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65章,鲛人泪4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201 2019-12-18 20:00:00

  “对不起……”

  到最后,那笔迹有些软弱无力,但好歹,有了个结局。

  唐远德放下了本子。

  唐文仲。

  他的叔叔。

  他没见过他,准确的说,见到的时候,他已经去世了。

  他的祖辈因为用一些损人的手段,子嗣单薄,只有他父亲和叔叔两兄弟,

  他父亲比叔叔大了些,那时候为了生计,和长辈们一样,也经常用那些法子做些缺德事,所以,他父亲常年生病。

  他父亲还死在叔叔前面,后来各地闹得更厉害了,为了生计,他叔叔出去和别人一起找古墓,挖那些死人用的东西,卖了钱,寄回来给他和母亲用。

  族里也穷,管不了他们孤儿寡母,母亲也饿的一身病,早早没了。

  后来,叔叔出头了,成了大老板,有钱了,买了和地主一样的大宅子……

  这些都是他听说的。

  叔叔只是寄钱回来,让他去读书。

  他在没见过叔叔,直到他去世了,有人来找他,将叔叔打下来的家业传给他。

  叔叔半身戎马,家里也算妻妾成群,却没有子嗣。

  叔叔留了一些东西,其中就包括那颗珠子和这些信件,人鱼的事……也是在那些东西里面的。

  他告诫他,以后不许再用祖上传下来的那些招数做事,也不许后代再有人下斗,人鱼的事,只能传给历任家主,不许伤害她,一代一代养下去……

  他的儿子唐明信明明没什么才干,在商界能混的不错,除了他时时敲打,其中也必然有那人鱼的功劳。

  唐远德都明白。

  没了人鱼,他们唐家昌盛不了多久。

  可是,现在那东西已经不是他们能够掌控的了。

  给不给……

  ——

  第二日。

  殷离本想着去医院看柳笙,可刚要出门,就接到了唐远德的电话。

  “殷小姐,昨天的事我答应了,人鱼你可以带走,只是我们带不来她,我让人过来接你可以吗?”

  “不用,我自己过来就是。”

  说着,退回了时如坊。

  “阿奴。”

  阿奴从楼上冒出头来。

  “店主。”

  “唐家答应了,去我房间拿上鲛珠,我们走一趟。”

  “拿哪一颗?”

  “两颗都拿。”

  “好。”

  净善还在大堂里忙着。

  殷离看了看她,开口,“净善。”

  净善回过头来,“怎么了,店主?”

  殷离道,“我刚才让苏棠过来接我,原本想要去医院看她,现在有事不能去了,你代我走一趟。”

  净善点点头,“好的店主。”

  刚说完,苏棠的电话又来了,“店主,我母亲在复检,可能要一些时间,能不能……”

  “我有事不能去了,我让净善代我去,你可以慢慢来,净善在时如坊等你。”

  “好的,谢谢店主。”

  殷离挂了电话,“她还有些时间才能过来,你可以做些吃的,一会儿带过去给她。”

  净善也点头。

  阿奴很快抱着一个盒子下来,身上还背了个包。

  “好了,店主。”

  “我们走吧。”

  两人一道出了时如坊,随意在路边叫了车,然后去唐家。

  西南路那里还在抢救,她们经过的时候,那里围了跟多人。

  这么大的灾难,没有人死是根本不可能的。

  只是因为没有发生爆炸,所以,伤亡并不严重。

  司机从旁边绕了过去,还唏嘘了几句,不过见两人都没有搭话,便没有多说。

  到了唐家宅子外面,司机停了下来。

  这里也是一个富人区,司机还多看了她们两人几眼。

  殷离也没有在意,让阿奴拿出现金付给了司机,然后去敲了门。

  开门的是唐翼。

  大概是早就等在门口了,见她们来了,松了一口气。

  “殷小姐。”

  殷离点点头,跟着他一起进了唐家宅子。

  一路上并没有看到什么人,想来这件事他们也不打算让更多的唐家子弟知道,所以,那些人都没有出来。

  三人一路到了唐远德的院子。

  唐远德大概是因为下了决定,这会儿也没有那么焦虑了,见她们来了,起身迎客。

  “殷小姐。”

  殷离微微福身,“唐先生。”

  “殷小姐先请坐。”

  说着,引人坐下。

  阿奴跟在殷离后面站着,手里还抱着那个盒子。

  有人送了茶水上来,也没有多做停留,很快下去了。

  “这茶是我春日的时候意外收来的,殷小姐尝尝味道。”

  客套话殷离其实并不想多说,也不喜欢听。

  只是既然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也没有必要急。

  殷离端起茶水轻抿了一口,“味道很好。”

  唐远德笑了笑,一张脸上笑出了褶子。

  两人客套了几句,还算默契地停了下来,然后开门见山。

  “殷小姐,鲛珠,你真的能替我们还了?”

  殷离点点头,“自然是可以,否则我也不会来这里。”

  唐远德默然。

  那鲛珠其实本来就是唐家的,当年也是为了压制她,他们才用鲛珠作为交换,送给了仙门。

  后面还是为了压制,又借了回来。

  这一来二去,东西没有压制住,珠子却是丢了。

  不过他们也没有理由说不还,买东西还有个期限,谁会终身保修?

  “唐先生,能先带我去看看她吗?”

  她说的是人鱼,唐远德自然明白。

  “当然。”唐远德应下,然后起身,引着殷离出去。

  阿奴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

  还有一个唐翼。

  四人一路到了那池塘旁边。

  虽然是接近十月的天气了,可迷城这里,并没有半点秋意,反而依旧热得厉害。

  只是,到了这唐宅的时候,殷离就觉得这宅子里有些阴冷,现在靠近那个池塘,这种感受就越来越明显。

  池塘水面上萦绕着一些雾气,好似冬日里的寒潭。

  她们走近些,那鲛人的气息就显露无疑了。

  “殷小姐,东西就在里面,只是现在不知如何把她弄出来。”

  殷离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然后,转头示意了阿奴。

  阿奴捧着盒子过来,靠近池子,水面便慢慢有了动响。

  殷离也没有在意,让阿奴拿过盒子以后,伸手准备打开盒子。

  唐远德和唐翼也盯着看。

  殷离快要打开盒子的时候,突然眸光一冷,微微转身看向了某处,然后冷喝,“出来!”

  唐远德和唐翼也下意识看了过去。

  灰色的人影正准备离开。

  唐翼看了一眼,得到唐远德的肯定以后,冲着人影过去。

  很快,他便抓着人过来了。

  是唐明信。

  唐远德看到人,气得差点没跳起去打人。

  唐明信也没想到这里这么小心翼翼了,还是被发现。

  等反应过来,已经是唐远德举着东西要往他身上打了。

  “爸我错了!”

  唐远德自然也没有真的打上去,整个人气得差点吐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