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43章:出门了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202 2019-11-29 22:07:34

  “不如把宣舟和小悠叫来问问,毕竟人命关天,就这样不管不顾也要不得。”

  谢宣舟,谢焕瑾的父亲,今年接近五十七岁。

  自从几年前谢焕瑾接手了公司,他这个董事长基本上就退下来了。

  谢氏集团百分之七十多的股份都在谢家手里,对公司的有绝对控股权,谢宣舟这个董事长退了,谢焕瑾作为谢氏继承人兼首席执行官,在谢氏的话语权也不小。

  而且家族式的企业,外人对企业的影响小,那些股东,一来没有太多股份,也就没有太大的的权力。

  二来谢焕瑾不是他们招进来的职业总裁,而是真正有实权的谢氏太子爷,他们不敢为了自己那点利益和谢焕瑾有冲突。

  这也是谢焕瑾能在企业乃至于整个迷城如鱼得水的原因之一。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有谢宣舟这个董事长在。

  “也好,听听他们的意见,毕竟焕瑾比较听他爸妈的话。”

  “我孙子不听你的话?”谢老太太语气有些不满。

  谢建豪:“……也听,也听。”

  谢家人都是出了名的妻奴。

  毕竟结婚晚,能结婚的肯定都是真爱,不好好宠着那里对得起自己?

  ——

  晚上饭桌上两位老人就把这件事说了。

  彼时谢宣舟正给时悠夹菜。

  闻言,谢先生愣了一秒钟,然后将菜放进自家媳妇的碗里,再慢慢放下筷子。

  “唐家和我们谢家没什么交情吧?”

  简言之,我们凭什么帮他们?

  两位老人似乎没想到谢宣舟能这么直接就回绝了。

  谢建豪愣了愣,然后开口。

  “话是这样说,可毕竟人命关天,所以我们也没有一口回绝了,就是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说到底,谢家人肯定是站在自家人这边的。

  只是想着那毕竟是人命,而且多个朋友多条路,毕竟一个人也好,一个家族也好,独一只的狮子,再厉害活不了多久。

  “那如果她不愿意给呢?”谢宣舟直接问了出来。

  东西已经送出去了,他们去要本来就不对。

  加上那个人还是谢焕瑾动心思的人,无论以后的结果如何,现在先把人给得罪了,显然也不好。

  而且,唐家的确和他们没什么关系。

  “我觉得爸妈说的有道理。”

  时悠也停了下来,这会儿正看着谢宣舟。

  “那就去。”谢宣舟瞬间变了口风。

  谢老爷子:“……”

  谢老太太:“……”

  两人显然被自家儿子整一波sao操作给吓到了。

  刚才你不是还信誓旦旦的说唐家和我们谢家没什么关系吗?

  两位老人心里无语地厉害。

  不过想着他们儿子一贯以来的妻奴形象,也便很快接受了。

  “那我明天走一趟。”

  老爷子觉得如果他亲自去,也能表达一下诚意。

  “爸,我和宣舟去吧。”

  说这话的,还是时悠。

  她要做家里面第一个见到儿媳妇的。

  两位老人不明白,还以为时悠是担心他,还有些感动。

  而和她生活了快三十年的谢宣舟却是立刻就懂了。

  不过自家媳妇儿想去,他也只能配合不是?

  “您年纪大了,出去我们也不放心,还是我们去吧。”

  给爱妻捧场。

  谢宣舟眉眼含笑地看着时悠。

  时悠也笑了笑。

  两位老人知道他们也是为了自己好,便答应了。

  殊不知这两个人,一个念着看儿媳妇,另一个忙着宠妻。

  谈完这件事,一家人就开始用晚餐。

  晚饭散场,谢宣舟揽着爱妻回房。

  两人的房间离两位老人比较远。

  这还是在以前的时候,为了防止老太太半夜来听墙角,故意跑远的。

  后来也没有回来了。

  两人一路走,一路说着去见儿媳妇的事。

  “刚才怎么就想着要去了?”

  时悠问谢宣舟。

  为了你。

  不过咱谢董事长还没有这种觉悟。

  “去看看那个臭小子看上的女人如何。”

  “我儿子看上的,肯定好啊!”时悠说着,心里眼里都满是骄傲。

  谢宣舟:“……”

  他可没有忘记那些人传回来的资料,那个女人,似乎是个寡妇,还带了个拖油瓶。

  “那如果不符合你的要求呢,怎么办?”

  “肯定符合啊,我儿子看上的,怎么都符合。”

  时悠一直都是笑着回答的。

  可是,谢宣舟却在她的语气里听到了别的情绪。

  不符合?

  不符合又能怎样?

  为了不让他们的儿子孤苦一生,她肯定会让。

  谢宣舟有些无奈。

  同时心里也有了别的想法。

  即便真的是什么太上不了台面的,他也不会让他们母子不高兴。

  虽然平时对那个臭小子不待见,可那毕竟是他和爱妻唯一的爱情结晶,他又怎么可能不爱?

  到时候不满意,最多就是他在后面提点几句,大家相安无事就好。

  不过也正如时悠所说,他们儿子虽然从来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但看人这点还是遗传到他们的。

  应该不至于看上个有多不堪的。

  ……

  刚刚算是撕破脸皮的谢焕瑾和殷离两人都没有想到,谢焕瑾父母都已经准备来看儿媳妇了。

  而且,他们都只是觉得自己儿子看上了别人,却没有想过别人有没有看上自家儿子。

  这就是从开始就有的某种偏见。

  ——

  距离南依出事一晃就过去了几天,可是,没有香火供奉,没有合适的东西温养,她的恢复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沉骨虽然说着没有东西就让她睡个几十年,但就因为人恢复得慢,已经折磨她的神经了。

  所以,一大早上的,沉骨就起来准备去找个寺庙,让她去跟着佛受几天香火。

  只是,她这一出门,那边忙着看儿媳妇的时悠也是一大早就带着人过来了。

  彼时净善正听了殷离的话准备把门关了。

  反正她不在也做不成生意,开着也没意义。

  而且前两天还有人来闹了,虽然不是怕他们,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而刚刚下车过来的两人却是有些惊奇。

  别说都是早上开门,他们却是大早上的忙着关门,实在诡异。

  时悠放开谢宣舟赶紧走了过来。

  “你们,是要关门了吗?”

  净善回头。

  她手里还拿着正准备放上去的木板,见状,暂时停了下来。

  她将木板放在旁边,微微躯身行礼,“这位夫人有事?”

  时悠见她乖巧知礼,心里顿时有了好感。

  她笑着回答,“我们有事想找贵店主,不知……”

  净善脸色变了变。

  不是别的情绪,而是有些歉意,“夫人来的不巧,店主刚刚出门了。”

  “出门了?”

  时悠有些疑惑。

  这么巧?

  这时候,谢宣舟也走上来了,身边还跟着两人的保镖。

  “怎么了?”

  时悠回头,“他们店主刚刚出门了。”

姒氏云皇

猜猜殷店主能不能和谢董谢夫人见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