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69章,你敢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110 2019-12-21 20:00:00

  因为傅盛的到来,她们又暂时没有走了。

  不过傅盛似乎有事,也没待多久,等柳笙吃了饭,又陪着她坐了一会儿,就提出了离开。

  柳笙显然有些不舍。

  “你很忙吗?”

  傅盛摇了摇头,“也不算,只是昨天晚上西南路坍塌,还有之前的南桥,天成集团和我公司有些联系,所以要去看看。”

  柳笙一听这话,瞬间急了,“你不会有事吧?”

  傅盛的话,让她担心这件事会波及他。

  傅盛摇头,“不会。”

  柳笙这才半信半疑放了手。

  傅盛再次道了别,然后离开。

  净善也提出要走了。

  这里有看护,而且柳笙已经恢复了不少,所以她们也不是很担心。

  柳笙本来知道时如坊的事心里就有些自责,肯定也不会留她们,让人走了。

  两人下了楼,从电梯里面出来。

  医院里面人来人往,这里虽然离西南路不近,可因为最近伤患太多,有些病人被送到了这里来。

  苏棠感叹道,“桥梁道路坍塌,又是在迷城这种地方,也幸好都没有引起大的事故。”

  净善点了点头,“刚才就听那人说西南路坍塌这件事,昨日有客人来时如坊,离开的时候主人还叫我去告诉他们,让他们回去的时候不要有西南路,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出事?”

  苏棠的表情一下变得奇怪。

  “你是说昨天道路还没有坍塌的时候,店主让你……”

  旁边有人经过,苏棠一下闭了嘴。

  后面人慢慢多起来,她也没在说了。

  只是这件事,显然在她心里留了个想法。

  两人向着外面走去,并没有注意到后面,她们离开电梯的时候就从旁边出来的人。

  以及那些人,听到的话。

  傅盛的助理脸上也是写满了惊恐。

  “先生,要不……”

  傅盛抬手,助理立刻住了嘴。

  然后,一言不发跟着两人出了医院。

  只是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他一直跟着两人。

  当然,没有刻意,否则会被发现。

  只是人多了,她们没在开口。

  苏棠开着车离开的时候,傅盛正带着人从里面出来。

  除了他,听到的还有助理。

  至于其他人,因为站的远,应该并没有听到。

  助理脸上满是求知欲。

  可惜傅盛没有给他问的机会,“去西南路。”

  “……是。”

  傅盛上了车。

  刚才那一幕,是巧合。

  他从病房下来,正好遇到温婧,两人便说了几句话,所以,她们从后面下来,却走到了他的前面。

  原本他也没有注意,可是当净善的话出口的时候,他就惊了。

  如果那个叫净善的说的是真的,那么是不是代表,这件事就是她们一手策划的。

  傅盛当然不会信那些怪力乱神的戏码。

  他更愿意相信,那个女人本来就带着不纯的目的来这里,然后一手谋划了这些事。

  旁边的助理想说又不敢说,只能一路憋着。

  好不容易到了西南路,傅盛看了看前面的场景,却没有下去。

  旁边的助理有些蒙。

  更蒙的是,就这样停了几分钟,他们先生居然让回去了。

  不对,是去清夜。

  一家会所。

  司机一路默不作声,安安静静地开车。

  傅盛身边的气息有些不对劲,车里本就开了空调,助理穿了西装却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清夜也在那条商业街。

  白天的时候算一家清吧,晚上就成了男男女女释放自我的地方。

  而现在,是白天。

  这个地方是谢家的地盘,也可以说是谢焕瑾的地盘。

  这段时间他白天夜里都在这里醉生梦死,基本上圈子里都传遍了。

  虽然具体的只有他们几个人知道,但也够其他人无限猜测了。

  要找他,傅盛第一时间想着的,就是这里。

  也不意外,他找到了人。

  彼时谢焕瑾正在喝酒。

  身上还算干净,毕竟有些洁癖。

  只是人有些颓败,看起来也没有精神。

  傅盛让其他人等在外面,自己进了包厢。

  谢焕瑾只是微微抬了头,看到人是他,又低下了头。

  傅盛走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

  半晌,没人开口。

  过了一会儿,谢焕瑾有些不耐烦地开口,“你来做什么?”

  “来看看你为了那个女人能成什么样子。”

  “看完了吗?”

  傅盛没有回答。

  “看完了就滚。”

  谢焕瑾气性很大。

  傅盛拿过他前面的酒,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

  “我这里有些关于那个女人的事,想听吗?”

  谢焕瑾没有开口。

  傅盛也没有急着说,晃了晃酒杯,然后轻轻抿了一口。

  这种地方的酒,即便是谢家的地盘,也不会有多好。

  也有一点,很烈。

  所以,他也只是抿了一口,随即放下了酒杯。

  “南桥和西南路相继坍塌的事听说了吗?”

  谢焕瑾还是没有开口。

  “我今天在医院遇到了时如坊的一个店员,她和另外一个人说,昨天有人去时如坊,离开的时候那个女人让她去告诉那个客人,别走西南路。”

  傅盛微微顿了顿。

  谢焕瑾也停了下来,看着他。

  “那些人离开的时候,西南路还没有坍塌。”

  傅盛的声音被刻意压低了,听起来有些诡异。

  谢焕瑾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眸光冷冽地看着他。

  “你什么意思?”

  傅盛笑了笑,“没什么意思,只是你向来心思缜密,不如想一下这件事和她有没有关系。”

  “当然没有!”他毫不犹豫地肯定。

  “哦,没有关系?”傅盛声音还是那样,如同诅咒,“没有关系她能未卜先知,知道西南路会坍塌,还提前让那些人别走那条路?”

  谢焕瑾又沉默了。

  傅盛再次开口,“和她有没有关系我会查,这件事牵连到了阿婧,如果真的和她有关系,我不会放过她。”

  “你敢!”

  谢焕瑾的表情一下就变得不善。

  傅盛并不像怕他的样子,轻声笑了笑。

  “我敢不敢你可以看看。”

  傅盛没有再去酒杯。

  太烈了,喝了心里不舒服。

  谢焕瑾过了一会儿又坐了下去,神色有些恍惚。

  傅盛就这样看着他。

  谢焕瑾比他幸运。

  谢家几代单传,但每一代都活的挺久。

  他从小就是在父母的宠溺里面长大的,尽管他情感有些缺失。

  而他不一样。

  他也有过那些幸福的生活,但并没有维持太久。

  所以傅盛对谢焕瑾有些……嫉恨。

  是嫉恨!

  嫉妒偏多,至于恨,稍微轻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