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63章,盗墓记事10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223 2019-12-16 20:30:00

  肖生下了水。

  一群人站在岸边看着,水面慢慢平静,直到没有半点波动。

  没有大的动静,众人都不知道他有没有出事。

  毕竟如果被那怪鱼咬上了,不可能不挣扎,然后激起水花。

  可是,水都没了动响,他们心里也担心。

  人下去的时间不短了,还没有动静。

  一群人一边担心一边庆幸。

  没有动响,说明他没有被怪鱼发现。

  可是,半天不上来,又担心他会在水底出事。

  众人的心高高提起,半点不敢放下来。

  就在有人已经忍不住想要开口喊人的时候,水面终于有了动响。

  水位在下降。

  开始的时候幅度并不大。

  只是,还是有人发现了。

  他们不敢说话,怕惊动怪鱼,然后害死肖生甚至害死他们自己。

  水位慢慢往下降。

  那些阶梯一个接一个露了出来。

  一层,两层,三层,四层……

  就在水位降到大概七八层的时候,水面露出了一个脑袋。

  是肖生。

  有人想开口喊人,却被肖生“嘘”的一声制住。

  肖生慢慢从水里游过来,动作极为轻,几乎没有激起水声。

  终于,人上了岸。

  跟着肖生的那人过来扶住他。

  肖生身上很冰。

  那人有些担心地看着他。

  肖生摇摇头,“我没事。”然后,转过来看着李老倌,“你的烧酒呢?”

  李老倌爱酒如命。

  刚才过来,所有的东西都扔在了对面,只有时常挂在腰间的一个酒葫芦还在。

  “你要干什么?”

  “给我。”

  李老倌:“……”

  李老倌虽然不确定他到底要做什么,但也大概猜到了,所以,虽然万般不舍,但还是从腰间解下了酒葫芦。

  肖生强硬地从他手里抢了过来。

  李老倌还眼巴巴地看着酒葫芦,但好在,他真当自己打不过肖生,而且也懂得大局为重。

  肖生拿过去葫芦在手里面掂了掂,李老倌应该是担心喝完了就没了,所以之前并没有怎么喝,现在里面还很多。

  他拿过旁边一人手里的火把,放在酒葫芦底下,慢慢烘烤着酒葫芦。

  因为加热了,更容易燃起来。

  就他们做这些事的这点世间,水面已经降了很多,下面的怪鱼也慢慢露出身体来。

  它们在里面一跳一跳的,但没了水的助力,接近两三米的地方,它们根本不可能在跳上来。

  水彻底没了。

  在水潭底下,除了那些还在一跳一跳的怪鱼,还有之前那些人的尸体。

  有的还比较完整,有的被撕咬得七零八碎。

  看到下面那些尸体,难免又有人开始难过。

  相比之下肖生就要冷静得多了。

  他等着那些水全部漏出去,比较小的底面干了些。

  然后,打开酒葫芦开始往下面倒酒。

  那些烧酒被他撒到了下面,接着,用火点了一点小木材,直接扔下去。

  “轰……”

  酒的作用下,下面一下就燃了起来。

  原本如果只是那么一点酒,当然烧不了多久。

  但是,这点时间,已经足够点燃下面的那些人的尸体。

  这样下来,整个就都烧了起来。

  原本已经因为没了水慢慢安静下去的怪鱼,这会儿被火一烧,又开始蹦哒起来。

  不过怎么蹦哒,它们总归难逃一死。

  所有人都看着这一幕。

  下面被火光照耀地很亮堂。

  他们能够看到那些同伴的尸体,慢慢被火光吞噬,然后,化为灰烬。

  不知道过了多久,下面的火光已经开始暗淡起来。

  他们手里的火把早就已经熄灭了。

  肖生带头,朝着下面走下去。

  其他人知道他是要过去拿东西,也跟着下去来。

  一群人绕过那些尸体,慢慢到了对面。

  拿上东西,重新点了火把,然后回来。

  终于烧了个干净。

  肖生将东西放在地上,其他人也纷纷照做。

  “把原本自己带来的那些拿上,其他的再慢慢分。”

  人都已经死了,那些人的装备和粮食他们不可能不要了。

  所有人都明白这一点,所以,提到分东西,其他人都没有异议。

  人手折了一大半。

  除了李老倌,肖生,和之前和他在一起的那个,其他人,陈老三的人原本有十多个的,现在只剩下五个,北老虎的也是,崔九的原本也没有几个,现在还有三个。

  现在他们加起来,也就只有十多个人了。

  东西分完了,肖生看了看众人。

  “下面的漏洞应该是连接着外面的地下河的,现在四月天,容易下雨,我们在这里面也不知道外面会发生什么,所以,赶紧上路,有不同意的吗?”

  刚才他们很多人就是靠肖生才活下来并且拿到东西的,要说之前还有人对他不满,现在,很多人其实都开始相信他了。

  所以,他说了这番话,其他人并没有异议。

  收拾好了东西,他们拿着火把,继续上路。

  而就在他们离开后不久,那潭水的地方,慢慢涨了起来,越来越高,甚至超过了他们之前待的水岸。

  里面,隐隐还有那种怪鱼在游动……

  ——

  “笃笃笃。”

  唐远德从书里被敲门声惊醒,他放下书,凝神听着外面的声音。

  “家主。”

  是唐翼。

  “怎么了?”

  唐翼有些惊慌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家主,刚才新闻上说,西南路塌了。”

  唐远德愣了一下,然后,撑着一把老骨头,用很多年没用到的速度,跑过来开了门。

  “你说什么?”

  唐翼站在外面,脸上同样满是不可置信。

  “家主,现在的新闻正在放,就在我们从那个路口离开的五分钟左右,西南路塌了,现在消防队已经在救人了,我们……”

  后面的话,唐远德已经听不下去了。

  “今日莫要走西南路……”

  “不走西南路……”

  唐远德身体不支,往后面退了一步,差点被绊倒。

  唐翼赶紧上去扶住人。

  “家主,您没事吧?”

  讲真的刚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也吓了一跳。

  巧合?

  不可能。

  她是在他们离开以后,才让店员出来提醒他们的。

  唐远德愣了好一会儿,才站住身体。

  然后,提脚往外面走。

  “扶我过去看看。”

  “是。”

  唐翼看到新闻的地方,是唐家一个小辈的房间里。

  唐家宅子是古宅,唐远德平时也不喜欢那些现代科技类东西,而且放着不伦不类的,所以,唐家公众的地方,并没有安装那些东西。

  只是小辈当然不可能不玩,所以,就在自己的房间里安装了小的。

  能被唐翼看得,也纯属巧合。

  否则,他们今天只怕都听不到这个消息了。

  那小辈刚刚被家主身边最信任的人提醒了。所以,见家主过来,也没有失态,而是将新闻弄出来,然后退了下去。

  这是直播。

  现在已经过了一部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