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47章,并无大碍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180 2019-12-02 20:19:04

  “店主。”

  是苏棠。

  因为心急,苏棠下来的时候大概是跑着下来的,累得气喘吁吁。

  到了两人面前,喘了好一会儿大气,才慢慢好起来。

  “柳小姐就在上面,我先带你们上去。”

  殷离点了点头,然后跟在苏棠面前走进去,阿奴也跟着走进去。

  殷离今日的打算原本是先去寺庙,回来在做安排的。

  但是,因为今天这些半路跳出来的意料之外的东西,她这会儿,还穿着准备去寺庙那身素色衣裙,有那张脸衬着,依然很美,可并不怎么引人注意。

  三人进了医院,大厅里面一群人进进出出,很是喧闹。

  苏棠带着两人上了电梯。

  看着电梯不断跳动着的数字,殷离和阿奴心里都有些不适。

  “殷小姐,是有人送柳小姐过来的,我……”

  “叮……”

  三人抬头,电梯停在七楼,而她们的目的地是十三楼。

  有人进来,原本就狭小的电梯慢慢变得逼仄。

  电梯门合上,继续上去。

  苏棠刚才想说的话,被打断后也没有继续下去。

  从七楼到十三楼,中间没有在停下来过。

  进来的一行人是一起的,因为身上穿了几乎一样的西服,而且全程安静着,并没有说话。

  连带着,三人也没有开口。

  “叮……”

  电梯门再次打开,三人朝着外面走去。

  下一刻,后面的人也跟了上来。

  苏棠并没有注意他们,领着人朝着一处走。

  外面人很多,可这里,却看不到多少人。

  走过去一些,才能看着病房上面的门牌。

  “VIP2号病房”

  不过苏棠并没有进去。

  又走过去几间病房,她们才停了下来。

  只是……

  看着病房前面的保镖,殷离神色微变。

  柳笙是她挑的人,家庭背景什么的,她比任何人,甚至柳笙亲身父母还要清楚。

  所以,这会儿门口站着的,是谁的人?

  苏棠应该是之前就知道这里有人的,所以并没有多意外。

  她走上前两步,对着那些保镖道,“这位就是殷小姐,现在你们可以让开了吗?”

  保镖还没有动,后面就有人走上来了。

  “你们是什么人?”

  三人下意识往后转。

  是刚才电梯里面的人。

  殷离看着一群人,没有错过刚才开口说话的人见到她们时眼里一闪而过的惊讶。

  认识她?

  殷离默不作声的站着。

  苏棠见人来了,先主动开了口。

  “我们是柳小姐的朋友,特意来看她的。”

  那领头的人是认识殷离的,所以,即便没有苏棠这番话,他也不会真的拦着。

  他一个手势,门口两个保镖就退了下来。

  阿奴上前,打开了房门,然后三人一起进了病房。

  病房里面只有柳笙一人,这会儿正躺在床上,没有插着氧气瓶,手上正打着吊针。

  殷离见到人,心里微微冷静。

  应当是没事的。

  她走进,在床沿处坐下,从被子里把柳笙的手拿了出来,给她把脉。

  阿奴和苏棠在旁边静静站着,并没有打扰。

  过了好一会儿,殷离才将手放下。

  阿奴有些急切地问,“店主,柳小姐没事吧?”

  毕竟是主人挑了多年的人,如果出了事,主人岂不是还要等上许多年?

  殷离点点头,“没事,歇息几日便好了。”

  阿奴放松了表情,“没事就好。”

  或许是阿奴声音有些大,也或许是刚才殷离惊到了人,她说完话没几分钟,人就醒了。

  初时大概是被撞蒙了,见到她们还有些疑惑。

  等慢慢看清了人,她一下挣扎着起来。

  “店……店主,你怎么,怎么来了?”

  殷离轻轻将人按了回去,“别起来,躺着休息就好。”

  柳笙被她按回去,便没有再起来。

  殷离见她躺好了,才点了点头。

  “南桥距离这里不近,你跑到那边去做什么?”

  从迷城的大学区到南桥,谈不上远。

  只是,一般学校学生的活动范围都有一个固定的范围。

  即便周末,大部分学生的活动范围都不会超过那个范围。

  现在是上课期间,而且即便放假了,柳笙的家不在那边,也不应该跑到那边去。

  这才是她好奇的地方。

  柳笙听到她的问题,脸色有些不自然。

  殷离看着她的表情,慢慢知道了原因。

  “柳笙。”她声音有些严肃。

  “我说过有事可以找我,你为什么非要跑出去?”

  柳笙抬头。

  她眼里有些迷茫,似乎不明白这个仅仅两面的人对她这样说话的原因。

  殷离并没有停下,“你如果再这样,我会找人看着你,防止你以后再有这种危险,不过到时候,你的自由我也不会保证。”

  她像是在声音严肃地陈诉自己的想法,并且,并没有太多关心柳笙的感受。

  至少在柳笙眼里是这样。

  本来出了这种事,她心里就不好受。

  现在听到殷离的话,眼里慢慢蒙上了水雾。

  然后,也不说话,就这样默默地看着三人,似乎要在她们身上找到理解自己的人。

  苏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想到上次他们是在那种地方带走的人,而且这会儿殷离是这样的的表情,便以为她又是……

  所以,苏棠并没有露出她想要看到的神情。

  阿奴……

  她是殷离造出来的,一举一动都带着殷离的影子,自然也不会有。

  见此,柳笙慢慢哭了出来。

  小小的啜泣声有些压抑地在病房里响起,出了苏棠,其他两人心里并没有多大波动。

  外面的人大概是察觉到了她在哭,有人走了进来。

  是刚才领头那个人。

  他手里还拿着手机,似乎是在和谁打电话。

  “我会的。”

  ……

  “好的,先生。”

  然后,挂断了电话。

  “柳小姐,你怎么了?”

  柳笙低着头,没有说话。

  殷离站了起来,“既然无事,我还有事忙,便先回去了,阿奴在此照顾你,直到你痊愈,苏小姐。”

  苏棠向前两步站在她身后。

  阿奴也立定,微微福身送人。

  进来的人有些懵/逼,但见里面也没有发生什么事,也没有多问,转身走了出去。

  彼时殷离和苏棠也走到了门口。

  那人颇为绅士地伸手,对着两人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殷离轻声道了谢,然后走出去。

  苏棠紧紧跟着。

  柳笙见到人出去了,才慢慢回了神。

  她好像……就是来看看自己到底有什么受伤,以及,告诉自己这些话。

  相比之下,阿奴就比较理解了。

  她等那人出去,关上了门,才走到柳笙旁边坐下。

  “近日南依小姐出了点事,店主事多有些不安,刚才语气重了点,我代店主给柳小姐赔不是。”

姒氏云皇

下个出场的古董!!!   长生烛,金缕衣,九州鼎!   和王恒之有关,有想先看那一个的小可爱,评论区打卡,谁多些先写谁。   如果没有我就……自闭一分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