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59章,盗墓记事6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075 2019-12-13 22:11:30

  火光摇曳越灭,在青灰色的石室里看起来有些诡异。

  “嘶……”

  有人倒吸凉气的声音,似乎是哪里疼得厉害。

  有人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昏昏沉沉,摇摇欲坠。

  “醒醒,快醒醒。”

  那人一边去推其他人,一边去捡起了地上的火把。

  火把离开了地面,倒是慢慢燃了起来。

  一部分人慢慢醒来,叫醒了其他人。

  “这是什么地方?”

  “快醒醒,你们快醒醒!”

  “都起来,起来了!”

  “……”

  一群人推推搡搡,慢慢的,全部从地上站了起来。

  只是……

  “其他人呢?”

  “其他人哪去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们是从上面掉下来的吗?”

  “快看看其他人在哪里。”

  ““点火,点火啊。””

  石室里面亮堂起来,他们慢慢看到了石室的全貌。

  还是一间青灰色石壁的石室。

  只是,和之前的那间石室对比,里面有了些摆件。

  而且,旁边还有一道打开的石门,和旁边是连结着的。

  有人站起来,看完了这里,已经往旁边走了。

  影影绰绰,似乎真的少了很多人。

  但是那些人也只是随便问一下,当看到石室里面放着的一些雕塑,瓷器的时候,他们就忙着拿起来,完全不去管消失的那些人了。

  李老倌从地上被人扶起来,扶他的是肖生。

  至于其他三人,好像都没有在里面。

  人醒来,看着肖生,扯了扯嘴角,“肖兄弟,是你啊。”

  肖生点点头,“没事吧。”

  李老倌放开他的手,自己在石室里面站定。

  “没事,没事。”

  然后,和那些人一样,开始四处看这间墓室。

  “我们这是进来了。”

  说着,已经过去和那些人一起看起来。

  有人走到肖生旁边,背上背着镰刀状的武器,是肖生带来的那几个人之一。

  “其他人都不见了。”

  “都是谁的人?”

  “我们的人这里只有我们两个,其他的都是他们三个的,可是他们三个都不在。”

  “去看看这里是不是还有别的石室。”

  “我刚才已经找了一圈,没有。”

  肖生沉默了。

  他们是一起掉下来的,这里多大眼睛都能看到,人怎么会不见了?

  如果他们是在这里醒来以后离开的,即便他们不叫醒他,跟着他来的吗几个人也不可能不叫。

  而且,那三个人离开,也不可能会把自己这么多下属扔在这里。

  否则不是连带来的意义都没有?

  “你们快过来!”

  旁边的墓室里面传来李老倌的声音,肖生和那人两人看了对方一眼,然后向着那个墓室跑过去。

  旁边的墓室,和他们刚才掉下来的地方没有多大差距。

  青灰色石壁,墙角边上放了些瓷质的瓶瓶罐罐。

  地板上刻着有些奇怪的纹路,不过被灰尘遮掩着,看不到多少东西。

  他们几步走过去。

  李老倌让看的,是中间一个……竖放的棺材。

  没错,竖着放的棺材。

  而且看上面的纹路和棺材的构造,还是倒放的。

  棺材显然被封死了,甚至在那些灰尘的遮掩下,有些浑然一体的样子,就像是一整块石块,而不是棺材。

  “这棺材怎么是这样放的?”

  “竖着放棺材,是为了防止人尸化,可是,倒着放又是什么意思?”

  “这棺材上面刻的是什么东西?好难看。”

  “你还想着好不好看啊,小心一会儿冒出一只……来吓死你!”

  “你踏马唬谁呢?老子下了那么多斗,见过的棺材比你吃货的米还多,就没有见过什么僵尸,哪有这么巧。”

  “老子活到现在吃过的米就是一碗稀饭,你见过的棺材比我吃过饭的米多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那人有些像调侃的话,一出来,众人瞬间笑出声来。

  “哈哈哈……”

  “一碗稀饭,你好可怜啊……”

  “等出去老子请你吃几碗米饭,看他还怎么说?”

  “哈哈……哈哈哈……”

  一个小插曲,让墓室里瞬间多了些生气。

  “你们莫要笑,过来看看噻,这个真的画的好奇怪。”

  有人喊,其他人慢慢围过去。

  那人在看的,不是棺材,而是旁边一块青石板。

  上面的灰尘被粗略擦了一下,能够看到下面的雕刻。

  上面的雕刻,纹路很精致,每一道划痕都像被细细雕琢过一样。

  李老倌沿着纹路,一条一条地清理开来。

  其他人见状,也跟着清理。

  剩下的人则是在旁边看其他东西。

  同样刻着东西的墙壁,棺材,还有造型奇特的地板。

  青石板上很快被清理干净,雕刻也露出了全貌。

  李老倌站了起来,往后退开几步,“火给我。”

  旁边一人递上火把。

  他现在远点的地方,拿起火把观察青石板。

  “这是个人啊?”

  “不是人还能是鬼啊。”

  上面的雕刻,眼睛,鼻子,一张脸,头发……的确像一个人的样子。

  “下面那个也是她的头发吗?”

  上面刻的,是个女人,头发很长。

  所以,有人看到她下面拖着长长的东西的时候,就以为那是头发。

  “头发不是在屁股那里就没了,下面那个怎么还是头发?”

  “我感觉有点像鱼尾巴。”

  “你见过这么大的……真的是鱼尾巴!”

  李老倌用火把照着下面,瞬间清晰起来。

  一群人立刻过来,盯着上面的东西看了起来。

  下面拖着的,不是一条鱼尾巴又是什么?

  “真的是鱼尾巴。”

  “这个人怎么会长了一条鱼尾巴?”

  “这不是人鱼吗?”

  “真的有人鱼!”

  “……”

  一群人吵吵闹闹,也不知道是在兴奋还是什么情绪。

  “之前独眼龙不是说这里有什么长生烛,就是人鱼的油脂做出来的,没准真的有人鱼也说不定。”

  “一个雕刻而已,说不定是他们想出来的,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人鱼?”

  “谁说的独眼龙!”李老倌听到有人对他不敬,顿时火气上来了,连雕刻也不看了,转过来一脸凶恶地盯着其他人。

  一群人瞬间安静,都没有人站出来。

  “敢说不敢承认,装孙子呢?”

  还是没人说话。

  李老倌一脸怒火地环顾一圈,然后放狠话,“得,孙子,你踏马别被老子逮着,不然你看老子怎么整死你!”

  “你踏马说谁孙子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