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68章,点心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043 2019-12-20 20:00:00

  因为杨娅问得一些问题,其实她有些听不懂。

  但不回答又会不礼貌。

  所以,净善斟酌了一下,挑着自己能说的说了。

  “我今年二十,男朋友……还没有,微信号不能给……”

  全是敷衍吧。

  不过净善的表情十分真诚。

  所以,尽管想要的杨娅并没有得到,但还是开心的笑了。

  净善则是在心里默默定位。

  心性善良单纯,就是……有些呆了。

  杨娅还是笑着。

  其他几人陪着看,没有多说话,不过气氛还算和谐。

  杨娅闲不住,问东问西的,一会儿又去给大家洗水果,一会儿又打开了净善刚才带来的点心,大大的赞叹一番后,打开“品尝”起来。

  不过孩子心性,众人也都没有责怪的意思。

  净善默不作声地观察了一下这三个人。

  除了杨娅,剩下的两个都比较安静。

  叶安虽然安静,但那是眉眼间的平和,不骄不躁,是个能成事的小姑娘。

  至于另外一个…

  这么点时间,净善还没有忘记刚才柳笙的介绍。

  好朋友。

  净善不动声色地看了看她。

  看起来安安静静不争不抢的,但面相刻薄,而且五官不协调,脸上虽然平静,却带着些浮躁……

  下定论过早,毕竟脸上动刀追求美并不是什么过错。

  只是,净善总觉得她眉眼有些不善,看人的时候眼里总是带着不满,就连笑容,都有些虚伪。

  只怕不是什么好人。

  当然。这话净善不会直接说出来。

  店主对柳笙重视,这件事她们心知肚明。

  只是,重视的同时,也没有必要保护得太好,这样只会将她养废。

  三人是趁着早上没课过来的,到了中午的时候,她们就走了。

  净善帮她将人送出去,看着几人乘电梯下了楼,才回了病房。

  柳笙的确没什么大碍,虽说是养病,但也和度假没什么区别了。

  之前那三个人在她不方便问,这下人走了,净善一回来她就问起了南依的事。

  净善知道南依并没有大碍。

  当然,动辄昏迷几十年还算没有大碍,这只是对于她们来说。

  毕竟她们和常人不同。

  “店主已经找了医生给南依看病,想来用不了多久就能好了,谢柳小姐挂念。”

  柳笙笑着道,“没事就好。”

  净善点点头,“今日原本是店主过来的,只是临时有事不得不去处理,所以才让我过来,柳小姐别在意。”

  “我不会的。”

  她能让人过来看她,给她做吃的,已经让她很感激了。

  两人又坐了一会儿,苏棠刚想提先走了的事,那些人就回来了。

  净善当然是不认识的。

  不过领头的人身上的气息还是让她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帝王相,和之前常去时如坊的那位谢先生有的一拼。

  而作为调查了时如坊不少事的傅盛,当然是认识净善的。

  只是这会儿,认不认识都是不认识。

  他进来,只是给两人微微点头,算作打招呼。

  然后,去到了柳笙旁边。

  “今天怎么样?”

  柳笙显然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惊喜。

  “你怎么过来了?”

  傅盛微微扯了扯嘴角,那表情……算是在笑,“我不能来?”

  柳笙很开心,“当然能。”

  然后,指着旁边的椅子,“坐。”

  净善和苏棠都能看出来,她喜欢那个男的。

  而且喜欢的很深。

  不然也不会见到就开心成这个样子。

  傅盛后面的,是taffy助理,保镖都在外面,并没有跟着过来。

  傅盛招了招手,助理就从后面到前面来。

  他手里提了一个盒子,看起来应该是那家饭店的……外卖。

  只是相对比较豪华。

  助理提着东西过来,傅盛自己接过来,打开。

  香味扑鼻而来。

  “给你带了吃的。”

  然后,帮她盛了饭和汤。

  柳笙很高兴,眉眼间都是笑意。

  接过饭菜,慢慢吃了起来。

  “刚才净善小姐也给我带了吃的,点心,她禽亲手做的,味道很好,你也尝尝。”

  傅盛沉了沉脸,“吃东西的时候不要说话,一会儿被呛到了。”

  语气强硬,但又带着恋人之间的亲昵。

  并不像柳笙一人在唱独角戏。

  只是这两人,净善的想法和阿奴一样,即便要在一起,只怕也要吃不少苦头。

  傅盛见她安安静静地吃饭了,才看了看她刚才指着的盒子。

  与众不同。

  因为是木质的。

  薄薄的一层木片,却没有半点会被折断的感觉。

  盒子的封口是一个类似于活扣的东西,很容易就能打开。

  里面的点心,也装的很美观。

  并不浓重的香味飘上来,萦绕在身边,有些诱人。

  自认为平时还算挑的傅先生,龙城之主,这会儿居然一下有了胃口,伸手捻起了一块点心,放到了嘴里。

  柳笙看着他吃了点心,将嘴里的饭菜吞了下去,才开口问到,“怎么样,好吃吧?”

  傅盛似乎在品味,过了一会儿,也吞了下去,才开口道,“的确不错,净善小姐手艺不错。”

  后面这句话,是对着净善说的。

  净善微微曲身,“先生谬赞。”

  两人之间客气中带着些诡异。

  傅盛吃了吗一块便没有在吃,而是有些意味不明地看着盒子,似在回味。

  然而,也算回味。

  味道的确不错。

  色香味俱全。

  唯独,少了人情味。

  这点心傅盛吃过。

  在他很小的时候。

  那时候傅家还没有出事,他父母还在,他还是那个有人关心的小孩。

  有一次家里举行宴会,他父母请来的一个厨师,就做了这道点心。

  据说那厨师祖辈上给清廷皇室做过御厨,那些手艺都是祖上传下来的。

  那点心的味道很好,也许是因为那次宴会给他的印象太过深刻,毕竟是人生自此的最后一次和父母在一起,做一个万众瞩目背后还有人支持的孩子。

  所以,那个味道,也被他记到了现在。

  这个点心的味道,没有吃之前,他以为就是那个味道。

  然而吃了,他吃发现,少了一味。

  可能当初那个厨师做的还没有这个美味,也可能是当初那些人还在。

  总之,现在吃到这道菜,傅盛觉得少了些东西。

  不过到底是因为他还是因为她,不得而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