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51章,猜疑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150 2019-12-06 23:55:39

  阿奴被柳笙的声音惊起,很快回了神。

  “我看先生面相。”

  “你还会相面啊!”柳笙语气里满是惊讶。

  阿奴收回眼神,“那时候和店主学了一段时间,没学到精髓,会一些皮毛罢了。”

  她那时候学这个,不过就是因为她们在深山里呆了太久,实在无聊,便主动要学。

  时如坊皆知她在主人身边的时间最长,却不知仗着这个,她也任性了得多了。

  柳笙对她会相面一事的确兴致颇深。

  毕竟这个时代了,会这些的东西的人不多,即便有人挂着个名头,也不过浪得虚名。

  但某些时候老书或者其他,往往好奇惊异。

  柳笙显然是后者。

  “那相面真的像书里写的,一眼就能看出人的命运吗?”

  柳笙想问,阿奴却不知如何回答。

  正踌躇时,进来的男人开了口。

  “吃饱了?”

  柳笙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碗里的吃食。

  “没有。”

  “那就快吃。”

  “哦。”

  见柳笙这般听话,阿奴倒是有些惊讶。

  不过本来这人和她就认识,她也没有好问的。

  只是,人毕竟还是时如坊看着的,也自然不能大意。

  “柳小姐和这位先生……”

  来人看了看阿奴,并没有回答的意思。

  柳笙愣了愣,“他是我一个朋友,叫他傅先生就好,傅先生,这是阿奴小姐。”

  阿奴再次看了看这个人。

  命格贵,只是有些孤傲不训。

  “傅先生。”

  傅盛并没有和一个小店员为难的意思,毕竟目前他还不知道是敌是友。

  “阿奴小姐。”

  阿奴先入为主,“今日谢傅先生救柳小姐了,她母亲和我们店主是旧识,曾受其所托照顾柳小姐,只是进来店中繁忙,今日若不是傅先生及时救了柳小姐,只怕……总归我先替店主谢过傅先生了。”

  傅盛面无表情,“我也是柳小姐的朋友,阿奴小姐见外了。”

  阿奴闻言,又看了看那人。

  她这么多年来,说见的人比他们吃过的米加起来还要多,比不上夸张,活的久见得多了,很多人本性如何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也因此,阿奴并不是会轻易动情绪的人。

  只是近来,一个赵明轩让她莫名觉得生气,一个傅盛,谢焕瑾,让她看不透……

  果然这迷城,是个有意思的地方。

  阿奴想着,慢慢收回了视线。

  几人都安静下来。

  等柳笙吃完了晚餐,傅盛又开了口。

  “你的伤我已经问过医生了,虽然没有大碍,但还是要好好养着,学校那边我已经给你请了假,这几天你便在这里好好休息,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柳笙从病床上坐起来,动作有些急切,对傅盛,显然是有心的。

  只是旁边的男人,从始至终似乎就只是一个朋友,神色都没有过多的波动过。

  阿奴将一切尽收眼底。

  这红线,怕是不好签啊!

  柳笙并没有出格之举,虽然急,但显然还在看着某些界限,只是语气失落道,“你忙就先回去吧,我没事。”

  傅盛点点头,转身就准备走了。

  “哎,等一下。”

  傅盛转过身体,“还有事。”

  柳笙看了看他,又看看阿奴,“她是过来照顾我的,但是这两天店主的女儿生病了,她们也忙,我这里自己可以照顾自己,阿奴小姐可以回去了,正巧你也要走,载阿奴小姐一程吧。”

  傅盛还没有回应,倒是阿奴,赶紧回绝道,“店主让我照顾你到你痊愈出院,店中还有其他人,用不着我……”

  “可是你都担心地吃不下饭了。”

  阿奴:“……”

  傅盛:“……”

  助理在内的一干人:“……”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梗,但现在,这个梗让所有人都有些发愣。

  阿奴最后莫名其妙上了傅盛的车。

  前面是司机,两人坐在一排,中间还能坐一个两百斤的胖子。

  阿奴想到傅盛额的面相,载想想柳笙,心里总归有些不安。

  孤傲之人,在得失之中往往冷静,也往往,得而不惜,失而后痛。

  两人如果在一起,只怕得受些磨难。

  愁啊!

  “小姐是时如坊的店员?”

  明知故问。

  阿奴心里嘀咕了一句。

  店主不认识他们,他们却认识店主,更何况是自己。

  不过吐槽归吐槽,该回答道的还是要回答,“正是。”

  傅盛声音冷寂,毫无波澜,“我与时如坊店主虽然未曾见过,但也算有些缘分,我一个朋友和时如坊店主相识,还时常谈起时如坊店主,刚才听小姐说你们店主的女儿生了病,可要紧?”

  阿奴闻言,心里又疑惑起来。

  问南依?

  什么目的。

  “店主的女儿的确有生病几日了,也正是因此店主几日才没有在医院长留,不过也谈不上要紧,修养一段时间便能好了,多谢先生挂念了。”

  傅盛摇摇头,“应该的。”

  阿奴说完,却是口音一转,“只是不知与先生相识的朋友是哪一位,如何经常提起我们店主。”

  不多时,阿奴听到旁边的人回答,“谢家大少,谢焕瑾。”

  阿奴:“……”

  虽然心里早就有了那么几个人选,但真正听到的时候,阿奴还是有些惊讶。

  经常谈起?

  谢家那位少爷是不死心吗?

  那日他和主人在会客室谈了半天。出来的时候整个人浑浑噩噩生无可恋,她便知道主人应当是揭开了那层雾,让他绝了念头。

  只是现在听这位朋友说起来,他还在恋着她们主人。

  阿奴一时无语。

  却被傅盛想成了心虚。

  那店主的样子,他虽然没有见过真人,但仅仅一张照片,就能看出那个人的容貌有多么倾国倾城。

  而听了那些话,傅盛本身对那人就没有好感。

  现在看来,果然如他所想,不过手段高明了一些,而谢焕瑾活到现在没有见过女色,故而被她诱惑而已。

  阿婧当真是草木皆兵了一些。

  阿奴还没有想到就因为一句话,身旁的人已经给她们店主打上了手段,心机这种标签。

  不过,这些年来她们何种人没见过,又怎么会在乎这些闲言碎语?

  途中两人几乎没在谈话,倒是快要到了的时候,傅盛问了一声。

  “小姐之前在医院说给我看了面相,那小姐可看出来我面相如何?”

  阿奴原本准备打开车门的动作顿了顿,“贵不可言……惨不忍睹。”

  说着,也不管他什么反应,推开车门下了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