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72章,白骨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186 2019-12-24 20:00:00

  “看过新闻了吧?”

  方芸点点头。

  来的时候已经翻了一遍。

  只是上面基本上都是些guanfang说法。

  什么近海发生轻微海/啸,引起地动。

  迷城近海,发生的大海/啸都不知道有多少,轻微海/啸引发地zhen,他们骗鬼呢?

  方煜很准确读出了自家妹妹眼里的吐槽。

  “这件事我也不好给你说,本身我们和天成的合作也不算多,加上西南路也不是我们合作期间修的,所以对我们方家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我原本也不打算管的。”

  “然后呢?”

  原本不打算,现在应该有打算把。

  方煜:“……”

  一个人太过于被另一个人了解,也不是什么好事。

  方煜微微沉默了片刻,然后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打开,翻出一张图片,然后递给了方芸。

  方芸有些疑惑地接过来,低头。

  “啊!”

  手机被方芸扔了出去,掉在对面方煜的沙发上,然后又掉下来。

  方煜:“……”

  方煜还没有说话,方芸就开始吼叫起来,“你吓我干嘛!”

  方煜将手机捡起来,沉着眸子看上面的图片。

  那张照片里,光线暗沉,但也能看到白骨累累。

  突然看到这样的照片,也不怪方芸被吓到了。

  “这里面的的东西,是西南路坍塌的时候露出来的。”

  “啊!”方芸的表情不可谓不惊讶。

  然后,来了一句颇为无脑地结论。

  “这些人是温家杀的?”

  方煜看了她一眼。

  刚刚才觉得她聪明了一些,还好没有夸出去,否则这会儿他该想着怎么收回来了。

  “不是,这张图是我在里面的朋友私下发给我的,这些尸骨都是几百年的老古董了,怎么可能是温家做的?”

  方芸闻言,点了点头。

  “那这些东西怎么来的你知道吗?”

  方煜看了她一眼,神情不言而喻。

  “你哥我是商人,不是jingcha,也不是什么考古学家。”

  他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东西怎么来的?

  只是不管怎么来的,现在温家肯定都不好过了。

  “哥,那温家……”

  温家毕竟还是和他们有合作的,如果真的不管不问,就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了。

  “前两天南桥也塌了,温家主生病住院了。”

  对此方芸显然不怎么惊讶。

  南桥也在这两天的新闻里。

  一座桥一条路,在迷城的作用都不小。

  更重要的,这两个地方,都是温家名下的天成集团承建的。

  现在连续都塌了,温家可谓是被送到了风口浪尖上。

  无论是上面还是平民百姓,现在都在看着温家会怎么样。

  这些工程都不是私人的,而是天成集团和zhengfu的合作。

  如果是别的还可能用些手段糊弄过去,可这件事,肯定不能和别的一起算。

  而且,西南路坍塌还塌出了白骨。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上面压得再好,现在知道的人只怕都不少了。

  至于媒体或者那些人会怎么揣测和传播,那就不是他们能管的了。

  “哥,你去医院看过温叔叔了吗?”

  方煜摇了摇头,“这两天有些忙,还没去。”

  “那我们晚上一起去医院看看吧。”

  方煜看着她。

  知道现在将人撵回去是行不通了,所以,方煜同意了。

  “嗯,晚上我早点回去,你有些时间没回家了,先回去收拾一下,换好衣服,我下班了去接你。”

  达成一致,方芸便回了方家。

  ——

  苏棠在时如坊待到了下午。

  在殷离的房间差不多待了两个小时,没人知道殷离说了什么,但她离开的时候,神色奇奇怪怪的

  净善送她出去,她都还不对劲。

  净善叮嘱了一声“一路小心。”她也像没有听到似的,自顾自上了车。

  净善回来,心里也出来了。

  “店主。”

  “嗯。”

  “店主,我刚才看苏小姐神色有些不对劲,她不会出事吧?”

  “没事的。”殷离似乎也有些走神,“惜曦呢?”

  净善愣了一下,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

  “她好像还在那里面。”

  她指着的,正是之前殷离指的那个房间。

  “去把她带出来吧。”

  “是。”

  净善没有什么疑惑的地方,慢慢走了进去。

  一分钟后,净善从里面出来。

  “店主,没人。”

  殷离愣了愣,“没人?她没在里面?”

  净善点了点头,又去旁边的房间,往里面看了看。

  还是没人。

  净善心底疑惑起来,去旁边的房间看了看。

  还是没人。

  ——

  放东西的最后一个房间里。

  层层叠叠的酒坛子和酒壶堆放了一屋子。

  从进门开始,就有一个柜子,摆满了酒坛子。

  地上,桌上,柜子上,打开的柜子里,中间的架子上……

  一个目测至少一百平的房间,摆满了酒。

  中间的架子旁边,穿着白衣的女生喝点两颊绯红,手里还提着一个酒坛子,身边也杂乱地扔了一地……

  不是两人正在找的惜曦又是谁?

  她举起酒坛子往嘴里倒了倒,什么也没有。

  “没了……唔……”

  她放下那个酒坛子,摸索上了木架子,摸到了一个坛子,拿了下来。

  ……

  外面的两人看了半天,几个房间都找了一遍,没人。

  净善有些有些担心,“店主,她会不会跑出去了?”

  殷离摇摇头,“我叮嘱过她一个人不能出去的,她应该不会自己跑出去。”

  “那我们再找找。”

  心里点点头,“嗯。”

  然后,两人继续四处看。

  这会儿,时如坊再次来了不速之客。

  “笃笃笃……”

  殷离向着门口看过去。

  谢焕瑾一身有些狼狈地站在门口,正目光诡异地看着她。

  殷离正了正身形,慢慢走了过去。

  “谢先生。”

  谢焕瑾还是看着她,神色说不出的诡异和奇怪。

  他抬脚向着里面走过来,后面,跟了个人。

  一个殷离虽然没有见过,却知道的人。

  “谢先生,这位……”

  傅盛开口,“我姓傅。”

  “傅先生,两位有事?”

  惜曦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现在,她并不想在时如坊看到外人。

  可惜天不遂人愿。

  净善见有人来了,也停止了找人,走了过来,给两人福身行礼。

  她见过傅盛的。

  “谢先生,傅先生。”

  傅盛微微点头,“净善小姐。”

  殷离不知道两人的来意,但直接问也不合礼数。

  而且谢焕瑾的神色太过奇怪,让她心里也奇怪起来。

  她正想把两人请到会客室去,只是还没有开口,一股浓郁的桂花香味就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

  桂花的味道向来是出了名的香飘十里,更何况就香味里面还夹杂着醉人的酒味,她想转移话题都找不到理由了。

  而且……

  她的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