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74章,助攻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183 2019-12-26 10:00:00

  谢焕瑾自己开着车,一路狂飙。

  问什么西南路?他就是想要来看看她而已。

  只是,她的反应……

  谢焕瑾觉得自己离她越来越远了。

  一开始每天追着的时候,还能多说两句话。

  今天,又回到了最初的陌生。

  尽管看到她的时候,他还是会心跳加速,还是会忍不住想要和她说话。

  谢焕瑾放慢了车速,一手掌控这方向盘,一手放到身前心脏的位置。

  即便刚才在飙车,现在那里也没有什么剧烈的跳动。

  离开她,他感觉自己就是一个被设定了转速的机器,心脏的每一次跳动,都平稳得厉害,甚至毫无波澜。

  谢焕瑾人生二十八年以来,第一次因为一个女人,或者说一个人心动。

  但的确如同傅盛所说。

  那人对他,并没有感觉。

  她比他理智。

  这才是谢焕瑾失落的原因。

  因为理智,她能对他动心的可能性很小。

  而且,她曾经开诚布公地告诉了自己,不会对他动心。

  就像在说天气不错一样。

  毫无波澜。

  谢焕瑾怀疑她可能和自己一样,不会心动。

  她成了自己特殊的存在,而自己,未必是她的那个存在。

  有些难过。

  不过,如果真的是唯一,他不介意强取豪夺!

  毕竟没有争取过,怎么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得到呢?

  ——

  也正是因为这个,第二天,时如坊的人一大早就发现,之前那个常来的人又来了。

  她们都不怎么认识人,而且也不算时如坊比较厉害的几个人,所以,很快有人去找了净善。

  净善因为昨天的事对他印象颇深。

  毕竟也是这么多年她的印象里面,能够以那种语气和自家主人说话的男子。

  重点是男子。

  时如坊快要换主人了。

  她们都知道。

  几十年光阴于常人是一生,于主人却不过是漫漫岁月里面不起眼的一段。

  她记得的不多,有一点记得深刻的,主人很孤独。

  她的记忆常常被时间洗去,可主人不行。

  她要记着那些事,否则就是失责。

  一个人记着上千年的回忆,大千世界踽踽独行或茕茕孑立,人生从未泛起波澜。

  她希望有一个例外。

  “谢先生。”

  “你们店主在吗?”

  “在的。”净善点点头。

  谢焕瑾闻言,表情有些激动准备往里面走。

  “谢先生。”

  净善语气轻缓,“店主昨天因珍藏的酒被惜曦喝了,心情不佳,迁怒了你们,还请谢先生不要将此事放在心上。”

  谢焕瑾扯起一个笑容,“我不会的。”

  净善点点头,“谢先生,店主现在还没有起来,而且……店主爱酒如命,这件事只怕店主一时间难以忘怀,所以,近日谢先生还是不要来打扰了。”

  谢焕瑾看着她。

  话中有话。

  谢焕瑾能听出来,只是她想说什么,谢焕瑾觉得有些难猜。

  明确的,是现在她不想见人。

  至于不明确的,谢焕瑾决定回去仔细猜一下。

  “那我今日就不打扰了。”

  净善将人送了出去。

  时如坊里的人来来往往,忙着搬东西。

  至于罪魁祸首,当然是楼上那个偷喝了酒现在还烂醉如泥的惜曦。

  殷离嗜酒如命,虽然少饮,但对酒的执着,从她们搬过来的时候被别人误以为是要开酒馆或者酒吧这件事上,就能够看出来了。

  惜曦动了她的酒,第二天她就让她们重新规划这里,她要把那些酒锁起来。

  毕竟惜曦还不知要在这里住多久。

  万一那天又去动她的酒,净善怀疑主人会忍不住杀人。

  净善走了过去,看着她们将一些古董搬出来,然后把酒搬进去。

  “小心些,别把酒摔了。”

  那些人纷纷点头称是。

  也幸好她们都不是一般人。

  否则……

  古董都不怕摔,居然担心几壶酒。

  ——

  谢焕瑾在车上想着净善的话。

  她话里有话,是想对他说什么,只是又不想点得太明显。

  她在提醒自己什么呢?

  谢焕瑾有些蒙。

  主要是没有和女生打过交道,谢焕瑾表示有些不懂她的暗示。

  蒙……

  ——

  南桥坍塌还没有处理完,接着又是西南路。

  上面一群人瞬间忙了起来。

  南桥稍微好点,毕竟只是一座桥,除了第一天有些伤亡,后面处理好了,该送医院的也送了,就算解决了民众这一点。

  西南路就难搞了。

  长达几公里的路一下坍塌了,路的两侧还是迷城不少居民区。

  人口数量多,财产性的设施也不少。

  虽然刚刚塌下去的时候没有什么人死亡,可后面再怎么小心,还是有人抢救无效死了。

  现在整个西南路沿路的人基本上都撤了出来,没有损坏或者损坏不严重额的一些车辆也慢慢被拖了出来。

  当然,伤亡也好,财产损失也好,现在最让他们头疼的,是里面塌出来的的那些尸骨。

  虽然上面三缄其口,但还是有些照片被传了出去,然后,各种传闻满天飞。

  如果是有专业知识的,那些东西肯定一眼就能看出来不是近期的,可是,普通群众可看不出来。

  网络上网jing每天四处封,可比起那些数量庞大的群众来,根本不够看。

  而且其中还有人推波助澜。

  如果不是迷城近几年的上层还算有作为,只怕现在都要惊动上面了。

  只是,这样的传播,恐怕也用不了多久。

  迷城某guanyuan住宅区。

  在迷城并不起眼的庄园里面,西装革履的男人正看着电视上的新闻。

  迷城这两天,基本上所有的节目都被这件事压下去了。

  定时新闻/直播在说的,也是这件事。

  “……南桥坍塌第四天,西南路坍塌第三天,消防工作仍然在继续,已经有大量伤者被送往医院救治,我们相信,这次事故很快就能得到解决,在此,我们也希望广大群众能够相信我们消防人员,相信zhengfu,不要在网络上散播流言蜚语,对shehui治/安稳定造成……”

  新闻/电视台肯定不会说那些不好的东西。

  男人一边看,一边拿过了手机。

  上面的东西,也是关于这件事的各种传闻。

  只是,风向和这些显然有很大的差距。

  男人翻了一会儿,目光停在一个名为“天成集团内幕”的帖子上。

  点开。

  里面是各种关于天成集团的“黑料”。

  从天成集团的主东家温家的发家史,到这次坍塌事件,从一些拖欠工人工资的事,到天成集团承包guojia工程的“内幕。”

  说的,不可谓不大胆。

  下面,也是各种猜测评论。

  “连续塌了一座桥一条路,现在天成集团董事长还没被请去/喝茶,要说没有内幕都没有人相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