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42章,人命关天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129 2019-11-28 12:18:01

  谢家是以前六个家族的老大,也是现在八个家族的老大。

  谢家的老宅,是迷城八个家族中最靠北的,谢家处在正北方。

  而唐家,大位置近西南。

  两家隔了二十几公里,也不算近。

  所以,他们到谢家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六点过了。

  唐远德一身中山装,身边跟着的司机和唐翼都是黑色西装,看起来颇有些上世纪HK风。

  唐远德来的突然,来之前也没有送拜帖,所以,谢家老太爷听到他来了的时候,还有些吃惊。

  旁边的老太太让人去请人进来,一边疑惑问,“唐家素来也不和那家相近,怎么突然来了?”

  谢建豪摇了摇头,“没有听下面说和唐家有什么交集。”

  老太太便没有问了,“算了,等人来了有什么事他总会说。”

  “嗯。”

  很快,谢家人就去请着唐远德三人进来了。

  两人虽然是同辈,但唐远德才是要出口求人的,所以,进来还是先行了个礼。

  谢建豪也不是看不通事的,见此,赶紧起身回了礼,就连旁边的老太太也站了起来。

  “你这老东西是要折我阳寿?”

  唐远德笑了笑,“谢老比远德年长,远德给谢老行礼也是应该的。”

  这话说的不假。

  整个迷城,现在还活着的各家老太爷,年纪最大的就是谢家老爷子。

  谢家两代人晚婚晚育。

  谢老太爷当年年近三十才有了谢焕瑾他爹这个独苗苗。

  谢焕瑾的父亲二十六岁遇到时悠,二十八岁才有了谢焕瑾。

  现在谢家唯一的孙子,谢焕瑾也有二十八了。

  一加起来,谢老太爷今年也快八十七岁了。

  现在的八个家族,还有老人的本来就不多,谢建豪的八十七,的确是众人之间最大的。

  不过年纪大点辈分却还是一样的。

  让别人家的老人给自己行礼,谢建豪还做不出来。

  “你这是说我老爷子年纪大了是不是?”

  “远德可没有这个想法。”

  “……”

  两人寒暄一番,才慢慢坐了下来。

  下面有人沏茶上来,给几人倒茶。

  等说了些话,气氛融洽了一些,谢建豪才隐晦地问了唐远德的来意。

  唐远德本来就是有事来的的,而且这件事还不能拖。

  所以,谢建豪都已经点了,他也就没有藏着掖着的意思了。

  “实不相瞒,今日过来的确是有件事想请谢老帮我唐家讲讲,放我唐家一条生路啊。”

  谢建豪听的有些蒙。

  放唐家一条生路?

  唐家怎么了?

  还是他们谢家对唐家做了什么?

  “你这话一说我都蒙了,这唐家和我谢家也没有生意上的往来,我虽然退下来几十年了,但我谢家的老爷子还是看着的,谢家也没有……”

  唐远德听了,知道谢建豪上误会他说的话了。

  谢建豪以为是两家在生意场上有了交集,谢家现在的掌权人给唐家施压了什么的。

  然后事实并不是这个。

  “谢老误会了。”

  说着,就把他家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唐明信把从外面借来的东西拿去拍卖,还正好被谢焕瑾买了这件事避重就轻地说了出来。

  谢建豪听完,还是蒙。

  要说怪力乱神之事,他们这些人,其实多多少少都看到过一些。

  所谓信则有不信则无,所以,这些东西,他们一向都是敬而远之。

  不主动去招惹,自己也不会用,如果别人对他们用了,不自己来,而是出钱解决。

  所以,他们接触地并不多。

  “那东西是在仙门借来的,原本也放的好好的,可是近几年越发不安定,我那逆子莽撞,认为把它卖出去就行了,谁知道自从卖出去,那东西就更加不得了,一连让唐家丧了好几个家仆,我没了招儿,无奈之下才来求于谢老,那珠子,希望谢老能够让大公子退还给我,镇住那妖物,以防有人再丧命。”

  谢建豪沉默了好一会儿,似乎再想这件事该如何。

  旁边的老太太却是知道的,那东西被谢焕瑾送了人,现在根本不在他身上。

  如果是普通人,他们让人去说一声,拿回来就是了。

  可是,那人是谢焕瑾这么多年第一个愿意讨好的女人。

  尽管知道她是个寡妇,身边还跟着个女儿,他们都不敢去说什么。

  就是害怕断了谢焕瑾这辈子唯一的姻缘。

  现在,一边是他家孙子的姻缘,一边是人命。

  出于本分,他们当然不会去要。

  而且钱货两清,买卖已成,他们即便不给,唐家不敢强抢。

  可是出于道义,那是人命,不是其他微不足道的东西。

  可能那女人就是拿来玩的东西,却是那些人能活命的关键。

  谢建豪和老太太都有些为难。

  唐远德一看两人的表情,心里有了数。

  “远德说的可是为难谢老了?”

  谢建豪抬头。

  确实为难。

  他们都讲好了,不管那个女人如何,他们不去打扰,让她和谢焕瑾自己来。

  而现在,他家孙子送出去的东西,他们去要回来,不是给人家难堪?

  到时候不说婚姻的事,他家孙子只怕都会对他们心生怨怼。

  所以,唐远德不是为难了是什么?

  “这件事……我去问问孩子们,如果能给,我肯定让孩子们还给唐老,但如果……”

  “谢老能帮远德问问已经是大恩了,谢老,那东西戾气重,普通人带在身上也不是好事,如果大公子只是为了好玩,还是给我们的好,谢老放心,拍卖的钱我们肯定全数奉还。”

  谢建豪点了点头。

  这种事他并不会怀疑唐远德骗他。

  那东西都能杀人了,放在普通人身上肯定不好。

  “我尽快问问,也尽快给唐老答复。”

  “那远德就先谢过谢老了。”

  “没事。”

  ……

  这件事完了,唐远德也没有多做停留,很快告辞了。

  谢建豪让人把唐远德送了出去。

  旁边的老太太问,“真的要去问他们?”

  谢建豪露出一副为难的表情,“问也不是,不问也不是,我都还没有想好。”

  老太太点头,“那女子听说是开古董店的,想必也是喜欢这些东西,如果她不愿意拿出来……”

  他们能抢吗?

  抢是能抢,可抢了以后呢?

  为了一个谈不上什么交情的唐家去坏他们孙子的姻缘?

  这显然不是他们愿意的。

  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儿,老太太先开了口。

  “不如把宣舟和小悠叫来问问,毕竟人命关天,就这样不管不顾也要不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