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27章,平安扣4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068 2019-11-13 18:22:02

  ,也幸亏殷离没有听见他的心里话,不然非得变脸。

  这会儿她正因为南依莫名的反常伤神。

  这小丫头平时很少这样,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

  殷离无奈,只好妥协了。

  “那好,你去让他们准备这饭菜,一会儿用午膳。”

  如果不是出去玩,现在也的确到了用午膳的时候了。

  而且一路上都在照顾着她吃东西,殷离自己都还没有吃。

  南依闻言,很快就破涕为笑了。

  “那南依这就去,妈咪,这两位叔叔可以和我们一起吃东西吗?”

  殷离:“……”

  殷离大概是知道了南依的奇怪之处怎么来的了。

  就是因为这两个人。

  这小丫头对时如的规矩应该是清楚的,怎么会说这种话?

  殷离看了看两人,又看看一脸期待的南依,然后问到,“两位可有时间在我这里用午膳?”

  王恒之正想着拒绝了回去看东西,身边的谢焕瑾就先一步应了下来。

  “有时间。”

  王恒之:“……”

  谢老大,虽然知道你对人家有心思,可是,人家都已经有女儿了。

  人家女儿都六七岁了!

  你们是不可能的!

  王恒之很想对着他咆哮出来。

  可对上谢焕瑾凶恶的眼神,想说的话一下憋在嘴里,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最后,只能作罢。

  南依听到谢焕瑾回答了,马上笑了出来,兴奋道,“南依这就去让她们做饭,妈咪,你一定留下两位叔叔,请他们吃饭。”

  殷离:“……”

  南依说完,踩着小白鞋“噔噔噔”跑了出去。

  三人面面相觑,殷离有些歉意道,“抱歉,南依任性了。”

  谢焕瑾看着她不做回应。

  王恒之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没事没事,小孩子嘛,很正常。”

  小孩子是很正常,可他身边这位不正常啊!

  王恒之真的想对着谢焕瑾大吼大叫出来。

  你对一个完全不知来历的女人有心思就算了,这女的还是个寡妇,还带着个拖油瓶!

  关键是知道她是个寡妇还带着个拖油瓶,你还这样!

  王恒之觉得,谢老大八成是中毒了。

  他现在只想拉着人直接跑,跑出这个地方,然后好好问一下他到底要做什么?

  可惜王三儿在谢焕瑾面前,只有怂着的份儿。

  半个小时后,他们几人坐在餐厅里,吃饭。

  饭食王恒之不知道是做的,卖相很好,也很特别。

  好几道菜王恒之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见到过。

  很好吃。

  王恒之都想问问那个是什么了。

  可是,看着正低头吃饭,毫无言语交流的三人,王恒之只能闭嘴。

  他抬头看着那三个人。

  都安安静静地吃饭,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吃东西的动作很优雅,不见半分难看吃相。

  想到自己刚才的样子,王恒之突然有些食不知味了。

  他抬头盯着三人看了起来。

  然后就发现……

  这三个人挺像一家子的。

  尤其是那个夹菜万分相似的频率。

  王恒之观察了好一会儿。

  以前有个规矩,有地位的人吃饭时不会再同一盘菜里夹菜三次以上。

  最多就是三次。

  这是为了防止有人下毒暗害。

  他平时并不在意这些规矩。

  毕竟他在王家并没有什么权利,对王家的事也谈不上清楚,所以,害他什么的,根本没用。

  谢焕瑾可以想象。

  谢家和他们王家一样,本来就是传承久远的大家族,对以前的很多规矩很是重视。

  而谢家这位太子爷,肯定要守。

  可是,对面这两位……

  “叔叔,南依脸上有饭食吗?”

  王恒之表情僵在脸上。

  他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在这种情形下被一个小女孩说教。

  似乎也谈不上是说教。

  这是被一个小女孩说了,王恒之肯定尴尬得厉害。

  殷离也抬头,不过却不是对他说话,“南依,食不言。”

  南依调皮地笑了笑,“好的,妈咪。”

  然后,低头吃饭。

  王恒之:“……”

  原本味道很好的饭菜,这下是真的食不知味了。

  王恒之如坐针毡,很快吃完了饭。

  这下,他们可以走了吧。

  然而走是不可能走的。

  谢焕瑾决定去问殷离平安扣的事。

  王恒之:“……”

  如果不是他自己见过那个平安扣,他都要以为谢老大就是故意找借口留在这里了。

  殷离接过谢焕瑾拿过来的平安扣,先是看了看。

  “这东西我还以为应该碎了,没想到还在。”

  谢焕瑾的第一反应是她以为自己出车祸撞到了玉佩。

  但随即想起,她怎么会知道这玉佩那时候在他身上。

  而且他出车祸时是什么场景,她不可能知道。

  “殷小姐,你怎么知道这玉佩碎了?”

  虽然没碎,但也破裂了。

  殷离看了看玉佩,然后还给了他。

  “这平安扣是我准备送给一位故人的,那日被谢先生取走,我见谢先生眉间暗淡,是有劫数的征兆,便想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让谢先生拿走了,今日见谢先生虽然有些伤,但眉间清明,想来劫数已解,只是这玉佩,本该碎裂完了的,没想到只是有些裂纹,想来也是与谢先生有缘,能庇护得多些,谢先生好生收着便是。”

  谢焕瑾:“……”

  有一种蒙圈叫每个字都听得懂,但放一起就听不懂了。

  而他现在,是每个字都不太懂,放一起就更加什么都不懂了。

  如果不是殷离那极为认真没有半点玩笑意思的表情,他都要以为她是在骗他了。

  只是……让他相信真的有什么劫数,还是玉佩帮他解了的,谢焕瑾当然也不会相信。

  旁边的王恒之则是有些吃惊了。

  他平时接触的古物不少,对这些东西,只能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毕竟鬼见得多了,即便别人不说,也由不得你信不信了。

  “店主,你这平安扣,当真这般厉害?”

  殷离笑了笑,“时如坊的人不说谎的。”

  王恒之:“……”

  不说谎,就是真的了。

  “那店主,这……平安扣可以送我一个吗?”

  王恒之的话一出来,就接到来旁边谢焕瑾的眼神杀。

  王恒之突然觉得背心一阵凉。

  不是谢老大,你这几个意思?

  我就是要过来保命的,不是给你争心上人的。

  你这个恨不得立刻杀了我的眼神,是和我有多大仇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