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75章,流言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116 2019-12-26 20:30:00

  “连续塌了一座桥一条路,现在天成集团董事长还没被请去/喝茶,要说没有内幕都没有人相信。”

  “我们还要在外面住多久?西南路什么时候才能安全?”

  “天成集团豆腐渣/工程,害了这么多人还没有被/抓,本来就有内幕。”

  “guan商勾结,拿了钱不好好修,现在出了事还没被/抓,不知道里面还有多少内幕……”

  “……”

  除了这种怀疑,恶意猜测,乘机踩人的言论,当然也还有一些相对中立的。

  “西南路修了都有好几年了,以前连裂口都没有过,一下塌成这样,应该不是工程质量的问题吧?”

  “一群人无脑跟风,西南路塌出来的钢筋混凝土哪里像豆腐渣/工程,什么都不知道就去喷别人,活得真容易啊。”

  “现在迷城城督口碑一直都很好,对下面的人也很严,真有这种事肯定早就被……”

  “……”

  虽然有人说好话,也有比较乐观的分析,但更多的,还是那些人的流言蜚语。

  甚至有人说了公道话还会被喷。

  只是白骨那件事,目前还没有什么消息。

  男人看了一会儿,神色愤怒地翻了回来,拨出了一个电话。

  对面的人很快接通。

  “不是说了让你们有点苗头都给我压下去,你们干什么吃的!”

  对面的人诚惶诚恐。

  “宋/局,不是我们没压,本来这件事看到的人就多,而且迷城什么状况您又不是不知道,那些人见着这些富商,谁不是尽想着黑?我们根本压不住啊!”

  迷城本来贫富/差距就大的厉害,可以说穷人水深火热富人人间天堂都不夸张,这件事在下面骂的,大部分就是那些平民。

  毕竟仇富这种事,在迷城本来就不少见。

  甚至还有人把仇富当做行侠仗义去做。

  但是他们没有想过,很多东西和他们看到的根本不一样,所谓的眼见为实,有时候也只是断章取义。

  被称为“宋/局”的男人闻言,脸上的怒意更甚,“那些人跟风乱说你们不会禁啊!这么长时间你们干什么吃的,赶紧给我全部封了上面正说着要过来检查,后面再传出什么风言风语来,你们就等着回家喝西北风去吧。”

  说完,一下将电话挂了,手机也给扔在了沙发上。

  新闻还在放着这件事,声音有些吵。

  男人看了一会儿,又把手机拿了起来,拨通了另一个电话。

  这次的人过了很久才接通电话。

  “查到了吗?”

  对面声音带着疲倦,“完全无迹可寻,迷城百年前什么情况老宋你也清楚,那些事连个记录都没有,一下塌出这么多人骨头来,根本查不到。”

  “走访呢?迷城以前也有人的,那些上了年纪的,这种事又不是一个两个,怎么会一点线索都没有?”

  “我已经让人去查了,依你你说的找那些人问,可是现在还没有消息,我这忙了一天一夜了,实在累的很,有消息了我会立刻通知你……”

  那些白骨所在的位置是西南路。

  迷城本来就在H国的南方,南方的西南方向,整体就是在西南。

  那些东西,说早不早说晚不晚,检测出来就是接近一百年以前的人。

  那段时间H国处于什么境地全世界都知道。

  只是这件事没有查出来之前,如果直接透露出去,那些民众指不定又编出什么故事来。

  这才是宋毅最为难的地方。

  迷城贫富/差距实在太大,那些上流社会不愿意多给下层的人一点好处,恨不得压榨到死。

  同样,下层那些人也是,一有机会就恨不得立刻将一些家族拉下马。

  这种矛盾,在迷城比在世界任何一座城市都要严重。

  而这件事的主人公,温家,本来在那些人里的口碑就差。

  如果不是这件事的确和温家扯不上什么关系,宋毅都有些想着,干脆让温家就这样完了好了。

  可是再怎么说,人家毕竟还是合法商人,他们也要按falv来。

  想着,宋毅头就疼的厉害。

  ——

  方芸和方煜去医院看了温家家主温卓,回来以后方芸也没有在外面多待,就回了时如坊。

  回去的时候,她们的搬酒大业还没有完。

  方芸看到那些数不胜数的坛子,酒壶,差点惊掉了下巴。

  “净善,净善,这些都是酒啊!”

  这么多,她们这是要改行卖酒了吗?

  净善一看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这些都是店主的酒,昨天被惜曦喝了些,店主生气了。让我们重新安置一下。”

  方芸蒙了一下。

  生气?

  那个女人会生气吗?

  方芸有些怀疑,毕竟从来看她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什么时候还会生气了?

  “店主爱酒如命,如果不是……算了,你用早膳了没有?餐厅里还有吃的,如果没有自己去吃。”

  净善话题转变得毫无破绽。

  只是方芸的重点正好在上面,直接就抓住了。

  “如果不是什么?”

  她刚才显然想说的是别的。

  净善摇摇头,“没什么。”

  如果不是惜曦的母亲和主人有些交情,只怕主人现在已经打死她了。

  方芸见她不想说,心里的疑惑更重了。

  “我已经吃过早餐了,那我先上去了,你们忙。”

  净善点点头。

  方芸心里满是疑虑地慢慢上了楼。

  如果不是什么?

  净善之前想说什么?

  方芸想不清楚。

  这里的人真的越来越奇怪了。

  那个南依,她已经有好几天没看到她了。

  “真是奇怪。”

  方芸嘀咕着,打开了尚织的房门。

  只是,没人。

  方芸也没有在意,毕竟房间这么大,一下看不到人也正常。

  所以,方芸又往里面走了几步。

  “老师。”

  没人。

  绕过了古典的屏风,依然没有看到人,方芸心里就有些奇怪了。

  “老师。”

  方芸喊了两声,还是没人。

  “怎么不在里面?”

  方芸心里有些疑惑。

  所以,她走出来想要问问她们。

  方芸想着,转过去朝着门口了过去。

  “回来了。”

  竖着的声音响起,给方芸带来的的,不是惊喜而是惊吓。

  她有些僵硬地转了回来,尚织正站在窗前那副画的前面,有些疑惑地看着她。

  “你怎么了?”

  方芸头脑里一片空白。

  刚才明明……

  “你是身体不舒服吗?”

  方芸抬头,尚织看着她,神色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老师,你……一直在这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