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28章,情爱费心神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108 2019-11-14 20:52:32

  然而最后王恒之还是没有得到一个平安扣。

  因为做平安扣需要古玉古绸,还要用别的东西侵染,一时半会儿做不出来。

  得了殷离“可以给你做一个”的承诺之后,王恒之就被谢焕瑾拉着出了时如坊。

  谢焕瑾将人推搡着上了车,自己坐到驾驶座上。

  车启动,如离弦之箭般射了出去。

  原本车的起始速度就很快,结果车一出去之后,谢焕瑾还在踩油门加速。

  王恒之感受到车的速度越来越快,在后面大吼大叫道,“谢老大你今天是还想再出一次车祸吗?”

  谢焕瑾没有回答,而是开着车一路狂飙。

  王恒之怕的要死,微微起身够着去看前面的表盘。

  车速从八十码一直加,一直加。

  “谢老大,老大,减速……”

  这里不是高速路,这里是市区!

  妈的他开的还是自己的车!

  “谢老大,我错了,别加了!”

  再这样下去,被扣车都是回事儿,如果撞了人或者被撞,他才是真的死定了。

  对于王恒之的大喊大叫,谢焕瑾完全充耳不闻。

  他现在气的想杀人。

  想到她居然答应送一个平安扣给王恒之,谢焕瑾就气的想杀人。

  然而更让他生气的是,殷离的表现无异于在告诉他,他和其他人都是一样的。

  她可以让他拿走一个平安扣,也可以在他面前,在另一个人要的时候答应给那个人。

  他并没有任何特殊之处。

  他这几天来的一切,都是自己一直单相思。

  谢焕瑾心里憋着一团火,踩着油门一路加速。

  之前知道南依的存在,他的确茫然了几天。

  一来是出于对殷离过往的不清楚,对她曾经的事一片空白,查了没有查到什么。

  其次,有那个叫闹着的小女孩在,他们在一起肯定会受到谢家人阻拦。

  其实即便没有,他们都不太可能。

  这也是他这么多天没有过来的的原因。

  而现在……

  殷离的反应告诉了他,他们之间所谓的波折不只是谢家人,或者是南依,还有他们自己。

  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至少在殷离那里,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谢老大!谢焕瑾,你他妈给我停下,红灯了!”

  王恒之看着几十米外亮着的红灯,大声叫喊起来。

  人行绿灯已经亮了,他们这样冲过去肯定会撞到人。

  前面头上裹着纱布的开车的人,以及越来越近的路口,王恒之的心都提了起来。

  老大是不是疯了?早上自己刚被别人撞,现在就想撞别人去撞回来?

  “停车!”

  “刹……”

  车在越过白线之前停了下来。

  王恒之刚才高高提起的心重重落了下来。

  如果不是车的性能足够好,这会儿应该已经撞人了。

  “呼……呼……”

  王恒之深深吸了好几口气,心情才慢慢平复下来。

  然后,冲着前面吼道,“谢焕瑾你是不是疯了?你要发疯去开你自己的车,你开着老子的车,发疯出了事,责任大的还是老子……”

  谢老大。

  谢焕瑾,你他/妈。

  果然一个人生气的时候什么话都说的出来。

  “闭嘴!”

  谢焕瑾冷冽的声音响起,王恒之下意识住了口。

  两人就这样沉默了一会儿,绿灯亮起,谢焕瑾踩着油门再次上路。

  不知道是王恒之的话起了作用,还是他自己想明白了什么,这次谢焕瑾没有在疯狂加速,而是慢慢驱车回去。

  王恒之见他没有在发疯,心里平静下来。

  车想着王恒之的古董店过去。

  不只王恒之,后面一路跟着的谢九等人,在发现谢焕瑾又开始飙车的时候,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早上就出了一次车祸了,如果现在再来一次,那他们真的就不用干了。

  不过还好,最后没有出事。

  几人也加快了一些速度,很快跟上了他们的车。

  同时谢九也拿出手机,给在谢家老宅的夫人发了信息。

  谢焕瑾在龙城里给殷离送了一个上亿的拍卖品,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

  毕竟如果知道的人多,那些忙着找鲛人泪的人,也不会整天跟在谢焕瑾的是后面,而是已经找到了时如坊里面了。

  但知道的人少,并不代表谢焕瑾的父母不知道。

  毕竟他们那个疑似性冷淡的儿子,好不容易对一个女人献殷勤,这种事不说他们两个,就连谢焕瑾长期住在老宅的爷爷奶奶都已经知道了。

  只是他们查了殷离,却没有查到什么有用的东西,所以就暂时按兵不动。

  毕竟查东西是小事,得罪了他们未来的儿媳妇,孙媳妇就是大事了。

  这种时候当然是找个人看着最好。

  于是,谢九就成了那个人。

  给老宅还发了消息,他就让前面的人赶紧开车跟上。

  不然一会儿又要跟丢了。

  一切的确如同谢焕瑾所想,殷离心里对他并没有任何心思。

  人间情爱最是费人心神,她不想花时间去尝试这种事。

  浪费时间且并无多大意义。

  再说,谢焕瑾于她,还算不得多熟悉的人。

  毕竟曾经比他交集更多的人也有。

  一切似乎回到了最开始的时候,谢焕瑾想去真正看清自己的心。

  可是,第一个让他心里产生悸动的人,无论如何肯定比其他人更特殊。

  所以,再怎么避着,还是会情不自禁的想起。

  谢焕瑾觉得自己病了。

  他将平安扣锁在密码箱里,用工作转移了注意力。

  而最近经常缠着他的王恒之则是发现,谢老大越来越不对劲了。

  平时工作的时候一如既往冷静,可一闲下来,就莫名走神,还无缘无故笑出来。

  王恒之除了觉得诡异,更笨找不到别的理由。

  更恐怖的事,这种诡异还只能他一个人“享受”,吓得王恒之赶紧找了事,借口溜出了龙城。

  距离方芸离开时如坊很快过了一星期。

  中间还经历了万众期待的中秋节。

  殷离在时如坊里和南依过了中秋节,就有事离开了。

  同样,没有和她们说去做什么。

  一来南依虽然……但心性并不成熟,时常耍小孩子脾气。

  二来告诉了阿奴她们,并没有什么意义。

  这么多年她一个人倒是习惯了。

  就连苏棠,也都是见自己很多天没有接到老板电话说去工作,才想着开车来时如坊里面看看。

  她母亲的病逐渐稳定下来了,剩下的事,大概就是给殷离工作,还医药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