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40章,唐家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133 2019-11-26 22:26:08

  也幸好这些人还不敢大逆不道跑到谢焕瑾面前去说这些事。

  否则刚刚被拒绝完的太子爷再被讽刺一番,说不定还能再出一次车祸。

  殷离倒是没有去想谢焕瑾听了她的话会怎么样。

  她不喜欢有事藏着掖着,她本就对他无意,即便有意他们也不可能,没必要给他留什么假如,或许……

  断他念头的同时,也是绝自己的可能。

  情情爱爱这种事,素来折磨人心,她并不愿意去尝试。

  如果有可能,她也不会等到现在。

  ——

  没有香火供奉,暂时也没有好的办法,南依便只能昏迷着了。

  殷离虽然有些发愁,可也只能等着。

  要么找机会给她找一些可以滋补的东西,要么就只能等着她慢慢恢复了,自己醒来。

  而现在,属于后者。

  盒子里那颗人鱼泪越来越红艳,可是始终没有人找上来。

  东西虽然收在了时如坊里,但是对外面的影响依然不小,从这几天它的变化来看,显然又是害了不少人。

  对此,殷离虽然有些担忧,但也没有办法。

  那珠子显然不是用正常途径的得来的,本身就有怨念,近来又频频害人,想来是成了凶煞了。

  其实如果殷离愿意,到是可以去查。

  可这本身就是凡尘之事,时如坊不能插手太多。

  不过在她下定决心出手之前,那珠子又有了变化。

  原本红艳非常的珠子,某天在那盒子里面突然变得黯淡无光。

  殷离瞬间猜到,是背后的人想了办法来压制它。

  想了也是,背后的人既然能得到那个珠子,想来来历不简单,而频频死人,肯定也不好处理,最好的办法就是把那颗珠子压制住。

  虽然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办法,但现在看来,是有作用的。

  左右暂时没人有事了,殷离也便将这件事放下了。

  而这一切,也的确如同殷离所想,背后之人,确实是用了东西来压制它。

  迷城某处住宅区。

  古典的宅子里,一群人围绕在一起。

  中间是一处池塘,八九月份的天,四周明明蒸腾着热气,只有这个池塘,靠近的人都忍不住双手环抱起来取暖。

  围绕着的人各色各样,有穿着时尚的年轻人,打扮整齐的社会精英,鹤发童颜白衣飘飘的道家人,一蹦一跳的小孩子。

  一众人看着池塘里面的东西慢慢沉入湖底,表面的水也慢慢平静下去,一个个露出了轻松的表情。

  看着东西终于安静了,一行人都看向了湖水一侧穿着白色长袍的老人。

  “爸。”

  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走上前去,看着那白发苍苍的老人问,“这就……没事了?”

  那老人看了看和面,确定里面的东西暂时安定下去了,才转回了眼神。

  “没事?东西都被你们卖了,你你说有没有事?”

  那中年男子讪讪的笑了笑,表情有些牵强。

  “爸,如果不是那东西缠的我们一家不得安宁,我也不会想着把它拿去卖了。”

  老人见他反驳,自己立刻变了脸,“你还有理了?就因为缠着你,你就把它拿去卖了,那你有没有想过,卖了也解决不了问题。”

  旁边另一群人走了上来,拱手行礼,动作古典。

  “唐老,令郎也不是故意为之,再说这件事都已经发生了,当务之急不是怪他,而是赶紧把那颗珠子找回来。”

  唐远德闻言,白了自己不争气的儿子一眼,才转身对那些人道,“逆子无状,胡乱行事造成祸端,这件事唐家也难辞其咎,鲛人泪我们唐家一定会找回来,归还仙门。”

  那几个人闻言,点了点头。

  “能找回来就好,这件事也是我们大意,如果是找的时候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唐老通知我们,我们一定会全力相助。”那群人中带头的那个一脸信誓旦旦,像是真的现在就要让他上刀山下火海那样。

  唐远德笑了笑,也跟着客气,“遇到难处一定会去请教各位仙师,今日先谢过诸位了。”说着,带头行了礼。

  后面的唐家子弟纷纷跟着行礼。

  那几位所谓的仙师也回了礼,“唐老客气了,既然暂时没事了,我就先带着师兄弟们回去了,师傅还在等着呢。”

  唐远德点了点头,“既然各位也忙,我也不多留了,唐翼,送各位仙师出去。”

  名叫唐翼的人走上前来,也是一位中年男子,对那些人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诸位,请。”

  那些人再次冲着唐远德行了礼,然后跟着唐翼走了。

  唐远德见人离开了,才冷哼一声,对着唐家那些子弟道,“这件事怎么回事啊,你们心里都有数,自己的嘴巴放严点,要是被我知道谁传的出去,家法处置!”

  “是。”

  唐家子弟们纷纷打死精气神,肃声回答到。

  唐远德前前后后看了一圈,满意的点了点头,冲着一群人道,“都自己去忙自己的吧,唐明信,你跟我去书房!”

  下面一群人很快作鸟兽散,只有他点名的,刚才发言的中年男子留了下来。

  见四周的人都走光了,唐明信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担忧。

  唐远德看了他一眼,简直就是那那都不满意。

  “走!”

  说着,在前面先走了出去。

  唐明信在后面看了看了还冒着冷气的池塘,战战兢兢地赶紧跟了上去。

  亭台楼阁,花鸟树木,唐家宅是从以前的老人家手里买下来的,每个地方都透着古风古韵。

  穿过几条回廊,便到了唐远德的书房。

  外面有站着的家仆,见到两人,弯腰行礼,“老爷,大少爷。”

  唐远德看了看家仆,“你们先下去。”

  家仆应声称是,然后退了下去。

  唐明信跟在老头子后面,一句话都不敢讲。

  唐远德在前面推开书房的门,走了进去,唐明信赶紧跟上。

  老人站在一张大大的梨花木桌子前面,一身素白色中山装,整个人看起来仙风道骨的。

  “门关上。”

  声音透着威严。

  唐明信畏畏缩缩地退回去关门。

  等门关上,唐明信走了回来,在这位他从小就怕的父亲前面站好,整个人都微微颤颤的。

  唐远德看着眼前半点不像样的儿子,心里越发不是滋味。

  谁能想他唐远德一世英名,生下来的儿子会是这么个样子?

  想想就艰难。

  想想因为他的愚蠢弄出来的这些事,唐远德心里就堵的厉害。

  “东西到底卖给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