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26章,无耳盘4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068 2019-11-12 08:37:48

  顿住的原因……

  王恒之看了看自己纹路分明的手,在看看盒子里乌黑麻漆的盘子。

  脸上表情复杂,人也没动。

  不知道是怕自己的手脏了那盘子,还是觉得自己不能屈尊降贵去拿它。

  殷离殷离略微无语。

  “先生直接拿就是,不必顾忌太多。”

  他迟疑,是因为很多人看古物,是习惯戴着手套的。

  当然,也有人因为要触感,不戴手套。

  不过这个青铜器应该属于前者。

  但这里,显然没有一个供他戴的手套。

  王恒之迟疑了好一会儿,才动手去拿那个盘子。

  毕竟要买,还是要先看看。

  无耳盘是商周贵族们在祭祀、宴饮等场合,以及宴前饭后要行沃盥之礼。

  《礼记·内则》记载:“进盥,少者奉盘,长者奉水,请沃盥,盥卒授巾。”

  盘起于商朝之前,但那时候的盘是陶器。

  商初开始有了青铜盘,只是青铜少,所制的盘也少。

  盘初时只用于祭祀,形状很简单,上面虽然也有铭文,可字数不会太多。

  后来从皇室祭祀开始,越来越精致,有的多了脚,有的加上耳朵。

  上面的铭文也从最开始只有几个字,到后面一个盘上面能刻上百个字。

  现在被发掘出来的盘中,有做工极好,雕刻细致的,上面刻着上百个甲骨文。

  那些字也几乎都能破译出来了。

  王恒之将盘拿在手里,看着上面那还存在的稀少纹路,以及一下古文字。

  殷离静静地坐着,似乎在想事。

  谢焕瑾……在看她。

  原本只是时不时有意地瞥着,慢慢的,就目不转睛地盯着了。

  殷离再想柳笙的事。

  上次去救了她,她也告诉她如果有难处可以来这里。

  可是这段时间她并没有来找过。

  凡事都有定数,她也不好过多掺杂其中。

  所以,一切还要看她自己的选择。

  殷离收回思绪。

  因为对面的人目光太过灼热。

  看着谢焕瑾和快递一般过度包装的脑袋,她还是问了问。

  “谢先生……怎么了?”

  谢焕瑾没反应。

  殷离将目光从他的头上移到他的眼睛里。

  里面……

  全是她!

  殷离心里一惊,赶紧移开了眼睛。

  谢焕瑾这时候也清醒过来,看着她问,“殷小姐说什么?”

  殷离没有再去看他,眼神有些不自然地看向远处,“我问谢先生怎么了?”

  谢焕瑾闻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今天出了车祸,撞了一下。”

  殷离了然地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看他这样,应该是没什么大碍才对。

  平安扣……

  殷离有些想问,但最后并没有问出来。

  谢焕瑾想和她说话,可因为之前的事,他怕她会反反感,只好憋着。

  然后,各种偷看。

  殷离感受着那不时在自己身上流转的眼神,有些无奈。

  这是殷离为数不多地窘迫。

  谢焕瑾的心思她并不明了,尽管……

  可如果那样,她更加不会和他有什么。

  所幸王恒之并没有看多久,他动作颇为夸张地放下放下无耳盘,也惊醒了谢焕瑾。

  “店主,这东西既然店主已经答应给我了,那我不如回去了再看,店主看看我该弥补你多少转让费,是直接转账还是……”

  “转让费就不必了,东西八百万买来的,周先生最开始也是答应买给你的,你便照样花八百万拿走就是,净善。”

  净善进来,俯身行礼,“店主。”

  “喊尚琴下来。”

  “是。”

  王恒之连连摆手,“虽然店主是八百万买来的,但这东西店主肯定也是花了功夫处理的,即便不要转让费,出街的费用店主要收,店主……”

  “东西先生不要,我送与博物馆也不会取分文。”

  所以,八百万还是赚了。

  不过殷离对金银财物并没有多大意义。

  无非说行走人世,这些东西没有也麻烦。

  王恒之劝不了,只好作罢。

  净善和尚琴很快下来。

  净善穿着一身白衣,手里拿着一个包。

  进来,先是给三人行了礼,然后走近些。

  “这盘子卖给这位先生了,你收一下钱。”

  “是。”

  王恒之二话不说拿出手机转账。

  尚琴收完钱,又拿着包走了。

  这如同走过场般的行动,让王恒之看的惊奇。

  他一路看着人出去,直到尚琴彻底消失在门口,才收回了目光。

  然后,就对上了谢焕瑾带着审视的目光。

  王恒之:“……”

  王恒之很想当场问谢焕瑾,可是,看着庞贝的殷离,只能憋住。

  一番交流用去的时间不少,殷离正想着下逐客令,南依就换了一身衣服来了客室。

  身上还背着刚刚带回来的那个小包包。

  “妈咪。”

  她从门口跑着进来,一下扑向了殷离。

  殷离看着到了跟前的南依,伸手牵她坐到藤沙发上。

  “洗净了。”

  “嗯嗯。”南依仰着笑脸点头,“妈咪,我们什么时候用午膳?”

  殷离:“……”

  殷离点了点她的小脑袋,“刚才在外面吃了那么多东西,现在还吃的下?”

  南依从刚刚搬到这里的时候就整天想着出去玩。

  可是那会儿大家都在忙,她也没时间,就一拖再拖,到了现在。

  今天她又说,殷离见也没什么事,就和阿奴带着她出去了。

  玩也玩了,能让她吃的也吃了,想要的买了,才带着人回来。

  只是现在距离她们回来两个小时不到,她竟然又饿了。

  殷离有些怀疑的看了看她那张粉雕玉琢的小脸。

  南依察觉到她的眼神,知道她在怀疑自己,于是马上露出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

  “人家爸比走的早,妈咪你怎么可以虐待人家,南依要吃饭。”

  殷离:“……”

  不是啊,你爹是死的早,可关我什么事儿?

  殷离有些发蒙。

  南依看了看她,并没有妥协的意思,于是直接哭了起来。

  “爸比,妈咪虐待南依,她不让南依吃饭,爸比……呜呜呜……”

  殷离:“……”

  不只殷离,对面坐着的两人也傻眼了。

  完全不知道一个突然跑进来的小丫头会这样就哭了起来。

  而且……

  王恒之看了看殷离面前哭的撕心裂肺的小姑娘。

  然后又看看殷离。

  这两个人,看起来应该是姐妹,怎么成了母女?

  还有,走得早?

  这店主还是个寡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