些年头的酒坛子,点了点头。

  谢九退了出去。

  过了一会了两人一起进来的时候,净善已经将那酒坛子放在刚才被打的那张桌子上面了。

  桌子看上去十分普通,上面有些老旧的划痕,颜色也是暗暗沉沉的,看起来用了很多年了。

  至于刚才敲出来的声音……

  净善目光晦涩地看了看大堂里面的某个格子。

  那格子里面放着的,是一个小小的钟。

  “净善小姐。”

  净善福身行礼,“谢先生。”

  “殷离她……不在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