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44章,初相识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258 2019-11-30 23:21:23

  时悠回头,“他们店主刚刚出门了。”

  谢宣舟闻言,皱了皱眉。

  他的想法和时悠一样,真的有这么巧?

  净善自然能够看出两人的疑虑。

  只是她们店主的确是出门了。

  “两位,店主确实有事出门了,两位如果有事可以说一下,我看看……”

  “净善,怎么还没有关门?”

  阿奴从里面出来,没有看到他们,只看到了净善,还有些惊讶。

  随后,人从里面出来,就看到了门口站着的几个人。

  大早上的有人来,阿奴和净善一样,有些吃惊。

  “两位是……”

  时悠还没有回答,谢宣舟就先开了口。

  “家里的小辈把祖传的鲛人泪卖了,我们想要买回来,听说东西是被贵店主买下的,所以过来看看,贵店能不能退还给我们?”

  他这番话,就把自己的来意说清楚了。

  阿奴一听,一下惊住了。

  主人这才忧心那珠子害人,可没人来问不好插手,这就有人找上来了。

  “两位稍等,我这就告诉店主,让她回来。”阿奴匆匆说完,就退回了店里。

  嗯?

  谢宣舟和时悠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惊讶。

  不为别的,就是因为阿奴奇怪的行为。

  听她的语气,她们好像一直都在等着有人上门来买。

  这下反而是两人被他们搞蒙了。

  净善也知道鲛人泪的事,所以对阿奴的行为很理解。

  “两位里面请。”净善让开,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然后让了路。

  两人看了看对方,心有灵犀一般齐步走了进去。

  那些保镖则是站在时如坊不远处,没有进来的意思。

  净善看了一眼那些人。

  时如坊有很多秘密,人多了容易杂乱,所以,她并没有开口问那些人。

  净善跟着两人进了时如坊,又引着人去会客室。

  “两位请坐,店主很快就会回来了,请稍等。”

  时悠点了点头,然后坐了下来。

  谢宣舟也跟着坐在旁边。

  净善等两人坐下了,才慢慢退出去。

  时悠看了看四周。

  “这店主倒是个会享受的。”

  谢宣舟看着眼前的上等梨花木桌子,点了点头。

  同时,对自己儿子的眼光有了些期待。

  能这般装饰店铺的,应该不会太差。

  并没有听到两人对话和心声的阿奴:“……店铺是我装饰的,和我们店主没关系。”

  阿奴通知完殷离,知道她很快就会回来,便出来进了会客室。

  彼时两人还在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店铺。

  同时,想着他们未来儿媳妇的样子。

  “店主说了她马上就会回来。”

  时悠点点头,便是自己知道了。

  然后,看着走过来的阿奴问,“能冒昧问一下小姐多大了吗?”

  搭讪第一步。

  阿奴有些有些莫名其妙的抬起头,就见着时悠看着她,眼睛里满是求知欲。

  阿奴:“……”

  阿奴并不明白为什么突然问她年龄。

  时悠见她这幅表情,以为她是不想说,立马就很歉意的回答,“抱歉,我没有别的意思,小姐如果不想说,不用回答我。”

  阿奴笑了笑,“夫人客气了,我今年二十岁。”

  反正她又不可能说真实的年纪,毕竟说了他们也不可能会相信。

  所以,告诉不告诉的,其实都没什么影响。

  只是这些年来,会问她年纪的人,倒是少见。

  时悠见她真的不在意,便也笑笑揭过了。

  阿奴在他们两人旁边坐下,这时候,净善端着茶水进来了。

  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并没有阿奴的。

  对此,时悠没有注意,可谢宣舟却是留了个疑惑。

  和他们坐着的这个女生,看起来比外面那个地位要高一些。

  可是为什么,她去沏茶却没有她的一杯?

  不过这些疑惑,他也只是自己收在心里,并没有问出来。

  “两位请用茶。”

  净善将茶水端出来,放在两人的面前,然后又退了下去。

  时悠则是一副对阿奴很有好感的样子,一直在找话题和她聊天。

  阿奴来塞的时候不知道她什么心思,觉得不回答也不礼貌,于是能回答的都回答了不少。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们店主叫什么名字呢,小姐能给我介绍一下吗?”

  阿奴听到她问名字,也没有多想。

  “我们店主姓殷,单名一个离字。”

  “殷离?”时悠默念了一遍。

  “对。”

  “殷离?真是好名字。”

  时悠一脸感叹,似乎真的只是听到了一个好名字。

  阿奴对她的话越发蒙圈了。

  殷离。

  普普通通,有什么好的?

  当然,不是她吐槽自家店主名字不好听。

  而是这个名字本来就是故意取平凡,不让他人有猜忌之心的。

  现在他是听到这个名字都有些……恭维的意思。

  恭维?

  为什么?

  阿奴还没有想明白,时悠这个样子到底是因为什么,时悠又接着问了一句,“那贵店主今年多大年龄了?我见这店中装修得古色古香,年轻人少有喜欢这些的,店主应当不小了吧。”

  阿奴:“……”

  问她的时候不过三言两语。

  问主人,但是绕了不少弯儿。

  冲着主人来的。

  阿奴心领神会笑了笑,“夫人说笑了,店主今年二十二,比阿奴大了两岁而已。”

  虽然主人的确年龄大。

  可是,主人的年龄可不能和他们比。

  阿奴觉得自己是在帮殷离瞒着那些东西,只是这话一出来,却叫两人惊了。

  二十二?

  那资料里面那个已经七八岁了的孩子是谁的?

  如果是她的,那她什么时候就怀孕生子了?

  可如果不是……

  王恒之明明说过,那孩子在他们面前叫了店主妈咪,还说自己……

  两人显然都有些发蒙。

  而阿奴,则是越来越搞不懂两人的目的了。

  明着说是来买回鲛人泪的,可这一句两句都在问他们主人,还这般表现,倒不像是买东西,而是专程过来打探人的。

  可无缘无故,他们打探主人做什么?

  “店主。”

  门口净善的声音响起,里面的三人都下意识看向门口,阿奴则是直接站了起来。

  门里进来的的女人一身素色长裙,及膝长发绾了一个古典的发式,没有多余的装饰,却姿容过人。

  走近些时,五官精致好看,每一处都如精雕细琢过一般,尤其是那双眸子。

  如同一汪神秘静谧的潭水,引人入神。

  时悠忍住不盯着她的眼睛,简直要看了进去。

  旁边的谢宣舟见状,无声无息地拉了她一下。

  旁边的阿奴福身行礼,“店主。”

  殷离点了点头,“嗯。”

  阿奴让到旁边,殷离躬身行礼。

  然后,在刚才阿奴的位置坐下。

  “你们先出去吧。”

  阿奴和净善再次弯腰行礼,“是。”

  殷离没想到自己半路被叫回来见到的不是真人,所以心底有些怒火。

  “两位并不是鲛珠主人,为何扮作他人前来时如坊,有何目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