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58章,莫走西南路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288 2019-12-12 21:54:51

  9102时如坊。

  净善第三次端了茶水进会客室。

  藤椅处,唐远德还拿着小本子看,唐翼大概站的累了,已经在旁边坐下了。

  净善给两人倒了茶,一如既往的“告退”,然后出去。

  大堂里,除了她就没了人。

  时如坊跟平时一样,基本上没有人进来。安静的诡异。

  已经进秋了,可是迷城因为地处南方,完全没有半点秋日该有的萧瑟,外面艳阳高照。

  净善放下东西,走出了时如坊,抬头看了看天色。

  然后,又退了回来。

  时间还早。

  她又进去,看了看四周。

  发现自己真的没什么可以忙的,她便上了楼。

  二楼是时如坊所有人住的地方,包括算是做客的方芸。

  殷离的房间在临近外面大路的地方,比其他人要大的多。

  因为时如坊一些比较重要的东西是放在她的房间里。

  只是净善并没有进她的房间,而是进了旁边南依的房间。

  果不其然,殷离正坐在南依的床边看书。

  见她进来,微微抬头,“他们看完了?”

  净善走过来,“回店主,刚才看了看,还没有。”

  殷离点点头,回了身。

  “坐吧。”

  “是。”

  净善在旁边一个椅子上坐下,看着殷离身边放着的一摞书,微微愣神。

  那些书大部分看起来很老旧,没有封皮,破破烂烂的。

  只是同样的书,净善在这里看到的很多。

  “怎么了?”殷离头也没抬地问到。

  净善回神,“店主,他们在看什么?”

  看他们看得入神,净善心里也好奇。

  殷离笑了笑,“一段故事。”

  “和鲛人泪有关?”

  “嗯……有关,但也无关。”

  净善顿时更愣了。

  有关又无关?

  她有些听不懂。

  “故事写的是长生烛,从那鲛人身上得来的,当然,鲛人泪也是。”

  净善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马上,又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可是店主,那鲛人都被……制成长生烛了,为什么它还在?”

  长生烛是从鲛人身上炼制下来的,原料就是鲛人的油脂,都被做成长生烛了。为什么那鲛人还活着?

  殷离翻书的姿势顿了顿,最后索性将书放下。

  “有人不想让它死,它就活到现在了。”

  “哦。”

  净善回答,脸上却还是一副似懂非懂的表情。

  两人坐了一会儿,殷离才站了起来。

  “应该差不多了,我们下去。”

  “是。”

  再次回到会客室,里面的两人也正好站了起来。

  “殷小姐。”

  殷离走了过去,“唐先生看完了?”

  唐远德似乎有些意犹未尽,“殷小姐给我个残本,想让我看什么?”

  “后面的,唐先生应该都猜到了吧。”

  毕竟这件事,他们唐家应该是有些记载的。

  现在加上这些,不是应该知道了?

  唐远德一时间无话可说。

  “的确大体猜到了,那殷小姐让我看到底想说什么?不如直接说了。”

  “我要那个妖物。”

  殷离的确没有遮掩的意思。

  不过唐远德却一下变了脸。

  唐远德脸色变了几次,才对她开口,“殷小姐,那东西阴邪得很,殷小姐拿来做什么?”

  “我自然有我的用处,而且那东西留在唐家也不过继续伤人,鲛珠我可以帮唐家还,但是鲛人必须给我。”

  唐远德脸色有些难看。

  对面的殷离还是那副平平淡淡的样子,但语气里并没有退步的意思。

  唐远德沉默了还一会儿才开口,“殷小姐,人鱼兹事体大,我现在给不了殷小姐答复,还要等我细细斟酌,才能决定,殷小姐,意下如何?”

  殷离点点头,“自然可以,不过我要劝唐先生一句,那东西已经不是唐家能够掌控的了,与其让它继续滥杀无辜,不如现在就给我,否则以后惹出祸事,得不偿失。”

  “你……”

  唐远德一下怒火攻心,气上头来,有些摇摇欲坠。

  身后的唐翼赶紧扶住了人。

  “唐先生年纪大了,不宜操劳,我就不多送了,这件事还希望唐先生能够早日做出选择,毕竟,人命关天。”

  唐远德又愣了还一会儿,“我会的,殷小姐,告辞了。”

  说着,让唐翼扶着他出去。

  殷离就这样站在会客室里,安安静静,身上一声墨色长裙,泼墨般的长发轻挽在身后,整个人都透着冷清。

  净善站在后面,也没说话。

  ——

  两人出了时如坊,两个保镖见唐远德被唐翼扶着出来,都有些惊讶。

  两人走上去跟着扶人,同时暗示了一下。

  “没事,回去吧。”

  “是。”

  四人慢慢朝着车的地方走过去。

  唐翼扶着唐远德上了车,随即也打开另一边的车门,准备上去。

  “等一下。”

  他回头,是刚才一直给他们添茶的净善。

  唐翼暂时停下,等人走到了自己面前,“这位小姐可是还有什么事?”

  净善看了看他,又看看几人的车辆。

  “店主让我转告各位,今日莫要走西南路。”

  唐翼一愣。

  不走西南路?

  他们唐家就在迷城西南,不走西南路,什么意思?

  不过净善显然并不打算多解释,说完,福身行礼,然后转身走了回去。

  唐翼心里有些疑惑,然后上了车。

  司机启动了车辆,几人很快上路。

  车里。

  “那小姑娘说什么?”

  唐翼回答,“她说那个殷小姐说,让我们今日不要走西南路。”

  “嗯?”

  唐远德也跟着疑惑。

  不走西南路,什么意思?

  唐家就在西南,不走西南路怎么走?

  想不清楚,唐翼突然朝着前面问了一声,“小杨,你对迷城熟,知不知道西南路是什么地方?”

  前面的司机闻言,笑了笑,“唐管家,西南路是迷城西南,也就是唐家那一块儿上的一条路,刚才听您二位念叨什么不走西南路,我还奇怪为什么不走?从西南路过去是最近的。”

  唐翼和唐远德对视一眼。

  “既然只是一条路,那一会儿就绕开,不走它。”

  年轻的司机再次笑了笑,“真不走啊,那行,一会儿我开着绕一下。”

  毕竟只是司机,雇主的话,他们肯定要听。

  ——

  车不快不慢,很快进了西南区。

  在一个岔路口的时候,司机指着前面的路道,“从这里直走就是西南路,不过您们说不走,那就从这里绕,其实也没有多远,只是西南路宽一些,平时大家多走的是这条。”

  说完,已经绕过了西南路,进了另外一条路。

  两面类似于一个三角形。

  西南路是直边,另外一条要转弯,是另外两边。

  车绕过去,没多久,就到了唐家。

  唐远德一回来就把自己关进了书房,还嘱咐其他人不能去打扰他。

  唐远德是一家之主,他的话其他人当然不敢不听。

  所以,从回来到接近晚上的时候,没有人去过书房。

  唐远德一进去,就迫不及待找到了长辈传下来的一个和在时如坊看到的十分相似的小本子。

  然后,打开翻看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