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66章,鲛人泪5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161 2019-12-19 20:00:00

  “爸我错了!”

  唐远德自然也没有真的打上去,整个人气得差点吐血。

  “谁让你过来的?”

  “我……那个,就是……”

  唐明信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唐远德瞬间更想打人了。

  殷离看了看他,然后道,“唐先生,正事要紧。”

  至于惩戒,等她们走了他自己来。

  她对这些并没有兴趣。

  唐远德也明白她说话的意思,于是,对着唐翼道,“把大少爷关到祠堂里,给我抄经书反省。”

  唐翼点头,对着唐明信说了一声,“得罪了”,随即两人拖了下去。

  小插曲就这样被解决了。

  殷离继续去打开那个盒子。

  唐远德也一直看着,所以,当看到盒子里面有两颗鲛人泪的时候,不可谓不惊讶。

  “殷小姐,你……”

  为什么会有两颗鲛人泪?

  “我店里以前机缘巧合收来的。”

  多的,并没有解释的打算。

  盒子打开,她也没有忙着去拿珠子,而是向着水里看了看。

  唐远德也顺着她的目光看着里面。

  突然,里面跳出来一个东西,向着盒子里面的珠子过来。

  殷离没有动手,阿奴更是一副风雨不动安如山的样子,任由鲛人抢走了鲛珠。

  残影退却,里面只剩下了一颗珠子。

  红色的那颗。

  唐远德愣住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到,“殷小姐,她为什么……”

  同样还没有说完,刚刚抢了东西的人鱼,就从水里浮了上来。

  长发掩面,看不到全貌,身上的衣服似乎已经十分破烂了,只是在水里,看不到多少。

  她恶狠狠地盯着外面的人,看了一圈,目光最后停留在殷离身上。

  “你是谁?”

  然而停在唐远德耳朵里,只是一声刺耳的嚎叫。

  殷离可没有对着她叫回去的想法,她从脑海里找到这人鱼的一些资料,然后回答,“我叫殷离,是时如坊的店主。”

  当然,这话是直接说出来的。

  “我不认识你,这个你从哪里来的?”

  “你不认识我没关系,这东西从哪里来的你也会知道,只要你愿意和我回去。”

  “我不去!”

  她突然嘶叫出声,声音十分刺耳,唐远德都有些忍不住想要捂住耳朵。

  “为何不去?”

  “我要杀了这些人。”

  “为什么?”

  “因为他骗我,我恨他,他们是他的后代,所以我要杀了他们。”

  “他已经死了。”

  殷离平静地开口。

  那人鱼听到这句话之后,安静了一会儿,随即暴躁起来,将整个池子搅得天翻地覆。

  “哗啦……哗啦……”

  “我不信,我不信!”

  她的声音越发大起来,震得人耳膜发疼。

  殷离面不改色,阿奴因为没有五识,所以也无感,只有唐远德,被震得脸色苍白,身体也有些摇晃,似乎快要倒下去了。

  “东西放下,带他出去。”

  阿奴道了一声“是”,然后过去,扶着唐远德往外面走。

  两人出了池子的范围,很快听不到里面的声音了。

  阿奴就站在旁边,注意着里面的进展,唐远德有些不支,坐在旁边的石椅子上喘着气。

  里面。

  “哗啦……”

  “哗啦啦……哗啦……”鲛人闹得厉害,殷离却始终只是看着。

  鲛人在水面搅了半天,发现殷离完全不为所动以后,十分气氛地跳起来想要攻击殷离。

  她带着水珠跳了起来,冲着殷离过来。

  身后似乎并不是鱼尾,而是一双白皙的人的腿。

  殷离在她到了跟前的时候,伸手扣住了她的手。

  “闹够了吗?”

  鲛人愣了一下,然后开始挣扎,并一边大喊,“你是谁?凭什么管我!”

  挣扎归挣扎,她却始终挣扎不出殷离的手。

  殷离也没有说话,就这样让她做无用之功。

  过了好半天,似乎是没了力气,她才停了下来,慢慢站到地上。

  的确不是鱼尾,她下半身,和人类无异。

  殷离看着她,伸手拨了拨她的头发,露出那张脸来。

  鲛人一族向来以美貌著称,湿淋淋的头发下面,那张脸的确堪称绝世。

  “很像。”

  鲛人愣了愣,然后有些凶恶地问到,“像什么?”

  殷离回答,“像你母亲。”

  然后,也不管她彻底呆住的表情,拿过了之前被她抢走的那颗鲛人泪,也放开了人。

  得到自由的鲛人并没有再次攻击她,而是愣愣地站着,仿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殷离也没有管她,拿着珠子过去,捡起了那个盒子。

  两颗鲛珠,一颗幽蓝,一颗赤红。

  珠子散发着淡淡的光晕仿佛有什么牵连,晕染在一起,十分好看。

  只是这并不是重点。

  她愣了好一会儿,然后回了神,有些不习惯地跑到殷离的面前。

  “你……你……认识,我……我母亲?”

  这次说的是人话。

  所以结结巴巴,口齿不清。

  殷离点头,“很多年了,有些记不清楚了。”

  “那我……我母亲……在哪里?”

  殷离闻言,微微愣神,然后转过来看着她,“去世了。”

  鲛人再次愣住。

  外面已经半天没有听到声音了,阿奴知道自家主人神通广大不会有事,反而是唐远德,休息了一会儿,好了些就站起来在外面走来走去。

  “她不会有事吧?”

  “殷小姐能降服她吗?”

  “一点声音都没有,殷小姐是不是出事了?”

  “……”

  阿奴:“……”

  阿奴不明白之前还那么正经的人,这会儿怎么就成了这样了。

  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人类……都是这样吗?

  可明明主人不是。

  阿奴疑惑脸。

  唐远德几次想要进去,都被阿奴阻止了。

  后来唐翼来了,安慰了几句,或者是不想在小辈面前失态,就安静了些。

  不过心里还是在打鼓。

  就在他忍不住再次想要问的时候,阿奴一声“店主”成功让他放下了心。

  转过去的时候,对面走出来的人瞬间夺走了他们的目光。

  殷离见过两次,而且人太过冷清,美则美矣,并不是什么人都能看的。

  现在出来的人却不一样。

  长发飘飘,小脸素净却带着一种魅惑,一双眸子眨动的时候如同初春的冰泉,清冽,带着神秘,身上的穿着白色的长裙,整个人如同飞升的仙人,清纯魅惑放在同一个人身上,不但没有半点矛盾,反而让人移不开眼。几人都愣住了。

  鲛人却在他们盯着自己看的时候,有些生气,向着三人呲牙咧嘴。

  殷离拉了拉她,“没事。”

  鲛人慢慢平静下来。

  殷离带着人出来,站在唐远德和唐翼面前。

  “殷小姐,她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